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客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未来姐夫

    只是,李泽道很是不理解,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这个女孩子却是留下。

    难道,她喜欢上自己了?嗯,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自己的魅力如此的大,特别是现在还赤身**的,那种魅力无疑更大了。

    一阵显得如此冷冽的微风出来,李泽道的身体忍不住哆嗦了几下。

    若非他现在实力已经达到准神级别的缘故,可以抵挡住一定的严寒,现在恐怕早就冻成冰棍了。

    李泽道算是注意到了,这种寒冷跟之前所经历的那种寒冷根本就不一样。

    这种寒冷是由内到外,先是魂魄感到严寒,然后是内心,是骨髓,最后才是表层皮肤,一般人还真抵挡不住。

    否则以他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冻得直哆嗦。

    神域,果然不是随便人都能来的,连冷都可以冷得这么可怕。

    “你先穿衣服吧,冻坏了可就不好了。”女孩善解人意的说,眸子里有着几分羞涩。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特别是方才连屁股蛋子都看到了,这让她有些难为情。

    然后将自己的眼睛闭上,那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甚是诱人。

    李泽道也顾不上这个女孩子会不会趁机偷看,不过他还是蜷缩着身体转身去,让自己的屁股朝着那女孩子,然后赶紧三两下将那衣服套在自己身上。

    也不知道这件长袍是用什么动物的皮毛缝制而成,又软又轻,而且还很暖和。

    然后又拿起那毛皮靴子套在了自己的那已然冻得快没有感觉得脚上,这才觉得身上那种刺骨的寒意被驱逐了不少。

    “穿好了。”李泽道看着这个女孩子说道。

    “穿好了我可就睁开眼睛了哦。”女孩柔柔的说。然后将自己的眼睛睁开,笑嘻嘻的看着已然穿好衣服了的李泽道。

    “我叫南宫婉儿,你好像叫……李泽道对吧?”南宫婉儿说道,心想这家伙穿上衣服之后还是长得挺有型的嘛,至少比那总喜欢纠缠着魅璃堂姐但是魅璃堂姐却是懒得多看他一眼的东方灵奇帅。

    李泽道?

    李泽道的脸色忍不住的变了下,要不是从这个女孩子身上没感受到任何的敌意以及杀气,他早就转身就跑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自己不仅来到神域了,更是占据了一个同样名叫“李泽道”的人的**?

    李泽道愈发的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否则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又该作何解释?总不能是因为这些人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来自那低等位面,知道自己这是当卧底搞破坏来了所以故意开刷他吧?

    “我是……李泽道。”李泽道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

    迟疑了下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南宫小姐……”

    “你可是我未来的姐夫,所以叫婉儿就可以了。”南宫婉儿笑笑说道。

    李泽道也不客气,直呼其名:“婉儿,我想问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啊?未来的姐夫,你不会真病了吧?”南宫婉儿瞪大眼睛,满脸的诧异,“你发烧了?脑袋烧糊涂了?”

    “我……那个,很好,就是不知道被谁袭击了,晕过去了,所以,很多事情都忘记了。”李泽道随口撒了个谎。

    “啊?原来是这样啊,想必你的衣服是被袭击你的人给扒走了吧?我还以为你有裸-奔的习惯呢。”南宫婉儿腼腆笑笑说。

    “这个很真没有。”李泽道满脸尴尬跟无奈,就算真有裸奔的癖想必也不会在这种鬼地方裸吧?

    “所以……你失忆了?连魅璃堂姐你都不记得了?”南宫婉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你刚刚看到魅璃姐的时候,你的表情不对,你的眼神里有着迷茫,而且听到魅璃姐的话的时候你还被吓到了……”

    “恐怕真失忆了,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李泽道已然明白,方才这个女孩子在仔细的观察着自己脸上的表情的变化。

    当下,李泽道开始飚演技,他是的眼神里流露出迷茫跟痛苦,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就好像自己的脑袋真的很疼什么都想不起来似的。

    出门在外,全靠演技啊!

    李泽道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是长的,发型就跟方才见到的那些人一样,于是再次肯定了自己的之前的猜测,自己的魂魄当真附着在这个同样名为李泽道的家伙的**上了。

    “你没事吧?”南宫婉儿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头疼。”李泽道捂着脑袋继续飚着演技,一副头疼欲裂的样子。

    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否则这个奖项一定非自己莫属。

    “未来的姐夫,知道袭击你的人是谁吗?”见李泽道表情如此痛苦,显然脑袋的确疼得甚是厉害,南宫婉儿小脸上出现了一丝煞气。

    虽然她百分之一百认为这个李泽道最后肯定不会成为自己的姐夫,堂姐南宫魅璃之后一定会亲手毁了这门婚约。

    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毁吗?所以名义上这个人还是她的姐夫,是南宫魅璃的未婚夫,是南宫家族的成员!

    南宫家族的成员被袭击了,这就等于在挑衅整个南宫家族的权威!挑衅南宫家族的骄傲,所以由不得她不生气。

    “不知道。”李泽道看了南宫婉儿一眼,摇了摇头。他可以飙戏表示自己的被袭击了,但是他是在编不出来他到底是被谁袭击的。

    当然,李泽道其实不介意将脏水泼在那个明显看自己很是不爽的黑衣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