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程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八零章我若死你一定会断子绝孙(为掌门无想无情加更)

    第二八零章我若死你一定会断子绝孙

    箭若惊鸿,电掣而来。李世民根本没有想到,李元吉居然是见面一言不发,直接对准他的脑袋来上一箭。

    要知道,李元吉这熊孩子,虽然年龄不大,却天生神力,能开三石强弓。

    三石强弓需要三百多尽的拉力,巨大的劲道,推动着箭矢带着骇人的啸叫声,飞向李世民。

    别看李世民一身甲胄,都是精品,可是脑袋是人体最薄弱的部位之一,以三石强弓的力道,哪怕射不穿李世民头上的头盔。

    巨大的惯性,也可以轻易折断李世民的脖子。

    李建成冲着李元吉喝道:“三胡,你疯了!”

    李秀宁心中一紧,急道:“二郎!”

    只是,箭已离弦,再如何愤怒也无济于事。

    就在这只利箭声响传到李世民的耳朵中,这只利箭已经飞到李世民脑袋前不足三尺的距离,李世民此时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李世民就要命丧当场,就在这时,李世民身边的尉迟恭扬起手中的马槊,朝李世民的脑袋前一扫。

    “铛……”利箭的箭镞,射中尉迟恭的槊锋,三尺余长的槊锋上擦着火花,巨大的力道将利箭砸向一边,改变了飞向方向的利箭,去势不减,扑哧一声射进临湖殿上的门当中,利箭插门当,足足一尺。

    望着这一幕,李世民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尉迟恭一槊把利箭砸偏方向,李世民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程知节急忙带着一队甲士,举着重盾将李世民护了起来。

    李秀宁朝着李世民嘶吼道:“二郎,阿爹呢!”

    李世民没有回答,看着李建成与李元吉出现,李世民就意识到了,今天他已经输定了,拿着李渊这个人质,他只会更加糟糕,绝对不会好。

    陈应自然非常理解李世民的心情,因为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在一千多年后的这座城市,同样也发生了一起武装兵变,当时的国府分成两派,一方主张和谈,一方则主张武装进攻。当时国府卖国贼就是想利用武装进攻,逼着张学良与杨虎城杀掉手中的人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当上总统,随后命令部队平叛,既可以获得人望,也可以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

    陈应朝着李世民拱拱手道:“秦王殿下,你最好不要激动,咱们应该好好谈谈!”

    李元吉一脸狰狞的吼道:“三姐夫,这等乱臣贼子,跟他谈什么劲,左右将士,随本王活捉李世民,只要捉了李世民,不愁他们不释放陛下,陛下能不能营救回来……就看诸位将士的表现了”

    说到这里,李元吉也不管身边的人如何反应,他举起马槊,策动战马,朝着临湖殿冲去,一边奔驰,一边大吼道:“生擒李世民,营救陛下!”

    李元吉身后的将士,特别是他的亲卫一百余名将士也跟着大吼道:“追随齐王,擒秦王,救陛下!”

    在一百余名亲卫的带动下,足足一千余名将士也跟着前冲去!

    李建成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急,朝着李元吉吼道:“三胡,回来!”

    李元吉根本就不理会李建成的命令,尽管朝着李世民方向冲去。

    眼看着双方大战一触既发,陈应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策马冲锋,在李元吉还没有冲到一半距离时,陈应后发先至,抵达临湖殿下,挡在李元吉面前。

    李元吉敢不听李建成的命令,但是他还真不敢直接撞向陈应,看着陈应挡在身前,李元吉大急道:“三姐夫,你怎么还护着这个白眼狼!”

    陈应望着李元吉道:“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李元吉一指李世民道:“就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白眼狼,留在世上就是浪费粮食!”

    陈应压低声音道:“齐王殿下,你着相了!”

    李元吉听到这话,一脸尴尬。

    毕竟,他表面上是为了击杀李世民,内心里何尝不是想着,逼迫李世民,让他杀掉李渊,此时事情已经出了,陈应也控制住了长安城,只要李渊死了,李世民这个锅就背定了,李建成完全可以让大理寺、刑部、御史三司会审,然后将李世民的罪行公告天下,让他身败名裂,死得人人唾骂。

    可是,在场的人都是什么人?裴寂、宇文士及、萧时文、封伦、杨恭仁、陈叔达以及颜师古,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李元吉这么浅显的手段,蒙骗无知的愚民愚妇还行,想骗过他们,实在太难了。

    李元吉无奈,只好退回去。

    陈应策马转身,望着李世民道:“秦王殿下,你不要做傻事,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李世民闻言原本一脸死灰中,带着一丝活人的气息。

    在这个时候,双方对峙着,谁也不敢乱动。

    陈应与李秀宁、李建成、裴寂等人汇合,陈应望着满堂的众人,沉声道:“诸位相国,诸国大唐开国元老,现在轮到你们向陛下进忠了!”

    裴寂脸色微微一变,疑惑的望着陈应问道:“陈大将军的意思是……”

    陈应叹了口气道:“现在大唐内忧外患,突厥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们大唐必须不能乱,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必须妥善解决,一旦不善,后果不堪设想,所以……”

    说到这里,陈应望着李建成,又看了看李秀宁,他继续道:“所以,我们马上启动与秦王的谈判,务必确保陛下的安全,以及秦王不能采取过激的行为,否则我们将成为大唐的罪人!”

    杨恭仁率先道:“陈大将军真知灼见……”

    杨恭仁说到这里,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睛望着自己,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太急切了,这里的大佬如此众多,还真轮不到他来说话。

    裴寂作为百官之首,李渊的第一心腹,常人难以相比。他出列望着李建成躬身道:“太子殿下以为如何?”

    李建成拍拍脑袋道:“本宫以为,陈大将军此法乃老谋成国之策!”

    裴寂大袖一甩,朝着陈叔达道:“陈相国,我去面见秦王,你去求见陛下,若是陛下有恙或意外,敬请陈大将军全权处置!”

    当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一旦李渊出了意外,谁敢李世民和谈,谁就是乱臣贼子,玄武门内,临湖殿中,这三千余名秦王府护军,包括李世民在内,任何一人,务必处死。

    李秀宁道:“请太子请出监国太子令,调动左右翊卫大军进长安,同时命令刑部,将所有涉案官佐家属,尽数控制在手中,比如常何、比如敬君弘,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

    李建成点点头道:“诸位相国如何看?”

    裴寂点点头道:“可行!”

    陈应摇摇头道:“大唐可以没有陈应,绝对不能没有裴相国,还是我去吧!”

    李秀宁心中一紧。

    陈应随即给李秀宁一个安慰的眼神。

    陈应不是拼命,因为他知道李世民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交谈,往往可以谈出结果,更何况,陈应身边还有尉迟恭这么一个底牌,李世民愿意合作最好,如果不愿意合作,那么他不介意让李世民偿偿被出卖的滋味。

    ……

    站在临湖殿观景台上的李渊,毕竟年纪大了,被寒风一吹,鼻涕就出来了,他虽然裹着被子,可惜身上没有外衣,脚上还穿着木屐。

    李渊虽然冻得瑟瑟发抖,然而此时他的心情特别舒畅,虽然距离太远,李渊也看不太清楚,不过观其其旗号,李渊发现了镇国大将军,左武候卫大将军陈应,以及齐王李元吉、太子李建成以及李秀宁的旗号。

    随着,这些人马陆续涌入临湖殿,顿时把原本并不太大的临湖殿包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李元吉领着大军冲向李世民的时候,李渊一阵激动。可是转念一想,马上气得脸色铁青,李小四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若是李元吉得逞所愿,恐怕李世民一旦狗急跳墙,他就会被李世民处死,那个时候,作为太子处理不力的罪名就摘不掉了。

    更为关键的是,李元吉反而可以占据道义的制高点,一旦李元吉倒戈相向,李建成更加不利。

    不过,好在陈应制止了李元吉的冲动,否则局势就没有办法扭转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