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晓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零五章梦魇(2)

    见鲜以真的没事的了,周淮远跟周天琴谢君澈等人又询问了几句这才各自重新回帐篷睡觉,这倒不是周淮远或者谢君澈又或者是老肖等人,不想替换一下鲜以,而是这个时候陆叶坐到了鲜以的身边。

    这很明显的就是有话要跟鲜以说,旁的人自然不能不知趣点儿躲开,省得当灯泡。

    看着周淮远等人离开,陆叶这才低声跟鲜以说道:“鲜以,你太累了,这样吧,你去我的帐篷里面休息一下,我替你一会儿。”

    鲜以苦笑了一下:“陆小姐,我也还能撑得住,你身体弱还是你先去休息吧,到时候我真撑不住的时候来叫你。”

    陆叶摇了摇头:“鲜以,你知道我睡不着的,还有……”

    说到这里,陆叶转过头去看了看,见其他的人该睡的都睡了,冉英俊也早就钻进了睡袋,很明显的也是给两个人留出了足够的空间。

    见不再有人注意自己跟鲜以两个人,陆叶这才低声说道:“鲜以,你们现在一定是不会马上离开,肯定要进入到圣湖的核心里面去一次,对吧?”

    “嗯……”鲜以淡淡的嗯了一声。

    在这里所有的人,也是历经艰险,几经生死,好不容易才进入到圣湖,既然来到了这里,恐怕也再不会轻易的离开,甚至即使是所有的食物,都已经没法子撑过三天了,不熬到最后一刻,这些人也一定也绝对不会罢休。

    所以,眼下的情况,并不是鲜以能够决定马上走与不走,而是在于这些人在什么时候才会觉得已经到了最后一刻。

    这并没什么难以理解的,本来,按照周淮远、张千山等人的计算,圣湖会出现的日子,早在两天前就该结束了,也就是说,这一帮人,早该回程了的,但这些人又改为相信爱丽丝的计算,可是就算是爱丽丝的计算,圣湖出现的日子,也在今天就已经结束了,可这些人却进入到了没有湖水的圣湖,而且再也绝口不提什么时候回程的事情。

    陆叶对圣湖什么的,无欲无求,唯一期望的,就是能够早日离开这个地方,回到文明社会,之后的事情,鲜以自然是能够想象得到。

    ——回去之后,陆叶就可以想办法完成他父母以及程瞎子帮他婚事。

    这对鲜以来说,陆叶身子羸弱,千里迢迢来找鲜以,甚至不惜跟鲜以等人一道,以身犯险,这对鲜以来说,陆叶的勇敢和固执,绝对是值得感动和钦佩的。

    只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谈婚论嫁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但鲜以一直以来,对陆叶怎么也生不出那种感觉来,这却是谁也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即如只是感情基础薄弱,也还可以慢慢的去培养,但连感觉都没有,恐怕就算是想去培养,也不晓得怎么样去做。

    有感情,和没感觉,这几乎就是两个极端。

    何况,无论陆叶如何执著,却始终承载了一个父母的遗愿,程瞎子的撮合这样一个无形的背负,从某个方面来说,陆叶的执著,的确叫人钦佩,但这背负,却又过于牵强和沉重了。

    鲜以不见得是害怕那份沉重的背负,但却绝对不习惯那种牵强。

    所以,对鲜以来说,对陆叶的钦佩和感激,与跟陆叶谈婚论嫁,实在是放马牛不相及的两码子事。

    见鲜以沉吟不语,陆叶再次转头去看了一遍周围,这个时候,周淮远、谢君澈、周天琴等人,均是已经钻进帐篷好一会儿,冉英俊这家伙,也已经开始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只是陆叶,又或者鲜以,甚至是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的是,所有的人赖以作为靠山的砾石另一边阴暗处的一块砾石下面,这个时候却有一双狼一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所有的人。

    “鲜以……”陆叶低低叫了一声,声音很小,但在只有轻微鼾声的静谧中显得很清晰。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陆叶说。

    “你说!”鲜以又开始有了些困意,语气也有了些慵懒。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从过了卓木他们的那个草场之后,无论是在精神上和体力上,鲜以的付出,比每个人都多得多,鲜以甚至有种感觉,好像已经快到自己的极限了,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做噩梦甚至梦游。

    “程瞎子陈跟我说起过怎样进入圣湖,还说,圣湖核心里面,除了只有没人能弄得懂一些东西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要不然明天……”

    “别说了!”陆叶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困倦不已的鲜以猛然惊醒过来,低低阻住了路也继续说下去。

    “别说了,我什么也没听到,你什么也不晓得,你什么也不懂!”鲜以低低的喝道:“还有,陆小姐,这件事情,无论是现在也好,将来也好,你都必须忘记它,彻彻底底忘记它,对任何人也不能再提及一个字……”

    鲜以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森能和低沉,坚决而且非常果断。

    要晓得,到了现在,连鲜以都忽然发现,程瞎子这家伙,除了神秘之外,还关系到许许多多的大秘密,比如说可以穿过砾石滩,进入到圣湖核心这一点,如果是程瞎子有露面的话,只怕还没进入圣湖,就已经是血流成河了。

    而事实上,就算是程瞎子没露面,这一路过来,哪一天那一刻没有人在倒下去?

    但陆叶毕竟不是一个能力非凡的女孩子,更不是鲜以,不是冉英俊等等这样的人,陆叶的身子身子羸弱到根本就没办法保护自己。

    但陆叶却居然晓得进入圣湖核心的法子,这岂不是君本无罪,怀璧其罪?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