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福生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301 就是不让你缝

    张凡这一觉睡的真扎实,估摸着是中午一点多睡的,连入眠时间都没有,张凡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一直睡到了晚上八点多,起来以后的张凡头昏脑涨。这个事情怎么说呢,首先手术量是有点多,搭档又是小姑娘和不顶事的薛飞。

    钢板矫形、连拼骨块、电钻开孔、上螺丝几乎都是张凡一个人干的,听着真的像是木匠在做家具,劳动量真的不小,还不能自由的走动,消耗巨大。第二,就要怪医院食堂了,中午的盒饭晚上的盒饭,直接就是白水煮白菜,白水炖土豆,别说肉了,连点油花都没多少,真是这个时代的健康饮食。

    可对于张凡他们干体力活的就不行了,这种没脂肪没蛋白的饮食,两个钢板矫形就全消耗了,如果有高质量的饮食,张凡估计也不会这么累,系统就能把能量快速的转换过来,院长都能换,娘的一个食堂老板换不掉,也是奇葩!

    张凡晃了晃头,感觉稍微好点后,就起床出门。探头一看,老两口和邵华如同木偶一样,坐在沙发上,不说话,也不看电视,就木呆呆的坐在。“咋没看电视啊!”张凡上卫生间前问了一句。

    “邵华怕吵到你!”老头噘着嘴,谈不上乐意不乐意,就是有点像孩子告状一样。邵华打过电话后,老两口带着从农场弄来的吃食在小区里转悠了一下午,好不容易邵华下班。

    结果回到家,老头说看新闻,把声音放的小小的,邵华不同意。不是邵华不讲道理,今天张凡的状态真的让邵华心疼,所以直接就拒绝了老爸的要求。张凡起床了,老爷子就告状了。

    张凡收拾了一会,出了卫生间,笑着对老两口说道:“今天有点累,睡着了啥都听不到,以后我下夜班睡觉,你们该干嘛干嘛,就是在家唱歌都吵不到我的。”

    “不看电视又不会少一块肉,休息不好可不行,你干的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一定不能大意了。先吃饭吧,饿了吧。今天是大盘鸡,皮带面,你最爱吃的皮带面。土鸡,味道可好了!”老太太瞅了一眼老头后说道。

    “是吗,我说怎么这么香的。哦!有人给我了两瓶茅台,叔叔给尝尝,看是不是真的!”

    “嘁!中度特,他倒是能尝出真假。”老太太临走前说了一句,老头子最拿手的技能让人鄙视,差点气晕了。

    “我怎么就尝不出来了,我给你说,我喝过的酒比你见过的水都多。”老头子要追着去拌嘴。张凡赶紧把前几天科室会餐的时候,医药代表送的酒拿了出来,“叔,你给看看,这包装没问题吧!”

    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就这样,得哄着。老爷子一本正经的拿着酒,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圈,“嗯!应该问题不大!”

    “噗嗤!”邵华差点笑出来,张凡白了邵华一眼,邵华捂着嘴,忍着笑站起来,对着厨房说道:“妈,皮牙子也弄一点!”然后就赶紧去了厨房,娘俩人在厨房里偷偷的笑了起来。

    “头发长见识短。”老头说了一句后,对张凡说道:“你前程远大,可不能为这玩意犯错啊,其实我喝什么都一样的,只要你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我比喝什么酒都好。”

    “嗯,放心叔,没事。”

    “好,没事就好,走吃饭,今天是土鸡,专门去农场买的,一年不到的小土鸡。嫩的很。”老头也不多说,提点到了就行。邵华一家口味偏着一点江浙口味,饮食偏甜。就连荷包蛋都是甜的,放糖的。可来自大西北的张凡就吃不了这个甜食。

    有一次邵华妈妈做的甜荷包蛋,张凡吃的如喝药一般,从那以后,家里几乎不怎么吃甜食了,而且面食占了大部分。两老人真的把张凡照顾的无微不至。华灯初上,一家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大盘鸡、皮带面。张凡真是饿坏了,一盘子鸡肉加上土豆、皮带面,其他三人吃的都没张凡吃的一半多。

    吃饱喝足,张凡和邵华在路边散了散步。边疆的这个夜市非常的有特色,冬天羊杂碎,羊肉汤是主流,热乎乎的一碗下去,能把全身的寒气都赶跑了。天气稍微一热,烤羊肉就占主流了,还有羊头、蹄筋,凉拌的酸辣羊肚,闻着气味就知道相当的不错。他们的手艺真的非常好,凉羊肉都非常有滋味。

    边疆茶素虽然民族很多,但是这种夜市几乎都是回人摊子,人家做餐饮真的有一套。三川人的饭食够厉害了吧,可在边疆,也就是和回人两分了天下。绝对不像其他省份,三川火锅直接能覆灭当地的餐饮业。

    清晨,张凡起床后,老太太已经把张凡的早餐做好端在了桌子上,老爷子虽然对老太太很好,两人感情也好,有重东西,重一点的体力活,老头绝对不会让老太太干。可就是这个厨房,他从不插手,张凡来了以后,也不让张凡插手,邵华反对也不行,他的话就是:一个大男人,老在厨房踅摸会把拼搏的锐气给磨平的!张凡只能尊重老人的意见了!

    今天有手术,而且还是比较重要的手术,所以张凡昨天晚上就提前给老太太打招呼了,不喝牛奶,不吃豆制品、腌制品之类的食物,张凡怕拉肚子,这个是细节,人命关天的事情,任何多小的细节都不为过。张凡就喝了点稀饭,吃了一个鸡蛋,吃了一点馒头后就去上班了。

    科室里,医生们也早早就来了。薛飞昨晚也没去打麻将,让张凡拖着给累成狗了,回家倒头就睡,晚饭直接没吃,一直睡到了大天亮,他媳妇高兴坏了,要是这样连续半年的话,估计能把薛飞的麻将给戒了!

    这台手术难点就一个,确定骨折断端是否对接达到生理位。这种手术现在做的人不多了,具体原因不好说,反正就是没多少人了。主流还是切开固定,这也就是话赶话,老高愿意背锅才开展这个手术方式的,换个主任估计就没这一会事情了。

    盲打,手底下的感觉非常重要,这个感觉不是吹嘘的,是真有的,当骨折线对位对线良好的时候,经验非凡的医生就有感觉,可这个经验非凡就太难太难,哪有那么多的病人让你去练手。就是有病人愿意让你练手,科室主任其他医生也不愿意,反正就是利益。

    骨折的解剖位和生理位是有区别的,切开内固定最大的优点就是能达到解剖位,也就是说能做到严丝合缝,就如同没骨折一样,这是对于骨折断端来说。但损伤也相当的巨大,断端周边的骨膜几乎全部都被破坏了。

    而生理位的意思就是虽然达不到和原来一个样,但不影响功能,没有畸形。

    华国的骨科老祖宗,这方面就非常的牛,柳式正骨,陈式正骨,这些医生早就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就已经能对大多数骨折做到徒手复位,然后达到生理解剖位置,倒是现在科技越发达,这种手法越来越少见,哪去了?谁求知道!

    病人已经送入了手术室,开完晨会后,老高带着一帮子骨一科的医生,排列有序的走向手术室。当然这时候的张凡是在队伍末尾的,没办法,嘴上没毛,头上没职称。

    骨一科要盲打,还是张凡要盲打,三个骨科知道的人不少。有上进心的,好奇的,看热闹的,都非常关注,形形色色什么心态的人都有,不过手术室就是手术室,能进去的也就是几个术者,最多再加一两个观摩医生,要是人太多,就做不到无菌环境了。

    不过这个问题不大,市医院的手术室分三层,最下面一层有个电教室,专门可以看手术进程。“主任,让我上去帮着抬个腿,消个毒吧!”要进手术室了,许仙赶忙的找到了老高,这就是一个上进的人,不然一个堂堂研究生,难道没有面子嘛!

    老高看了看许仙,许仙陈恳而清澈的目光看着主任。“行,你也上台子,三助。快去换洗手衣吧。”许仙一听,急忙的进入了更衣室。这种手术,说实话,他听过没见过,案列全在教材上呢。

    这个手术,说起来简单,看起来也很简单,还没切开内固定看起来难呢,但是这个手术太讲究手感和意识了。稍微一偏斜,就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因为不会把断端处的皮肤软组织切开,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去直接目视,难!

    手术室里,麻醉师、巡回护士、手术护士,都已经准备好,等待着医生们的进入。电教室内,几乎骨科的医生都来了,虽然没通知骨二科、骨三科,但张凡要盲打,能来的几乎都来了,就连医务处也派人了。虽然他们不懂这个手术的难度,但只要手术成功,立马就有一片花团锦簇的文章出现在院报上。

    虽然晨会上老高说带着张凡做手术,但主刀还是张凡。两个正高,老高和老陈,两个住院医,张凡、许仙。麻醉师麻醉完毕后,对着几个医生说道:“开始。”许仙利索的刷手,开始消毒。张凡在上手术前,最后仔细的过了一遍x片,虽然x片已经印刻在脑海里了,但张凡仍旧仔细看了一遍。

    老高和老陈站在一边,静悄悄的也不说话。这台手术他们能帮忙的地方太少了,老高也做好了准备,一旦盲打失败,就立即切开内固定。洗手、穿手术衣,“没事,别有压力,大不了切开内固定,没什么的。”张凡穿好衣服,带好手套,拿起尖刀的时候,老高说了一句。

    “嗯!”张凡这一点不好,一旦上手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而且别人说话,他也不喜欢,所以只要是张凡主刀的手术,手术室内气压相当的低,麻醉师和巡回护士都不敢说话,这就是个人气质问题。

    “开始。”张凡说完,就开始准备切开皮肤了。这个手术是怎样的,大概说一下,股骨就是人的大腿,然后大腿从中间断了,断端没有多大的移位。张凡现在就要再股骨的最上端,打开一个小口,然后用电钻开骨,把一根长合金棒子从这个口里面塞进去,这个合金棒子的下端有两个孔,上端有两个孔,这都是用来上螺丝的孔。固定好,断端对位良好后,然后就把这四个螺钉上紧,ok骨折固定,手术结束。

    就这么简单,百分之八九十的骨科医生做不下来的简单手术。别说盲打,就切开固定,水平次一点的医生,弄不好连这个合金的螺孔都找不到!张凡打开一个小口子,然后用电刀止血,以前没电刀的时候,就是用丝线结扎。

    张凡主刀,老高拿着吸引器吸烟,老陈轻轻的用小拉钩来开皮肤,许仙现在没事情,就站着看。电刀,其实也简单的很,就是电烙铁的样子。人体进化的太牛,浅表层几乎没什么大的血管。切开皮肤,真皮的时候,出血并不明显,就是到了脂肪层和肌肉层,才有大一点毛血细管。电刀直接电凝,滋!滋!滋,不出血了。

    越到饭点做手术,越煎熬,特别是用电刀的时候,烫血管的同时也在烫脂肪,油脂瞬间冒烟,虽然带着口罩,但是一股烤肉的香味直接就来了,真的,肚子饿的时候,闻到这个味道,口水都能下来。

    “电钻。”打开皮肤的一个小口,徒手分开肌肉、筋膜层,止血,暴露出骨质后,张凡说了一句。手术护士站在一边早早就把电钻安装好了,调试完成后,把电钻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