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44入场券的代价

    卿小可看着满桌子的菜,有些犹豫了。

    看上去那么普通的羹汤,都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那这些精致而美丽的糕点,这些颜色鲜艳的菜品……

    更奇怪的是那一壶有着诗意名称的酒。

    “壶中情……”她低喃着酒名,握着玉琉璃筷子,迟迟没有下手。

    牧无炎也不催她,静静地看着她,觉得可爱,笑了起来。

    “你笑我干嘛,你怎么不吃呀?”卿小可直起身子,把鲜红色的桃花糕递给他。

    这红得像是姨妈血的玩意儿,一看就像是有剧毒的样子。

    牧无炎摇了摇头,说:“我的菜还没来呢,这些全是你的。”

    果不其然,店小二敲了敲门,身后一个婢女手里端着一个雕花托盘,远望过去,上面只放了一个浅浅的白瓷盘。

    卿小可直起身子,翘首以盼。

    “公子,这是您的吃食。”婢女恭敬地把白瓷盘摆在牧无炎身前的案几上,随之退去。

    “是什么?”卿小可好奇地看过去,有些失望。

    盘子里是一小把干豆子,看上去硬梆梆的,感觉能把牙给磕掉。

    牧无炎看着盘里的干豆子,微笑着摇头。

    “看来本王今夜要饿肚子了……”他说。

    “那你吃我的!”卿小可兴高彩烈地说:“我不介意的。”

    “规矩便是规矩,进了人家的门,便要按人家的规矩来。”牧无炎说。

    那清瘦的小二哥又进来了,他跪在牧无炎身侧,恭恭敬敬地说:“公子,还请您一直呆在雅间里,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门,拜托了。”

    卿小可刚想开口问为什么的时候,牧无炎竟然淡淡说一声“好”就挥手让小二出去了。

    “哦,墨厨神让我来跟公子说,莫嫌下酒菜少,吃完了还能再加的。”店小二低着头出去了,站在门上轻声一句。

    这似乎是卿小可认识牧无炎以来,他待人最温和的一次。

    店小二才嘱咐过,便听到了悠扬的古琴音。

    似乎是从隔壁房里传来。

    方才他们进门的时候,卿小可用眼角余光看到,那位中年壮汉,进了旁边的门。

    也就是说,那位包场的神秘人物,近在咫尺,与他们只有一墙之隔。

    卿小可对音律没什么造诣,只能听出好不好听,至于其他的,对她而言,还没有菜有吸引力。

    倒是牧无炎端着酒杯,静默半晌,轻声一句:“好琴好曲……”

    才眨眼的功夫,他自饮自酌,已经喝了三杯了。

    卿小可正在犹豫着要吃哪道菜。

    抬眼看他,愤愤不平道:“好啊,你只许我喝一口,自己却一口气喝了三杯,是打算醉在这儿,不回去了么?”

    “嗯。”牧无炎点头,眉梢带着淡淡的愁,嘴上却是在笑,“反正今夜也出不去了,不然我为何要答应那位小二哥?”

    “为什么?”卿小可问道。

    “你别问那么多了,好好吃你的菜。”牧无炎摸了一颗豆子,抛得老高,然后扬起下巴,唇微张,等它落到嘴里。

    这样一个流氓无赖的动作,却被他做得是仙气四溢。

    卿小可问他:“豆子好吃么?”

    “不知道。”牧无炎说:“就像我问你,你的羹汤好不好吃一样。”

    “故弄玄虚!”卿小可非要去抢他眼前的豆子吃。

    牧无炎也不拦,由着她胡闹,只是那豆子到了她手心里,就成了一片碎叶子。

    “怎么会这样?”卿小可不安,脸色跟手心里的碎叶子一样青。

    她转过身,盯着案几上精致的糕点,哑然,许久才悄悄问:“这些东西还能吃么?”

    “翎洲由墨家丹宗统领,虽然如今萧,卿,姬,墨四家中,墨家最弱,但……丹宗的灵药,千金难求,你一定听说过吧?”

    牧无炎顿了顿,接着说:

    “这崇武第一楼,你也可以看作是墨家卖药的药铺,你眼前所见的吃食,全是由世间最罕见的灵草制成,对你的身子大有裨益,放心吃吧,寻常人想吃,还吃不到呢。”牧无炎懒洋洋地半躺着,缓缓解释道。

    “药铺?”

    卿小可惊呼:“敢情你说带我吃好吃的,吃什么天下第一楼,全是骗人的呀,原来你是带我来吃药的呢?”

    “这确实是天下第一楼,也确实是天下第一美味。”牧无炎说:“掌厨的便是这崇武大陆第一药师,号称四洲药老的墨临,不过他年轻时被狗咬了,成了个瘸子,所以四洲十荒八岛统一称他作墨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