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红双喜 作品

第0140章 说不清了

    醒酒之后,君璇玑检查了一下罗裙,发现没有问题后,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夜宣有点什么不轨心思,那清白没了……

    看了一下还在睡着的凌素素和宫羽,君璇玑给两人盖了毛毯,这才走出阁楼。

    “有些不自律,还是要努力。”走出阁楼,君璇玑自言自语了一句,过去她从来没有这么放纵过自己。

    散步到了夜宣的住处,发现夜宣小院子门户是从里边关着的,君璇玑就知道夜宣是修炼状态。

    摇了摇头,散步了一圈后,君璇玑回到了住处,这时候凌素素和宫羽也醒酒了。

    “师姐,你收拾完了啊?”凌素素揉了揉眼睛。

    “不是我,是夜师弟收拾的,我们都喝多了。”君璇玑瞟了凌素素一眼,就是凌素素不断的开酒,这才让她喝多的。

    凌素素回想了一下后,拍了拍额头,“夜师弟喝得太少了,下回必须让他先倒下。”

    “以后可不能这样,一点形象度没有了,是夜师弟扶着我们进入阁楼内休息的。”君璇玑摇了摇头。

    听了君璇玑的话,宫羽和凌素素都检查自身。

    “别看了,都想什么呢?人家是正人君子!”君璇玑开口说道,话是这么说,醒来后她的第一件事也是检查自身。

    “衣服是没问题,但是摸一下、揩油一下,我们也不知道。”凌素素低声嘀咕了一句。

    听了凌素素的话,君璇玑和宫羽都瞪向了她,因为话语不合适,按照她这个理论,夜宣是洗不清了,再者她们也说不明白了,没有事情,也是有事情。

    “呃……别看我,瞎说的。”注意到君璇玑和宫羽不满的眼神,凌素素就认怂了。

    在三女聊天的时候,姜泽过来了。

    注意到三女状态,姜泽皱皱眉,“你们这是什么情况?”

    “宫师姐回来了,我们比较开心,就多喝了几杯。”凌素素开口说道。

    “这哪里是多喝几杯的事情?不过多喝几杯也不要紧,可你们没喊着本院主。”姜泽说了不满的地方。

    “下次一定喊着院主。”凌素素开口说道。

    “你们对本院主有些不满,本院主能明白是因为什么,因为安排上确实有些欠妥,不过接下来本院主会尽量弥补,你们要看好夜宣,不能让他单独离开归元山,不能置身险地,如果有需要,那么就去通知本院主,本院主会暗中跟随。”看着君璇玑、宫羽和凌素素,姜泽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她知道桃花谷四杰的关系好,一些事夜宣不计较了,但三魔女还是有一些不满,这也是她表明自己的态度的原因。

    “好的,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去通知院主。”君璇玑点了点头。

    姜泽离开了,这时候凌素素的茶水才泡好。

    “这么快就走了?院主之前跟我们没这么生份啊!”凌素素摇了摇头。

    “是因

    为你宫羽师姐没开口。宫师妹,院主决定也是从宗门的大局考虑,没有任何私心,我们该尊重,如果我们因为这个排斥她,对她不公平,也会让她觉得委屈。”看着宫羽,君璇玑开口说道,开始的时候,她对姜泽的决定也是很不满,但随后想明白了,这件事只有合适不合适,没有对与错。

    “我知道了。”宫羽点了点了点头。

    修炼到傍晚,夜宣停止了修炼,接着离开了桃花谷,到了溪境,在溪境内开始了修炼剑法,修炼了一阵子剑法后,又开始修炼真龙拳。

    第三阶段的墨麒麟战魂,被夜宣激发后,四蹄奔腾是威风凛凛,加持在夜宣身上,夜宣的每一拳打出,都带着咆哮之音。

    麒麟战魂进入第三境,施展拳法,夜宣就是拳宗境。

    剑豪、刀狂和拳宗都是同一境界,下一阶段就是剑王、刀王和拳王。

    修炼了一阵子拳法,夜宣休息了,连续的施展剑法和拳法,他的消耗也极大。

    一次修炼,夜宣就是修炼一夜。

    清晨从溪境出来,散步中夜宣朝着桃花谷走去。

    路上,夜宣碰到了姜泽,抱拳打了招呼后,夜宣就离开了。

    “一次修炼就是一夜,难怪人家是天元境的剑豪,什么事情都有原因的,人家够努力。”姜泽自言自语了一句,她打算给东院所有的弟子开个会,必须要以夜宣做榜样,必须努力。

    昭南郡国。

    昭南郡王得到了夜宣成为剑豪的消息,将御书房砸了一个粉碎,夜宣有越级战斗的能力,极元境杀天元境、天元境杀真武境,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竟然又成为了剑豪,这让他如何为昭承报仇?他派出去的人马最高的才是天元境,就算是精通刺杀和暗杀,也弄不死夜宣。

    “王上,靠我们自身很难杀死他,要借用外力,东域的不行,就利用北域的修炼者,也可以联系圣妖联盟,哪怕是付出大代价,也要弄死他。”昭南王后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们先观察一下,流星殿和飞剑宗都不会让他活着。”昭南郡王虽然暴怒,但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程度。

    昭南王后没有再说什么,昭承死了之后,她已经有些失势,母凭子贵,她已经没有了子嗣,王后的地位没有动摇,是因为她出身东域王族。

    太宰府内,夜无涯脸色阴冷,消息传来,昭南郡王愤怒,他又如何不愤怒?夜宣是叛逆,是他的逆子,夜宣表现的越出色,越是打他的脸,而且现在不只是夜宣跟他对着来,连带着虞妃也不给他脸面,而他又叫板不起,投靠了昭南郡国,成为了昭南郡国的太宰也不行,虞王府就不是他能撼动的。

    “父王,现在这情况很不妙,夜宣如果站起来,绝对不会让我们好过。”夜镇开口说道。

    “稍安勿躁,想让他死的人很多,流星殿、飞仙宗和昭南郡国都不会让他活着,跳的很欢,他不知道这是作死。”夜无涯开口骂了一句。

    夜镇没有说话,他内心有些恐惧,夜宣不死,他就安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