人间武库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67章 1995

    你没有攻击性,很好,但你不能是完全无害的。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让那些不要脸的人,和有攻击性的意图的人,都在他们还只是想的阶段,就不得不考虑后果,缩回去。

    这意思简单说就是:佛也得会生气发火,甚至报复。

    所以,宗教对门人、信徒,乃至外人,才会有那么多规矩和禁忌,说不得,做不得。神话传说里也一直有许多仙佛小心眼报复的故事。

    关于这一点,褚涟漪曾经一度认为江澈也有这种倾向,直到发现他表面和气,其实小心眼,有仇必报。

    当场,褚涟漪并不知道自己的话林俞静能听进去多少,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关于江澈的话题,她很快就绕了过去。

    “学校的人际关系还算相对简单。”她说:“对了,你还多久毕业?”

    林俞静:“一年零八个月。”她算得清清楚楚。

    “嗯。”褚涟漪顿了一下,问:“想吃什么?”

    “想去老人和。”

    林俞静有一个好处,就是说到吃,她几乎从不说随便或者都可以,她心里总是随时有惦记着的和期待着的。

    …………

    这天晚饭后,林俞静回到宿舍一言不发。

    赵师太除了不时看看她,也不说话。

    这就把背后说坏话的那位室友吓得有点厉害了。

    但是事实,林同学的脾气和她没一点关系。

    刚才吃饭的时候闲聊,聊着聊着,赵师太突然说到一个她今天听到感觉不错的词:纸短情长。

    她倒是没说这个词和江澈或者林俞静的关系。

    但是褚涟漪当场条件反射地就接了后半句:道不尽太多涟漪?

    她是当真以为那是一首诗,毕竟现在汪国真什么的,正大肆流行……虽然她的来源,也是从江澈那里听来。

    于是,江澈就扑街了。

    林俞静到学校后在路上就打了一个电话找他,但是没找着,江澈在学校的时候并不随身带着大哥大。

    于是,回到宿舍,气不过的林俞静同学开始写信。

    噙着眼泪,手腕用力,指尖泛白,她手上钢笔笔尖“笃笃”地落在纸面,因为急,因为用力,把纸页划破了好几处。

    这是第一次,她说了很多激烈的话。

    她甚至说了分手。

    写完后,林俞静拿了早已经填好地址和收信人的信封在手边,最后检查了一遍手上的信。

    她发现自己的字迹很难看,还有几个错别字,拿笔圈改了。

    她觉得有几句话的措辞不是很恰当,还有的意思表达不是很清楚,于是删了改写。

    这样弄完,整封信已经不成样子。

    于是,林同学决定重新抄一遍。

    在抄的过程中,她开始为另一些措辞纠结,开始思考和犹豫,于是又改动了一些地方。

    熄灯了。

    她开了台灯继续写。

    暖色调的灯光打在纸页上,感觉有些柔和,这是江澈建议的,说这样不伤眼一些。

    林俞静写到一半,回头把信看了一遍,感觉怎么都不对,索性揉成一团,又重新斟酌,新写了一遍。

    终于,她写完了。

    这封信依然带着脾气和原先的态度。林俞静把信装进信封里,起身才意识到,这会儿早已经熄灯,宿舍楼关门了。

    那就只能等明天再寄。

    这天晚上她睡得很晚,做了几个梦,记不清楚。

    隔天醒来有点迟,林俞静匆忙拿了包去上课。

    她在课堂上又把那封信拆开看了一遍……

    …………

    “江澈,你的信。”生活委员把自己想看的报纸夹在腋下,自己留着,这是他的特权,他把剩余的扔讲台上,然后坐在座位上,一边唱名,一边发信。

    江澈又

    收到林俞静的信了。

    就如过往两人的通信一样,她在信里说了一些生活琐事,关于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关于石教授家的猫和隔壁周教授家的狗,关于黎明的八卦,张学友的新歌,还有关于学校要合并的传言。

    然后问了问冬儿,问了问广交会热不热闹。

    最后含蓄地表达了一下想念:还不来看我,你是要死么?

    另叮嘱了一句:记得把邮票寄回来给我。

    要说区别,也有,这次林同学在信里夹了一张很长很大的信纸,用逗趣的语气说:“要写满哦,不许再用纸短情长当借口了,我不听。

    所以,江澈并不知道自己因为蠢,其实经历过一场怎样的危机。

    当他有一天时隔许久上山捡鸡蛋,拿起来对着正午阳光看了看,结果发现里面有个小肉团的时候……时间已经走到了1995年。

    江澈笑着气着,骂了几句街,骂那个放公鸡的家伙丧尽天良,逼少女成娘……

    然后把鸡蛋放回去,又从附近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