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39章谈判筹码

    田野也假笑起来,摆摆手道:“那倒不必,你的工作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最简单,联系几个可靠的理发店,请理发师把每天的客人的头发收集起来即可。”

    “那,第二步呢?”

    “第二步,以郑老师的社会关系,打通血站部门,将每天献的血,用棉签沾一点。收集到一万个棉签即可。”

    郑芷英脸都白了。

    这不是明显的间谍行为吗?

    这不是卖国吗?

    前些日子媒体报道过,b国的某个研究机构利用大华国在b国实习生体检的机会,收集大量血液样本。

    有专家指出,收集一个国家人民的dna样本,很可能是在为未来国与国之间的生物战作准备工作,是非常可怕的。

    张凡见郑芷英脸色变了,便悄悄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摸到了她腿,轻轻捏了捏。

    郑芷英一羞,脸一红,斜了张凡一眼,不说话了。

    张凡给田野倒了茶,显出很爱财、很巴结的样子,低声道:“田野所长,这项工作在我们大华国很危险,弄不好是要坐牢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是在搞科学研究嘛。”田野心虚地道。

    “既然是科学研究,干嘛偷偷摸摸?”

    “我们是担心在两国之间产生误会嘛。”

    张凡挠了挠头,“如果报酬可以的话,我不妨试一试。”

    田野要的就是这句话。

    如果遇到一个不爱财的,这事难办。

    遇到爱财不爱命的,这事好办。

    眼前这个张凡,这么年轻,养着一个如花似玉的郑芷英,他一定很需要钱!

    田野伸出了一根指头:“每份样本一千元!”

    “多少份?”

    “初步基数为两万份,上不封顶,越多越好!”

    张凡一拍手,“价格还公道,怎么付款?”

    “先预付一半,一千万。另一半事成之后一次付清。”

    张凡知道,如果简单地就答应下来,对方势必产生怀疑,因此必须再“拿”一把。

    “田野先生,你是不是以为我没做过生意?先付一半,事后你不付我怎么办?我做这事,本来是违法的,难道我敢公开跟你讨钱?”

    张凡冷笑道,把手里的半杯茶水泼掉。

    田野急忙讪笑两声,“张先生误会了,我们研究所资金雄厚,不差这几个小钱儿的,我们怎么可能跟张先生赖账?更何况你我之间需要长期合作,多长时间?十年,二十年,都未尝不可。”

    张凡仍然摇头,“我不相信任何承诺,我只相信花花绿绿的钞票。实话跟你说吧,我的舅舅就在血站当副站长,搞血样品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要是合作的话,就先付款后发货,否则的话,你愿意跟谁合作就跟谁合作去吧。”

    田野的眼睛一亮,“你有亲戚在血站工作,真的吗?”

    “在我们大华国,哪个市哪个区都有大大小小的血站,各单位都要求义务献血,每个血站的流量都很大,有个熟人在里面工作,用棉签蘸一点血有什么关系?”

    田野觉得机会难得,急忙给张凡倒了一杯茶,“不知张先生在大华国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的职业是中医,在我们村里开了一个医务室。”

    张凡的话,田野非常相信,因为从张凡的皮肤上,张凡的举止作派上,并不像是出生在富人家的公子哥,一个中医毕业的农二代,开个医务室,这话很让人信服。

    不过张凡确实是学中医的吗?

    田野心里还有一点疑问,笑了一笑,便试探的问道:“中医博大精深,我历来十分佩服,今天能够亲自接触大华国的中医,三生有幸,不知道张先生可否给我看看病?”

    张凡点了点头。

    田野很自觉的把袖子挽开,把胳膊递了过来,“请先生为我把脉。”

    张凡轻轻的把他的手推开,“看样子你对中医并不是十分了解,中医诊病,有四大途径,望闻问切,切就是,把脉,那是最后一个诊断办法,为首的诊断办法是望,也就是看你的气色,就可以知道你得了什么病。懂吗?”

    “只是看一看就知道吗?”田野以怀疑的口气问道。

    张凡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你看我有什么病呢?”田野有几分调侃的问道。

    张凡慢慢的打开神识瞳向田野身上观察。

    从头上开始向下扫视,直到胸部结束。

    他发现了两个问题。

    田野脑子里有一个肿瘤,他的胸前檀中穴上有一块刺青,不是花纹,而是并排的三个a字。

    张凡慢慢端起茶呷了一口,“田野所长真是为科学献身的榜样啊,生命已经垂危了,还坚持战斗在工作岗位上。我张某不得不佩服!”

    “生命垂危?”田野反问道。

    “你脑子里长了一个瘤,处于左后脑部位,现在瘤子已经有核桃大小,开始压迫神经,再进一步发展的话,就会压迫血管而产生脑血栓,甚至脑溢血,难道田野所长不知道这点吗?”

    田野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拿着茶杯的手也不禁抖了一下,茶水溢了出来,落在桌子上。

    “张先生,你真是神医呀!”

    “田野所长不要轻易夸奖,你只要说我是对还是错?”

    田野所长声音激动的说道:“对对。一个月前,我感到脑部不适,去医院做了ct检查,结果在左脑发现了一颗瘤子。最近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手术摘除,因为涉及到研究所工作进程以及人事安排,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此事只有我的顶头上司还有主治医生我们三个人知道。张凡先生,您如果不是神医,怎么可能看得这么准?”

    看田野的样子,崇拜的恨不得给张凡下跪,舔张凡的脚丫子。

    “好了,既然知道我所说非虚,就按我说的条件,把货款打过来,我回国之后,立马把样本寄过来。”

    张凡故意把话题叉开,以免田野求他治病,像他这样研究生物武器的危险人物,世界上少一个,是人类的幸运,张凡怎么可能去救他?

    早死早投胎的二货!

    不过田野抓住了张凡这颗救命稻草,怎肯放手?

    “张神医,我这病你可不可以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