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尽成灰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35章 差点装不下去了

    一个跟苏州无亲无故,仅仅是感念苏州人忠义的魏相公,就甘心情愿,把一条老命留在苏州,相比之下,这些土生土长的苏州人,真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南唐兵多能怎么样?

    老子拼了,舍了一条命,还有什么可怕的!

    守城的青壮愤而将赌具烧毁,发誓要用命来捍卫苏州的安全。

    魏仁浦出现的消息快速传开,虽然魏相公没有责罚一个人,但又是最重的责罚,从上到下,尤其是普通士兵,更是不敢大意,一改之前的散漫。聚精会神,瞪大了眼睛,时刻警惕着。

    杨重勋佩服地五体投地,“魏相公举重若轻,一下子就稳住了军心,实在是让末将佩服。”

    老魏摆了摆手,“行了,别给我灌迷魂汤,咱们手上没有多少权力,只能靠着这些小手段,耍些小聪明,上不得台面的。信不信,这事让冠军侯知道,他保证嘲笑老夫虚伪!”

    杨重勋搔了搔头,几年前的麟州大战,他是跟在叶华身边的,按理说,叶华的本事也就那样,怎么听魏相公的语气,似乎还有些害怕叶华,真是匪夷所思啊!

    “杨将军,这手段无关高下,真正的高手,飞花摘叶,就能杀人。重要的是眼光,能不能看到危险。”

    “危险?什么危险?莫非是南唐和吴越的兵马?”

    魏仁浦笑着摇头,他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脚下的土地。

    杨重勋思索了半晌,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忍不住鬓角发潮,肩头都跟着颤抖起来。没错,南唐和吴越的人马虽然在,但是却不知道太过恐惧,能打就打,打不了就跑。真正要命的是苏州城,是这些所谓的自己人!

    现在他们需要借助大周的势力,保住苏州,可万一南唐攻势凶猛,苏州撑不住了,他们会不会把魏仁浦抓起来,献给南唐请功免罪?

    杨重勋是个憨直的汉子,一想到自己冒险跑到江南帮助苏州,结果却可能被卖了,这心里就跟好几个火药桶炸开一般,充满了滔天怒火!

    “魏相公!”

    魏仁浦知道他想问什么,奈何老魏也不清楚,只能说道:“你莫要多言,小心谨慎就是了!”

    杨重勋抱拳,“请魏相公放心,就算末将拼了一条命,也要保相公安全!”

    老魏苦笑道:“我不过是一白头老朽,不值一提,倒是将军,青春年少,正是大有作为的年纪,何必……”

    “魏相公,不要说了。”杨重勋认真道:“相公是大周宰执,关乎朝廷脸面,社稷安危,末将蒿草一般,生死没什么了不起。末将这就去招呼手下兄弟,小心提防,别看我们人少,但大家伙都是骠骑卫的好汉子,身经百战,谁想动我们,就要问问手里的三尺剑,答不答应!”

    杨重勋说完,转身毅然下去。

    老魏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奶奶的,堂堂宰相,只剩下这么点小手段可用,别说叶华会笑,就连老夫都瞧不起自己!

    不行,老夫绝对不能轻易放弃苏州,虽然魏仁浦没有打算死在苏州,但是他也想豪赌一把,他要让世人看看,先帝的谋主,大周江山的开国功臣,可不是只会内斗,只会争权夺势的俗人。

    老夫的韬略,岂是尔等能想到的。

    “去把商会的四大家都请来。”

    下面人答应,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王、孙、谢、李,四家的人一字排开,给魏仁浦施礼。

    王家主名叫王翰,是个小老头,他早年在吴越当过御史,后来因为谏言被罢官,一直赋闲在家,虽然不当官多年,但王翰依旧颇有名望,王家更是实力非凡,这次就是他们家带头,把吴越的官吏给驱逐了,苏州商会,苏州银行,全都有王家的势力,非常庞大。

    正所谓枪打出头鸟,王翰也最担心。

    “魏相公,如今南唐大军压境,苏州弹丸之地,如何能够抗衡,还请魏相公上书,求圣人派兵援救才是。”他说着,单膝点地,泣不成声。

    老魏叹口气,“非是老夫不愿意上书,实在是人马调度,也需要时间。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圣人不就就会亲临楚州,现在大军已经加紧攻击如皋和泰州,相信用不了多久,大周人马就会开到长江以北,到时候,苏州就不是孤立无援了。”

    王翰喜极而泣,连连点头,“诚如是,则姑苏幸甚,上国恩典,当真是天高地厚!”

    站在王翰身后的孙园却皱起眉头,“魏相公,所谓兵贵神速,眼下的情况,一日数变,倘若大周军马,无法按时来援,苏州又该如何是好?"

    他这话问得就很不礼貌,是你们主动靠向大周的,该怎么办,应该你们自己拿主意,怎么好为难魏仁浦!

    老魏云淡风轻,也不在乎,笑呵呵道:“军国大事,自然有圣天子裁决,不过老夫身在姑苏,和大家伙一同抗敌,倒是有一个提议。”

    王翰急忙道:“魏相公有什么妙策,我等洗耳恭听。”

    魏仁浦笑道:“不敢说妙策,冠军侯招降了任天行,你们也可以依法炮制。”

    “让我们也招降海贼?”孙园大声叫道:“这周围哪还有能比肩任天行的海贼?他们又岂会轻易听从号令?”

    魏仁浦把眉头一皱,“没有海贼,难道还没有水寇吗?太湖水贼,谁人不知,别告诉老夫,你们这些人和他们没有联系!”

    孙园被噎得无言以对,王翰急忙道:“魏相公提醒的是,太湖贼的确非比寻常,实力雄厚,奈何他们野性难驯,未必愿意诏安,听从号令,如之奈何?”

    “不是让他们听令,而是让他们给南唐制造麻烦。”老魏循循善诱,“你们可以开出价码,只要太湖贼愿意去袭击南唐境内,杀官攻城,如数给他们报酬就是。别告诉老夫,你们心疼钱,舍不得花?”

    王翰一拍脑门,“果然是妙计,魏相公筹算有方,小人这就去安排,区区钱财,不在话下!”他乐颠颠出来,只不过孙园,还有谢家的谢仲不以为然。

    谢仲低声道:“魏仁浦也是黔驴技穷,居然想到用太湖贼,这是上国宰相该有的手段吗?只是王翰那个傻子,才把他当成活诸葛罢了!”

    孙园哼了一声,“也不是王翰傻,是他们家在苏州,太仓这一带,势力太大了,除了大周,谁也容不下他们,只能一条路跑到黑,回不了头。”

    谢仲突然笑了,“孙兄高见,那不知道孙兄愿不愿意换一条路呢?”

    “我?”孙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猛地甩头,“我还不想被人戳脊梁骨!”说完,他就扬长而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