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偶 作品

第245章 重逢

    打仗这样的事,沈鸾有自知之明,她什么忙都帮不上,不添乱已经是棒棒的。

    想着马上就能得到秦戈的消息,她好像又恢复了一些精神,能勉强喝点冲泡好的香油糕。

    “紫烟,他们有人回来了吗?”

    “没呢,吴将军带人才离开没多久。”

    “是吗?我怎么觉得去了很久了。”

    沈鸾心神不宁,过一会儿又问,“紫烟,要不我出去看看,是不是有消息传回来了?”

    “没有,吴将军不是说了吗,一有消息会第一个让人来告诉你。”

    “那怎么还没有消息呢?会不会……”

    “不会不会,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姑娘从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吗?”

    沈鸾拼命按捺住心中的焦躁,没有预料到,危险正悄悄地靠近她……

    ……

    吴畏担心秦戈的处境,带人一刻不敢耽搁地往那处山坳围过去。

    他的目的是想要破坏乱军的围剿,让秦戈可以从里面突围。

    之前收到的消息,围在山坳外面的乱军数量庞大,因此秦戈等人才会被围困当中,不得脱身。

    吴畏针对这样的敌情制定了相当严谨的作战方针,分成几支小队分散突围,可等他真的跟乱军交手之后,吴畏才发现不对。

    乱军的人数跟消息上的完全不对等,他们几乎连伤亡都没有,就连连取胜。

    几只小队一汇合,吴畏面色严肃,“此事定有蹊跷,不过当务之急是得先支援秦将军,我们直接往山坳里冲。”

    扫荡了山坳外,吴畏带着人声势浩荡地往山坳里行进,随时提防会有埋伏。

    尤其是山坳易守难攻的地方,他担心会不会有乱军早已占领,就等着他们来送死。

    然而一路轻而易举地冲进山坳,迎接他们的,是喜笑颜开的国朝将士。

    “辛苦众将士,不过你们来晚了,没有让你们发挥的地方,是不是很意外。”

    吴畏是很意外,被人领着一路往里,在营帐内见到了秦戈。

    他与吴畏在晏城时见到的样子有很大的差别,不修边幅,却依然极有威慑力,那双眼睛令人看着就生畏。

    见到吴畏,秦戈露出一丝笑容,朝他举了举手里烤到一半的野鸡。

    “来得刚好,早听闻朝廷给我派了援军,就等着你们呢,之前来探路的小队我已经让人收编了,你带来的人一会儿也让人去整合一下,来吃点东西。”

    吴畏蒙蒙地走过去,蒙蒙地坐下,眼睛里似乎有许多个小问号。

    “秦将军,军情上不是说您受困至此,危在旦夕?”

    秦戈特自然地点点头,“是啊,上面说的没错,你看我们不就是被困在这里?”

    “可是外面……”

    “外面是不是没什么人了?那也没办法,他们想着不动声色地擒住‘危在旦夕’的我,所以很贴心地一次一次送人过来,挡都挡不住。”

    吴畏:“……”

    所以军情是假的?受困也是假的?秦戈让自己假装受困,是在钓那些乱军来自投罗网?

    “为什么送回朝廷的军情里也是这么写的?”

    秦戈慢条斯理地转动手里的野鸡,微微翘着半边嘴角,“有时候,得先骗过自己,才能骗到别人,何况我也不曾胡乱写,上面都是真的。”

    只是有一些别的情况,一不小心没写上去罢了。

    大致弄清楚事情,吴畏吊着的心才落回肚子,整个人都松塌下来。

    秦戈手里的野鸡烤得差不多了,打算递给吴畏让他压压惊。

    吴畏嗅着烤鸡的香气,无比感叹,“原来如此,早知道这样,你也悄悄透个信嘛,沈姑娘也就不必来这种地方受苦……”

    他伸出手打算接烤鸡,却没想到秦戈手里的棍子还没等他握住就松开了。

    香喷喷热腾腾,皮焦肉嫩一看就巨好吃的野鸡“噗通”一下落入了尘土中滚了几圈,沾满了灰尘。

    吴畏痛心疾首,他的烤鸡……

    “你说谁?谁来了这里?”

    吴畏强迫自己把眼睛从烤鸡上挪开,收拾眼里的心疼,压低了声音,“我说的是沈三姑娘,她担心你的安危,扮成我身边的军师跟着过来,想亲眼确认秦将军是否安然。”

    秦戈“腾”的一下站起来,气势逼人,“她人呢?她在哪儿?”

    “就、就在山坳外的营地里,这里太危险,肯定不能带……”

    吴畏话没说完,一阵冷风从他眼前刮过,再看过去就只能看到秦戈远远的背影。

    “唉……早知道就等接过来再说了。”

    吴畏觉得十分可惜,早听说秦将军烤炙野味的本事出众,吃过的都说好,这么好一个机会就被自己给浪费掉。

    他遗憾地吸了吸鼻子,捕捉到空气里残留的香气,也跟着追了出去。

    ……

    秦戈翻身上马,直接带了一支亲卫队离开。

    寒风将他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他脑袋却出奇的热,满脑子就四个字在不断循环。

    沈鸾来了。

    她因为担心自己,千里迢迢跟着援军来到这种地方,一想到这一路上她吃了多少苦,秦戈就心疼的不行,心都皱在一起。

    秦戈就如同一支离弦的箭,迫不及待地想要射到沈鸾身边,这一定是老天对他的嘉奖,一定是。

    离开前的种种这会儿都仿佛过眼云烟,沈鸾会出现在这里,其他的重要吗?

    不重要!

    她既来,心意便已明了。

    剩下的,交给他就好。

    ……

    此刻的沈鸾,面容紧绷,虽然有钟宁护在她身前,她依然控制不住微微颤抖。

    “偷袭的人数多吗?吴将军留下的人能不能应对得来?”

    “恐怕……危险,为了营救秦将军,吴将军带走了大部分精锐,只留下一小部分,还有许多伤员。”

    沈鸾的心更加冰寒,她实在没想到会有人偷袭营地,号角吹响的时候她人都是蒙的。

    “夏大人,吴将军交代我们要护好你,你先带人从后面离开,这里应该能拖住一阵子。”

    平日里经常见着的副将已经让人拿了不起眼的衣服来,想让沈鸾换上赶紧逃。

    沈鸾一时间呆住。

    没确认秦戈安危之前,她肯定是不想死的,她太珍惜这条命了,这是上天的恩赐,她比任何人都不想再死一次。

    可这会儿,她居然一点要逃走的想法都没有。

    目光所及,都是打算豁出去以命相搏的将士,他们明知以寡敌众毫无胜算,但一个个都将武器握得紧紧的,有的甚至将平日写好的书信小心仔细地放入铠甲的内袋中,免得被血浸染,死后可以凭这个认出自己的身份,好魂归故里。

    那一瞬间,沈鸾就没那么怕死了。

    活也分好多种,但一定没有临阵脱逃苟且偷生这一种。

    “我就算逃能逃多远,不逃的话,说不定还能带走一两个。”

    沈鸾对自己蜜汁自信,还去旁边挑了一把趁手的武器,“我也没那么弱!”

    副将于是不再多劝,生死关头能同生共死的就是兄弟,他伸手想在沈鸾肩膀上拍一拍,手半路被钟宁挡开。

    “人快到跟前了,你还在这儿?”

    副将神色一凛,提着长刀带人往外冲去。

    钟宁始终站在沈鸾面前,背对着她,“等我战死,才轮得到你拼命。”

    营地里号角声阵阵,所有人都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只是厮杀,居然从外围就开始了。

    “难道吴将军回来了?”

    “不管了,冲啊!”

    旗帜飘扬,冲锋的号角声响彻天际,沈鸾手中提着剑,站在营地中,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

    冲出去吗?她不会。

    要不等人冲进来,她再胡乱挥砍一阵,说不定运气好真能拉两个垫背的。

    这剑要怎么舞?她是砍还是戳呢?挥起来好像挺费劲的,自己的力道就算砍到了人,约莫也只会留下不深的伤口。

    所以准头得好,得往人脖子上砍,割破了喉咙才行。

    从前看过秦戈练剑,他是怎么练的?这么重的剑在他手里轻飘飘的一样,他是怎么做到的?

    秦戈……

    她还没见到秦戈,还不知道他好不好……

    沈鸾握着剑的手用力到酸痛,发着颤,她觉得自己可能是怕疯了,居然都出现了幻象。

    是老天怜悯她,所以让她看到了秦戈的幻影?

    就算是假的,沈鸾也觉得心安不少,他好好的,没有缺胳膊断腿,没有被人一剑穿心,那就好。

    她的手捏得死紧,临死前能再见他一面,纵然知晓是假的,也够了。

    沈鸾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抹虚幻的身影,他身着玄衣铠甲,手执染血长剑,步步向她走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他于硝烟战火之中缓缓抬眸,目光相触的一瞬,她明明想对他笑,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外涌。

    “阿鸾?”

    闻声,沈鸾手中的剑应声而落,发出清脆的哐当声。

    是秦戈的声音!

    她一边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一边踉踉跄跄朝他跑去,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不等最后一步迈出便整个人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秦戈微微一晃,垂头看向胸前的小脑袋,眼底情绪翻涌。

    他抬手将人轻轻拥住,眼前的姑娘明明个头小小,却在这一刻,填满了他整颗心房。

    他合上眼,唇角弯起了久违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