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绕床弄青梅

    云泽无奈地阻拦他们:“别闹了,别闹了,我们不闹洞房了。”

    “不行不行,今天都没灌醉你,我们要看完新娘子再走。”起哄得声音又响起。

    云泽虽然一直在阻拦,但是显然没什么用,云泽只得从桌上拿起如意称杆,四下安静下来。茶茶只听见自己得心跳和那个人慢慢走近得脚步。红色得靴子停在了床前,上面还绣着如意云纹。茶茶不知道得是,其实云泽也十分紧张,他拿着称杆的手都在不自觉的轻微颤抖。云泽深吸一口气,挑开了头巾。

    吸气声响起,外人惊于茶茶的倾城绝色。茶茶和云泽却是四目相对,眼中只有对方了。林辰良不知何时过来赶走了那些人,还贴心的关了门。

    安静下来的房间只剩下茶茶和云泽两个人,云泽将如意秤杆放回桌上,拿起合卺酒走回来,他先饮一口递给茶茶,茶茶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口。云泽放回去笑道:“阿茶,你今日真好看。”

    茶茶抬头看着他:“就像做梦一样,云泽,我们终于成亲了。”我跨越了那么多的阻碍,终于可以真真正正的站在你身边了。

    云泽突然按住了茶茶的肩膀,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是嘴巴。云泽的动作十分温柔,他踢掉脚上的鞋子,将床帘放下来,拥着茶茶,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云泽贴着茶茶的耳朵,声音嘶哑,像是落在茶茶的心上:“阿茶,别怕,我会轻一点的。”

    原来,和喜欢的人灵肉合一是如此极致的愉悦。

    等茶茶睁开眼的时候,云泽已经醒了,正含笑盯着自己。茶茶浑身酸痛,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羞红了脸背过身。云泽从后面抱住她:“怎么害羞了,昨晚你可没害羞。”

    “诶呀,不许胡说八道。”茶茶捂住脸,脸上又烫又红。

    云泽失笑,掀开被子起身给自己穿好里衣:“起床吧,还要给爹娘敬茶呢。”

    茶茶连忙指着门的方向:“你先转过去我再起来。”

    云泽却扶住她露出的雪白手臂:“昨晚该看的我都看过了,今天还怕什么。”云泽嘴上这么说,却还是转过身让茶茶可以自在换衣服。

    茶茶只能默默穿衣服,在心里暗骂他几句登徒子。

    等茶茶穿好衣服,云泽拉着她坐在梳妆台前,拿起黛笔:“来,我来给你画眉。”

    茶茶按住了他的手:“你会画眉吗?”

    云泽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如蜻蜓点水:“以后我每天都给你画眉,每日都画不就会了吗。”他耐心地替茶茶勾勒眉型,轻声说,“什么功名利禄,富贵名声。阿茶,由始至终我想要的,不过就是护你平安喜乐罢了。”

    茶茶握住了云泽的手,云泽回以一笑。

    敬完茶回来,云泽耍了一会剑,茶茶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书翻看。云泽练完剑回屋子,坐在茶茶旁边,陪她看了一会书,手就不安分起来,这里摸摸那里摸摸。茶茶打掉他乱摸的手:“才上午,你这是白日宣淫啊。”

    云泽厚着脸皮抱起茶茶,吓得茶茶惊呼一声:“我这是情之所至,不由自主。”

    生活平静了很久,云泽在官场混的风生水起,厉帝越来越信任他,虽然厉帝还是多疑残虐,但是云泽却能在他手里做到左右逢源,谁都不得罪。茶茶每日就看书养花,生活中唯一的麻烦就是被催生了。

    嫁给云泽已经近一年,茶茶还是没有生养,贾太君也时常暗示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