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自呓 作品

第1937章、因为知道,所以感动!

    第1937章、因为知道,所以感动!

    苍劲有力的洪亮声音,就如滚滚雷音,回荡在这片天地间,震慑人心,不见其人,皆可知其人之恐怖。

    秦薇和佐伊樱子纷纷脸色惊变。

    秦风闻言则是满脸黑线,望着山峰郁闷道:“前辈,你这未免有些莫名其妙了吧?我规规矩矩的来找你帮忙,扪心自问,也没有得罪过你,怎么就是来找死了呢?”

    “哼!”

    气愤的冷哼声响彻,只觉清风拂过,鬼医殿殿主的身影,便已是出现在秦风几人眼前。

    秦风急忙俯首抱拳。

    秦薇和佐伊樱子,自然也是跟着秦风行礼。

    鬼医殿殿主却丝毫不领情。

    他沉着张脸,抖了抖袖袍冷哼道:“你小子是没有得罪我,但你老婆让我很不满意!”

    “我老婆?”秦风怔了怔:“你指的是哪位?”

    鬼医殿殿主:“……”

    即便是他鬼医殿殿主,活了几百年,也从未见过如此装逼之徒!

    鬼医殿殿主扯了扯嘴角道:“还能是哪位?自然是那叶冬晴!”

    “叶冬晴?”秦风愕然:“她哪里得罪你了?我只知道,我重启纪元之后,她便伤愈归来了,并未提及在天涯海角的任何事情。”

    “什么?居然连提及都没有?”鬼医殿殿主眼角一抽,当场暴跳如雷:“狼子野心,当真是狼子野心!”

    秦风几人纷纷错愕,对鬼医殿殿主的行为很不解。

    怎么就狼子野心了呢?

    鬼医殿殿主目光一撇,忿忿的瞪着秦风道:“你可知,本尊当初为了救她,何等辛苦?”

    秦风急忙点头:“死而复生,自然是万分辛苦!”

    “那你可知,那叶冬晴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鬼医殿殿主满脸愤怒。

    秦风:“晚辈不知。”

    “她……”鬼医殿殿主面目阴沉,气急败坏:“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竟不是感谢本尊,而是向本尊问你身在何处!!”

    众人:“……”

    就这?

    我嘞个去去,好歹你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不死了,至于这么小心眼吗?

    奈何,鬼医殿殿主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秦风几人自然也不敢触他霉头,即使想笑,也纷纷忍住。

    秦风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语的看着鬼医殿殿主道:“前辈,就这么点小事情,不至于吧?冬晴心心念念的都是我,当初也是因我重伤,醒来后的第一件事,询问我的下落,也是合情合理的啊!”

    “你们这些小年轻,把感情放在第一位,本尊也理解。”鬼医殿殿主瞪着眼睛道:“但从头到尾,那叶冬晴都未曾向本尊说过一句感谢的话,自始至终都挂念着你,那算是什么事?将本尊当做摆设么?”

    秦风:“……”

    忽然间,心中暖流汹涌。

    如此大恩,连一声谢谢都不给,那不是叶冬晴的风格。

    但秦风知道,当时的叶冬晴,刚刚苏醒,想来也是太过于挂念他,以至于忘了其他的任何事情,方才让鬼医殿殿主如此郁闷。

    因为了解,所以知道。

    因为知道,所以感动。

    究竟是需要多少深厚的感情,才能让一个人做到如此痴醉,如此的忘乎所有。

    世界再大,也只有他一人!

    得知这一切的秦风,也总算弄明白了鬼医殿殿主的郁闷。

    回过神来,莞尔一笑,秦风急忙拱手:“前辈莫怪,冬晴之过,也实非故意,今日正好我来了,就代她向你说声谢谢吧,还望前辈大人有大量,不要太放在心上。”

    “大人有大量?”鬼医殿殿主哼了一声:“听你这意思,若是本尊记心上了,那便是小肚鸡肠了?”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秦风急忙道:“前辈若是不记心上,那是大人有大量,若是记在心上,也实属应该!”

    “哼!”鬼医殿殿主瞥了秦风一眼:“油嘴滑舌,本尊懒得和你们这等世俗小儿一般见识!”

    秦风:“前辈慷慨,晚辈感激不尽。”

    鬼医殿殿主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道:“说吧,这次来天涯海角,又是为了何事?”

    “主要是为了拜访前辈,看看前辈现在是否安好。”

    秦风咧嘴笑道:“其次就是想请前辈看看我妻子的情况,嗯,就是我身边的这位。”

    鬼医殿殿主这才看向秦风身旁的秦薇。

    只一眼,他便皱起了眉头,深邃的双眸中涌出惊诧之色:“怀胎十二月,胎盘依旧不动,胎儿茁壮成长,却丝毫没有要降生的前兆,甚至生来通武,已是开始汲取母体之能量……”

    “正是如此!”

    秦风点了点头,脸色凝重道:“晚辈孤陋寡闻,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担心这孩子有问题,所以才带着妻儿来请前辈看看。”

    秦薇急忙朝着鬼医殿殿主俯首,沉声道:“劳烦前辈!”

    鬼医殿殿主看了秦薇两眼,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看到了吗?这才是好女人,好妻子,比起那叶冬晴,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本尊劝你回去后,赶紧把那叶冬晴给休了!”

    秦风:“……”

    你怕是不知道,这波波薇发起飙来,那是多少蛮不讲理啊!

    有求于人的秦风,不敢反驳,只能督促道:“请前辈快看看吧,当今世上,如此怪事,恐怕也只有你能看得明白了。”

    鬼医殿殿主却哼了一声:“看什么?”

    秦风一愕,接着道:“自然是看看我的妻儿,为何这孩子都十二月了,还是迟迟没有降生的兆头,甚至还没日没夜的汲取母体修为,如今都已是气罡境巅峰,怕是用不了几天时间,便要达到腾空境了!”

    “这不是病,也没什么不好的。”鬼医殿殿主道:“不过,这样的事情出现在你们身上,的确很奇怪。”

    秦风哑然:“此话怎讲?”

    鬼医殿殿主怪怪的看了秦风一眼,却没有明说,转而看向秦薇,皱着眉头问道:“小姑娘,你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这秦风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纷纷都不好了。

    秦风整个人都要炸开。

    几个意思?

    老子头顶草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