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有狮人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148】这是你要的东西

    安琪一等就是等了李母三天。

    可压根没有一点消息。

    她显然有些不耐烦,拿起电话直接拨了一通电话,而那边却迟迟没有接通。

    她掐断电话,直接骂道,“一群老狐狸。”

    话音刚落,一阵悦耳的铃声就传了出来。

    安琪看都没看一眼,就种着那边吼道,“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敢对你们做出点什么。”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安琪,是我……”

    安琪闻言,下意识的看着那备注的号码,暗自捏了把汗,缓缓说道,“非离,是你啊!”

    季非离的眸光不由的深了下,“谁一大清早就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还不是……”

    安琪心急口快,说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季非离直接猜中安琪的心思,“是不是因为没有拿到合作案的事情而烦心?”

    安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拿着电话。

    因为此时,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琪,你别逞强了,回来吧。”季非离有些心疼。

    “那怎么行,我还没有拿到合作案,又怎么有脸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安琪的声音里隐隐的透着几分隐忍。

    “回来,我护着你。”季非离保证道,“我发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样的问题,我都会站在你的面前为你遮风挡雨。”

    “你能护的了我一时,但护不了我一世。”安琪面无表情的再道,“我也不想一辈子站在你的羽翼下被人瞧不起。”

    她停顿了下,补充道,“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季非离真心实意的说道,“没有谁瞧不起你,你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好了,别说这些让我高兴的话了。”安琪不想再说什么,只好选择终止话题,“总之,拿不到合作案我是不会回去的。”

    “安琪,你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将来公司交到你的手上,我不想让他们都嘲笑你找了个无能的女人。”

    言毕 ,安琪便直接掐断了电话。

    看着那通话记录,她再次不甘心的拨了出去,而电话那边依旧无人接通。

    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如果一小时后依旧不给我答复,那我们就只能鱼死网破了。

    果断坐在电脑旁,打开录像,认真的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依旧没有李母的消息。

    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看着那仅剩五分钟的时间,她手头里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只要手轻轻一点,就会公布于众。

    她此时已经做好了决定,她愿意拿拿自己的未来赌一把。

    如果赢了,那她就会光明正大的站在季家人的面前。

    如果失败,她愿意接受任何局面。

    渐渐的约定时间已到,而就在她准备惦记发送的时候传来了一条简讯:半小时后在我们上次见面的幸福甜品屋见面。

    安琪的视线一直死死的盯着手机,而唇角微微向一侧勾起。

    李母把自己约出来,是要跟自己签合作案了吗?

    还是说,这里面是有什么阴谋?

    为了以为万一,她不得不留一手。

    于是,将录像重新复制了一份到电脑上,起身离开。

    刚到大厅,就看见安母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耐心的看着电视,没有说话,直接选择离开。

    而安母看着安琪的背影,有些不悦的问道,“才待在家里几天,你又要出去?”

    “我如果不出去,合作案就能签到手吗?还是说,您帮我去?”安琪停下脚步,回眸看着安母脱口道。

    “我才会不插手你的事情。”安母嘴角扯了一抹假笑。

    “既然您不插手,那您就不要在在管我了。”

    说完,安琪便摔门离开。

    眼看着离约定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她便一脚油门踩下去,直奔目的地。

    ***

    幸福甜品屋。

    李母手中端着一杯果汁轻轻的摇晃着,而视线却一直注视着前方。

    几秒后,看到安琪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语气有些不满,“你迟到了。”

    安琪的呼吸显然有些急促,“路上堵车。”

    她坐在椅子上,冲着服务员要了一杯白水,随后又将视线转移在李母的身上,“我要的东西呢?”

    “你先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李母直接索要道。

    “您以为我是傻子吗?”安琪的情绪一下子被激怒。

    “哐”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李母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水花四溅,“怎么?难道你还以为我会骗你吗?”

    安琪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下,“防人知心不可无,再说,像李董的手段阴险,如果我不留一手的话,那我岂不是连怎么死在他的手里都不知道。”

    “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手段却如此阴险。”

    李母冷哼了声,“如果不是你试图勾引我的儿子,他怎么会用一些非常手段来治你。”

    安琪的脸色围边,“别把他说的那么高尚,如果他是一名正人君子的话,又怎么会做出录像里的那些事情。”她咬牙,冷声道,“如果我把视频传到网上,肯定会成为a市的焦点,甚至还有可能名扬世界。”

    李母的眸子不由的深了深,唾骂道,“疯子,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是疯子也是被你们逼的。”安琪手里拿着手机在李母的面前晃了晃,“我哦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们按照当初说好的承诺互相交换。”

    李母没有说话。

    “第二,我们鱼死网破。”

    “千万别。”

    “哦?”

    安琪轻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要选择第一条了吗?”

    李母拧眉问道,“你难道就不怕被季家的人赶出家门吗?”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