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珞珞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章:都是上帝的安排

    他们一直认为自己是上帝养育的孩子,只要上帝在,他们就会在,然而上帝会一直在的。

    “颜老师,我今天想和你一起睡。”

    楚慕躺在豪华的主教大人寝室里,对于他而言并算不上豪华,他甚至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散发着腐朽的气息,这点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他看着天花板上的上帝雕像陷入了沉思。

    于他而言,世界上唯一能够主宰自己命运只有自己一人罢了,所谓的上帝,并不在他的认知领域之内,所以也谈不上敬畏。

    他将双手枕在脑后,百无聊赖地欣赏着窗外的大榕树,突然觉得睡不着,于是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小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伸出小脑袋见颜晴若也正在玩着手机,于是对着下铺的颜晴若挥了挥小手,以显示自己的存在。

    “颜老师,我想和你一起睡。”她嘟囔着小嘴说道。

    颜晴若收起手机来,对她招来招手说:“下来吧。”小绿利落地翻下去,笑咯咯地钻进她的被子。

    “颜老师,你为什么不和你老公一起睡啊,他那么帅,你忍心让他独守空房吗?”

    颜晴若快被眼前这人小鬼大的家伙气的翻白眼了,她有些好气又好笑地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

    “老师要来这里陪你们啊,你们更需要老师的照顾。”颜晴若只好打太极,随口胡说。

    “但是老师我们不需要你陪啊,以前也没有人陪我们的,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小绿立即扬起小脸反驳道。

    “这样啊,那楚先生更不需要我陪啊,他那么大一个人而且他睡觉喜欢安静,不喜欢人去打扰他。”

    颜晴若捏着小绿的鼻子继续胡诌,看着小绿还想继续开口,她连忙制止小绿还没说出来的话。

    “放心吧,我的老公别人抢不走,赶紧睡觉吧,我数到三声,要是谁还没有睡着,下午就不许和我一起去外面写生。”

    颜晴若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一边安抚一边威胁。

    这一招果然有用,大家都立即收住,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就连颜晴若身边最不安分的小绿,也悄悄眯起眼睛看她一眼后,埋头睡着了。

    此时,正值春末,江城在南方,所以气候较暖和一些,此时外面的榕树上已经歇上了不少的知了,正在外面吵闹着这欢腾的时光。

    颜晴若笑了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转过头去睡下。

    时光暂时待她以温柔,她听着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呼吸声,觉得生命在这一刻格外美好。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刚刚和这群小孩子的嬉笑话,全部都传到了站在门口的人的耳朵里。

    楚慕站在门口,听着里面此起彼落的吵闹声,复而又变得格外安静,他的嘴角扯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没有打扰里面的宁静,抬起脚步朝着教堂深处走去。

    这里,是莫西的住宅区是显然,今天中午对于莫西而言,也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午后。

    坐在石凳上正愁眉苦脸的莫西,远远地就看见楚慕往他这边走来,他连忙起身迎接。

    “楚先生,您来了。”

    似乎知道他会来一般,莫西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教父一直在这里等我吗?”楚慕收回手,面色波澜不惊得问。似乎他们对对方的一切想法和行为,都心知肚明。

    “或许说,我等楚先生已经很久了,我之前很想去拜访您,但是都被拒绝,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你。”

    莫西是神职人员,神职人员的教义就是不能说谎,而他也不需要说谎。

    “到公司拜访我,必须预约才行,我想我并没有收到您的预约。”楚慕顺着莫西的手势,在他对面的凳子上坐下来。

    这个院子格外安静,满院子的大树,让整个院子显得安静而且有凉爽。

    莫西摸了摸自额头,很抱歉地说:“我确实没有提前申请,不过我以为你们会对神职人员网开一面。”

    楚慕突然觉得莫西实在单纯地可爱,在国内商人的地盘,他们的眼里除了当官的,还能对谁网开一面?恐怕连多看一眼都不会。

    “很抱歉,我想以后楚氏确实会对神职人员网开一面,以后您要是想来见我的话,可以直接打我电话。”

    说着,楚慕从怀里掏出一张铂金的名片来,递给他。

    “不过教父,恕我直言,您为什么会选择我?”楚慕收回手去,好奇地问。

    莫西的眉头拧了拧,他看了看天空,“楚先生,如果我说这是上帝的旨意您相信吗?我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感觉到这是上帝的安排,所以去找您。”

    楚慕觉得他的说法很有意思,不由地嘴角扯出一个不置可否地弧度。

    “但是你没有找到我,难道您就没有怀疑过这真的是上帝的安排吗?”

    莫西有些颓废地想着,眼前的人显然不相信上帝。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信念。

    “是的,这让我很沮丧,但是我一直深信上帝的安排,我相信不是没有缘分,也不是判断错误,是时机未到,现在您看这不是正符合我的判断吗?”

    莫西看着楚慕的时候,眼里迸射出耀眼的光芒,那样的光芒让他觉得内心某个地方深受震撼。

    当然,他依旧是一个虔诚的无神论者,但是他相信眼前的老人,也没有骗自己,他这么诚实为什么要骗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