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69章公审

    “有没有,等我审完那两头牲口再说!”村长吼着,冲出卧室,蹬蹬蹬地跑下楼来。

    见张凡还在慢慢悠悠地走,村长出手往张凡后脑勺上擂了一拳。

    村长力大,这一拳,打得张凡头部晃了一下,眼前晕晕乎乎的,差点一脚从楼梯上栽倒下来。

    好在他手急眼快,迅速扶住了扶手,身子就势向前转了半圈,才化去了袭击的力度,在楼梯上站稳了。

    “你打人?”张凡瞪眼看着村长。

    “小子,打你是轻的!”村长说着,又是一掌抡了过来。

    张凡情知此时若是还手,村长会记恨海凌,没有海凌的好果子!

    只有忍了!

    他身子一闪,闪过了这一掌。

    接着,一窜,跳到了一楼地面上。

    “滚!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

    村长指着张凡,恨不得要把张凡咬碎的样子。

    “好好!我滚我滚!”

    张凡摆着手,做出害怕的样子,一边退一边道:“好心没好报!”

    说完,转身出门去了。

    村长在后面喊:“去村委会!我要你和他俩当面对质!”

    “去就去!我特么没事怕谁?”

    张凡说着,出了大门。

    此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叔叔打来的:“小凡,怎么回事?你在村长家?”

    张凡简单地把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叔叔非常着急,也非常害怕,“小凡,你惹事了!惹大事了。要是解释不清的话,村长不会饶了你……”

    “不怕,叔,我自有办法。”张凡镇定地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村长是那么肯信你的话吗?”叔叔焦急地道。

    “叔,你去村委会吧,到那里再说。”张凡说着,便挂了手机。

    张凡慢慢走着,心里在想着下一步怎么办?

    如何一箭多雕,把眼前这个烂事搞定!

    当他走到村委会院门外的时候,电线杆子上挂着的大喇叭已经响了起来:“全体村民注意了,全体村民注意了,现在都到村委会大院里,有紧急大事,有紧急大事!”

    张凡站在路边大树下,不一会儿功夫,只见村民们陆续朝这边走来。

    有的一边走一边穿衣服,有的大概是套子还没来得及摘下来,伸手在下面掏……不一会儿功夫,就有数百人聚集过来了,把村委会大院塞得满满地,好多人站在路边,三五成群地议论着。

    “什么事?”

    “大半夜的折腾啥?”

    “听说村长家捉歼了!”

    “谁?不想要丁盯了?敢动村长家的女人?”

    “是送子堂的两个住持,在村委会绑着呢!听说已经招了。”

    这时,叔叔急匆匆地赶来了。

    叔叔身后,婶子扶着大肚子的乐果西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这边奔。

    见到张凡,乐果西施挣开婶婶的手,一下子扑上来,紧紧抱住张凡:“你没事吧?”

    “没事。这不好好的吗!”张凡乐道。

    “可吓死我了。我听人说村长家里好多枪,真怕他们开枪打你!”乐果西施眼泪在月光下闪闪地,娇怜万分的样子招人疼。

    张凡拍了拍她的嫩脸,“没事没事。你别惊吓到,对胎儿不利。”

    叔叔四下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边,便小声道:“小凡,根据你刚才说的情况,我猜,村长已经怀疑你了。你赶紧回家,带着你媳妇开车跑掉吧,快,一会来不及了。”

    “我没事,他赖不到我!”

    “毕竟你也在海凌的卧室里,村长不可能放过你的。他心狠手辣,从来没放过任何一个他怀疑的人!”叔叔道。

    婶子也道:“你媳妇怀着身子,万一出点什么事……你快带着她跑吧!”

    张凡摇了摇头,“我跑了,你们怎么办?村长会放过你们?”

    “火烧眉毛了,你还知不知道什么轻什么重?我们老两口两把老骨头了怕什么,快走!”

    叔叔说着,伸手来拽张凡。

    张凡感动地看着叔叔和婶子:他们二老越是这样,张凡越是不能把他们抛下不管!

    他轻轻掰开叔叔的手,笑道:“叔,你不相信我?看我的。”

    说着,拉着叔叔,便向前挤。

    一会儿功夫,挤到了院内。

    村委会院子不小,红砖铺地,周围一排大杨树,村委会红瓦红墙,一排平房,都罩在树影月光之下,显得有些阴沉沉杀机四起。

    张凡想:呵呵,看来,这里有一种马上要死人的气氛!

    村长办公室门口地上,两个住持死猪似地躺着,脸上淌着血,看样子刚刚挨过胖揍。

    十几个村自卫队员,其实就是村长的私家武装,围成一个圈子,不让村民们挤进去,有人大喊:“别挤别挤,村长出来了!”

    众人回头,只见办公室门开处,村长和几个村委会的人走了出来。

    这伙人刚才已经商量好了,借这件事为契机,好好镇一镇村民,树立村里的权威,或者确切地说树立村长的权威。

    一个村委委员手持话筒,喊道:“村民们注意了!都别机八喊,闭嘴!听村长讲话!”

    说完,双手把话筒递给村长。

    村长脸色相当难看,四下里扫了一眼,把眼光落在叔叔的身上:“你来了!来了就好。”

    说着,又狠狠地瞪了张凡一眼。

    “村民们,现在给大家伙通报一个重大事件!咱们村送子堂的两个住持,借海龟娘娘送子之名,夜入民宅,强歼妇女……今晚,竟然闯进了我家,差点把我儿媳妇海凌给糟榻了!你们说,怎么办?”

    村长的声音又粗又高。

    下面一片议论声,沸沸扬扬,像是开水滚花儿。

    “审一审吧,都糟榻过谁家媳妇!”

    有人坏坏地喊!

    都是看热闹不怕乱子大!

    试想想,如果二住持交待出被他们侮辱的妇女的人名,这女人以后在村里好不好过不说,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一辈子被打上野的种烙印,在村里永远抬不起头来。

    这是村民们最开心的事。

    底层个别人就是这样的心理,他们的人生一无所成,无以自豪,便希望有比自己更“底”的存在。

    村民们如此想,而村长的想法跟这些人稍有差别。

    刚才,他已经在办公室对二住持毒打审讯,从二人嘴里撬出了实情:果然,村里最近怀孕的三个妇女,全是被这二人给轮办过的!

    村长自己家儿媳妇怀不上,自然不希望别人家的媳妇肚子鼓,因为他家有偌大的产业,却没有一个接户口本的孙子!虽然没人当面对他说什么,但是他看得出人们的眼里那种鄙夷!

    因此,平时他每看见谁家女人肚子大了,心里便恨恨的,恨不得冲上前一脚踢在肚子上把孩子给踹下来!

    如今这二住持造了四个孽债,他觉得是个机会,他岂能轻松让别人家的孩子呱呱落地?

    他要当众把这事挑开!

    挑开之后,那几家女人不打胎也得上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