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青瓜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59章 遇险

    “月!月……”张云帆赶忙起身,拉着端木弦月的胳膊使劲晃了晃,却怎么也摇不醒,无奈只好怒视老汉,“你对她做了什么?”

    老汉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只是少了一份之前的淳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怎么会这样,是不是生病了?”

    就在这时张云帆脚下一阵晃荡,手扶脑袋重心不稳,随时会栽倒一般来回摇晃,扶住桌子才稳住身形,“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头晕……”话音未落他就双腿一软倒下了,趴在地上挣扎了一会才没了动静。

    “年轻人!年轻人!这可不是睡觉的地方,快醒醒!”老汉来到跟前轻唤了两声,见他们都没动静才直起腰身,“这子体质不错,居然能够扛这么久才晕倒,非常适合炼制成虫人呀。”他盯着张云帆的身体,双眼放光,就好像是看到了一件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似得。

    稍后,老汉转身回到桌边,端起酒壶自斟自饮喝了起来,等到吃饱喝足了才起身一手一个将二人拎起朝着里屋走去。

    来到床边,掀开了床板露出藏在下方的一个大窟窿,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老汉首先把张云帆给扔了进去,然后是端木弦月,可等他松开手准备把床板关上的时候,下方传来一个女人微不可闻的痛呼声,老汉顿时警觉,伸着脑袋朝洞口底下张望,却只看到了一团漆黑。

    “姑娘!”老汉趴在洞口冲下面轻唤,却没有换来回应,他不禁疑惑,刚才会不会是幻听了。

    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出任何蹊跷,老汉这才直起腰身,将床板重新盖好,缓步出了房间。窟窿下方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而在这黑暗中,张云帆正怀抱着端木弦月,用手捂着女人的嘴巴,脸上表情却格外扭曲,“大姐,能不能先松开嘴?肉快被你咬掉了。”

    黑暗中张云帆松开了手,但端木弦月却不松开,咬着手掌边缘的软肉,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都是你,害的本大姐差点被摔死,这一口算是惩罚了。”

    张云帆郁闷至极道:“大姐,我也是受害者呀,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呀,你快松开,咱还要办正经事。”话这会他释放出了神识,扫视了一眼周围,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

    端木弦月也并非是不讲理的女人,发泄完委屈就松开了嘴巴,张云帆疼的直甩手,揉了揉被咬的地方,触摸到了一排整齐牙印,已经刻在了肉里,暂时是消不掉了。

    “刚才还真被你猜对了,那老汉果然有问题,只是你是怎么看出来了?”端木弦月身体有点发虚,一时半会也起不来,只能躺在张云帆怀中,尽量多话来掩饰砰砰乱跳的心情。

    “还记得院子里栽种的那些药草吗?”张云帆反问了一句。

    端木弦月木然点头道:“记得,都是些寻常火属性药草,怎么了?”

    张云帆解释:“那些药草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要是配上一味药引子,就是致人昏迷的迷幻药。”

    同样身为一名炼丹师,端木弦月对药草的生克制化有着很深的理解,非常清楚张云帆这番话所代表的含义。一百种药草往往有一百种药性,相互组合能够配制出不同的药性,有的能够治病,有的带有剧毒,也有能够致幻的,就像张云帆的这种。

    “那药引子是什么?”端木弦月还是没弄懂张云帆所的致幻迷幻药的来历。

    “就是那壶果酒。”张云帆的语气十分笃定,继续解释道,“之前老汉他得到了两枚火头陀,其中一枚被他在一年前给吃了,先不论这番话的真假,单这火头陀,就是酿造果酒的必备之物,也就是我刚才跟你的药引子。”

    听到此处端木弦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们进门的时候闻到了那些药草的药香,当时没事,但药性已经在体内积存下来,吃下了火头陀,积存的药性被激发,所以才出现了现在的症状,幸好有你的解毒灵液,要不然我们这次就惨了。”

    之前趁着老汉去厨房做饭之际,早已察觉异常的张云帆拿出了一瓶解毒灵液,让端木弦月服下,只是人家施展的迷幻药,必须要服下相对应的解药才行,解毒灵液虽然玄妙,却无法根治致幻成分,只能起到一个缓解的作用。

    “你先在这靠着,我去看看其余人。”张云帆心翼翼托住端木弦月的左右腋下,将她放扶到墙壁边靠着,转身朝着黑暗中摸索过去。

    才走出去一步一只纤手就将他的的胳膊抓住了,“干什么?”张云帆略感错愕,扭头用神识扫视着端木弦月。

    “你喝了那么多果酒,怎么没事?”端木弦月倒不是怀疑张云帆有问题,只是好奇他为什么在中招之后还能活动自若。

    其实张云帆是因为体质原因,自打拥有无垢之体开始,他就具备了百毒不侵的体质,不管是毒药亦或者是迷幻药,对于他来都不起作用,能当成零食来打牙祭,只是这件事不宜出来,只能找个借口搪塞,“我呀,之前救你的时候,不是用了迷幻药嘛,此前服下了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