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卷】第1624章 7家珠宝店

    刘小波的眼神要杀人,女子感觉自己的心窝子被刺中,吓得魂儿都丢了。哪里还敢呆在床,衣服都顾不得穿,惊慌失措地爬下床,躲闪着跑了出去。

    刘小波反手将门给关上了。

    程飞的屁股直接摔开了花,沉重的门砸下来,差点把他砸成了肉饼。

    他“哎哟”惨叫着,却是没有力气爬起来。

    正挣扎着,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推门。压在身上的门却突然被掀开了,一张叫人可怖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刘小波!不错,他没有看错,是刘小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虽然雇人去搞刘小波,但心里却十分害怕刘小波。

    因为他知道刘小波身手非常厉害,能打,且十分狠。自己被这小子打了好几次,每一次都痛到了骨子里。

    此时,赫然瞧见刘小波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好像是看见了鬼一样,登时吓得尖叫起来。

    刘小波面部狰狞,从上而下,探下手爪。就像是一只巨型魔鬼,在抓唾手可得的食物一般。

    “啊!”程飞尖叫出声。

    就在一瞬间,刘小波的五根手指已经扣住了他的肩头,轻易而举把他提了起来。

    “啊,痛、痛!”程飞感觉肩头已经碎掉,疼得大叫起来。

    刘小波哪里听他的,一下把他按在了床上。

    “啪啪!”随即打出两个响亮的耳光,速度绝伦,根本就让程飞反应不过来。

    程飞被打得昏头转向,脸都没了似的,登时认怂,哭着求道:“波哥、波爷……都是误会,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呀……”

    这货就是这样子,背地里搞鬼,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面吓得能尿。

    刘小波怎么可能饶了他?眼中杀机显露,瞪着他,那样子像是要杀了他。

    “人渣,找死!”刘小波从牙齿缝里挤出几字。

    程飞一瞧刘小波的眼神,心里接连打突,吓得不行,双腿一颤,还真给尿出来了。

    见求饶不行,他假装壮着胆子说:“你、你别过来……我、我给你说,你如果再过来,我、我就大声叫,保准儿外面的人能听见……”

    哪知道,刘小波直接逼了上来,一声冷笑,说:“你叫啊!”

    忽然,手指一伸,直接朝程飞的喉咙点了过来。

    程飞见刘小波逼了过来,正准备大叫。张大嘴巴,用劲儿力气叫出来。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声音是叫出来了,却是小的可怜,跟猫叫声音贝差不多。

    严格的说,是带着沙哑,就像是一个病人,嗓子出了问题。

    “啊、呀……”程飞以为出现了幻觉,连忙试着张大嘴巴,继续叫。

    不错,不是幻觉,他竭尽全力,就只能叫出这样的声音。

    简直太诡异了,这一下,程飞无比惊恐。

    他想不明白,上一秒,自己都好好的,为什么下一秒,自己的声音就变得极度嘶哑了,连说话都非常费力了。

    猛然想起,刘小波用手指头在自己喉咙处指了一下,然后自己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惊骇、恐惧……此时,刘小波在程飞的眼里,就像是魔鬼一样。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程飞双手捂着喉咙,万分惊恐地问道。

    刘小波再度冷笑,不回答他的话。

    只有刘小波知道,自己先前收集了不少病人的病气,沉积在自己的体内。这会儿,直接施放出来。

    刘小波刚才施放的是一名急性喉炎病人的病气。程飞感染了病气,直接变成了急性喉炎病人,所以声音变得嘶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刘小波并不罢休,一步步逼上去。

    程飞的身子不停地缩,缩到了床角,捂着喉咙,惊恐地说:“你、你还要对我干什么?”

    刘小波眼中精光闪动,忽然手指再次指了过去。

    这一次,直接指向程飞的手臂。

    程飞只是看到了刘小波表面上的动作,其余的什么都看不见。刘小波自然看得清楚,自己的手指间再度疾射出一股黑气,钻进了程飞的臂膀。

    程飞刚才还手舞足蹈呢,这一下手臂就不能动弹了。

    不光是手臂不能动弹了,程飞感觉半边身子都一片麻木了。程飞像是遇见鬼似的,惊骇大叫起来。

    但是声音沙哑得不行,任凭他怎么叫,也传不到外面去。

    刘小波施放了一名半身不遂病人的病气。

    程飞,现在不仅成了一名喉炎患者,还成了一名半身不遂的病人。

    那惨样,可想而知了。

    程飞骇怕之极,双腿一颤,裤裆一大片湿热,原来再次被吓尿了。

    “呜呜……波哥、波爷、祖宗……我错了,求你放过我……求你了……”程飞呜呜地哭了起来。

    他的胆子已经被吓破,感到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好像,他现在不是在酒店里,而是身处极度恐怖的地狱里。

    面对他的的求饶,刘小波冷哼了一声。忽然,手指再次指了出去。这一次,是指在了程飞裤裆里。

    这次施放的是一名阳痿病人的病气,程飞登时感觉精气一泄,裤裆里一下子瘫软下去。

    无比的惊恐!程飞“啊”声叫了起来。

    要知道,他的老二刚刚死里逃生,没想到再次掉落虎口。而且这一次,他的老二再没有那么幸运,顷刻间变成了一只死鸟。

    程飞那功能没有了,这还了得。作为一个男人,这比杀了他还惨!

    刘小波的脸上怒意依旧升腾,手指没有停下,再次一指,指向了程飞的身体。

    程飞忽然感觉全身发痒,钻心的痒。偏偏半边身子又动不了,只有痛苦地张嘴。

    张大嘴巴,作笑状,但是又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