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指的束缚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67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补更2)

    高老太太听他提起魏员外,顿时想起来了。

    “我记着你回去说起过,魏员外请你去参加开业宴,是这家吧?”

    “娘记性真好,可不就是这家嘛!我当时还说得空带您来尝尝夏娘子的手艺,没想到紧接着就出门了,原本人家今天是要休息一日的,还是我去求了魏哥,硬是叫人家给咱们加了一天。”

    高老太太吃得高兴了,也不觉得儿子糟蹋钱了,闻言道:“那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嘛!你帮我记着点儿,走前多给些赏钱。”

    “云端豆腐。”

    “胭脂鹅。”

    后厨此时开始上热菜了,因为之前高水生说过,老太太喜欢吃豆制品,所以头一道菜便是豆腐。

    只是这豆腐听起来名字倒是挺美的,看起来却就是一盘白花花的豆腐,甚至连点儿调料都没瞧见。

    别说,乍一看还真像是一大片云彩堆在盘子里。

    要不说高老太太爱吃豆腐呢,这么一盘子毫无点缀的白豆腐,别人看着都不想下筷子,只有她示意丫鬟盛了两勺到碗中。

    高水生经过开业那次的宴席,已经大概明白了,夏月初做的菜,不能随随便便地根据外貌而下结论。

    所以他也盛了一勺豆腐尝尝。

    果不其然。

    豆腐入口又嫩又滑,抿而化渣,看起来像是根本就没调味的鲜豆腐,但其实味道早就已经在其中了。

    咸鲜味儿随着豆腐的酥化而在口中蔓延开来,刚开始觉得味道清淡,但是越品越觉得味道层次分明,后味越发醇厚。

    高水生忍不住问姜瑞禾道:“你们这豆腐是怎么做的?”

    “高老爷,这豆腐具体的做法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用了不少好东西,鸡鸭火腿蹄髈自不用说,还放了金钩、文蛤什么的,将这些东西的精华都炖入豆腐中,便弃之不要,只余这一盘儿豆腐,切成云朵状装盘上桌。”

    “一道豆腐都能做得这么好吃,你们东家娘子真是好手艺啊!”

    “是,老太太。”姜瑞禾总是忍不住想要夸赞一下夏月初,“我们东家娘子听说您喜欢吃豆制品,就一直在琢磨这道菜,她说那些个鸡鸭鱼肉吃下去不好克化,偶尔吃点儿倒也罢了,天天吃怕是肠胃受不起。这道菜将鸡鸭鱼肉的精华都炖入豆腐里,您吃着顺口又滋补,经常吃也不会有负担的。”

    “哎呦,我这么一把年纪,跟着儿子享了几年福,不敢说吃遍了保定府,但是知名的酒楼也都是去过的,还是头一回遇到你们东家娘子这样贴心用心的。”

    高老太太本来就爱吃豆腐,一听还有这么多好处,又滋补,越发笑得见牙不见眼。

    高水生见老太太兴致高,越发觉得自己今天这钱花得太值了。

    姜瑞禾刚退到一边去,高水生一回头便看见自家两个儿子正在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什么。

    他顿时皱眉问:“要说什么就大大方方的说,吃饭的时候咬什么耳朵,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

    高大少爷闻言赶紧坐直了身子,小少爷今年都十六了,却还是个孩子脾气,自小被全家宠着长大,如今桌上有老太太在,他也不怕高水生板着脸。

    “老太太,爹,我是跟大哥说,这个胭脂鹅,做得比城里万里楼的还好吃。”

    万里楼是保定府一家江南菜馆,算得上是小有名气,他家大师傅尤其擅长做鹅,无论是卤鹅,烧鹅还是腊鹅,都别有一番滋味,也算是他家的招牌了。

    在保定府若说是想吃鹅的话,一般都会直奔万里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