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柒月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谈妥后

    满室光华之中,金光耀目,无形无色的真气卷挟着金光。看似势均力敌,实则林璃的真气已尽枯竭。

    相持片刻,三尺领域维持运转消耗海量的真气,然而空净大师的佛光庄严浩荡,反扑之势渐成。

    修行时间的差距,在此刻便能稍显端倪。

    虽然空净大师修行的并不是佛寺最正统的心法,但其中正浩然之气绝不在其下,因而林璃很难通过领域的极寒极热变化来瓦解,更不用提佛家金身本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防御功法。

    林璃猝然收手,空净大师也缓缓挥手消散了金光。

    “郡主,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空净大师道。

    “你不怕我将话传出去,住持之位不保?”林璃挑了挑眉。

    空净大师微笑合十:“佛寺讲求缘分,一饮一啄,早已注定。既然如此,前尘是非,过于纠结又有何意义?”

    “你不过是想说现在众僧都仰赖于你罢了。”林璃冷冷道。

    “有因,便有果。”空净大师道。

    林璃闻言,知道他先前的举动不过是试探。不过她也试探着问道:“空净大师,外面的僧人在和秦不归拼杀,您一点也不关心?”

    “有情道,本就出自佛寺。本是同源,何来互戕?”空净大师微笑道。

    林璃悚然一惊,才想起佛寺的人本就极善于渡化。若是千百僧人一齐诵经,渡化的能力绝对不容小觑……

    她转头对林流道:“二流,将秦不归敲晕。”

    林流领命,纵身跃出。

    “我手上最大的筹码您既然已经无所谓,那么您为何还要与我谈呢?”林璃十分谦虚地问道。

    空净大师道:“因为郡主不单单带了这些人。贫僧若不同意,整个佛寺都要毁于铁蹄之下。”

    林璃呵呵一笑,并没有否认。这是最后的手段,也是玉石俱焚的办法。若不是逼不得已,这些阴狠的手段是绝对不能搬上来的。

    “但,贫僧能为本寺争取三个条件。”空净大师道。

    “您但说无妨。”林璃点头,并没有立即应承。

    “第一,若非生死存亡,本寺僧人不得出外作战。”空净大师道。

    “这个,就算是由我来应下也没有问题。”林璃爽快道。佛寺的安抚人心力量非同一般,本就不需出战。

    “第二,一应人力物力财力都由郡主承担。”空净大师道。

    林璃知道他并不仅仅指都察院,还有可能指皇帝。因而她细细想了想,才郑重道:“众僧不奢靡浪费,本郡主便可应下。”

    要知道,这里面包括了修缮各大寺庙的费用,还有安排众多佛寺信徒等等的艰巨任务。仔细算下来,花的钱绝对不在少数。

    空净大师笑了笑,显得有些无奈:“出家人戒贪嗔痴,郡主应该知晓。”

    “那没有问题。”林璃点了点头。

    “第三,如果战败,佛寺将不再出手。如果战胜,佛寺将重新隐世。”空净大师道。

    这一点,林璃缓缓点了头。她知道空净大师是卖了她一个好。以佛寺的地位,本能提出更苛刻的条件。看来,出离红尘之人也并非不识红尘。

    想到这里,她看了他一眼。

    空净大师笑了笑:“郡主还想知道师弟的死因?”

    “是。您知道他的死不仅仅关系着佛寺。”林璃道。

    “师弟,的确不是死于佛寺之手。”空净大师道,“但,据贫僧推测,很有可能死于陛下之手。”

    “住持这是在挑拨离间么?”林璃面无表情,“陛下又何来杀人的理由。”

    “如果他不杀师弟,您还会来这一趟吗?”空净大师微微一笑。

    “为何不是北帝?”林璃不答反问。

    这一句话让空净大师陷入了沉思。他面上看不出什么,只在沉默片刻后回答道:“也有可能。”

    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显然不是林璃想要的。她道:“住持,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空净大师苦笑道:“郡主,这话可不能乱说。”

    林璃看实在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她状似无意道:“这些年,佛寺众僧的花费不少吧?除了柳大人,我想,应该还有长老支撑着寺里的开销?”

    空净大师笑道:“那只是郡主的猜测罢了。”

    林璃微微一笑,也不戳破,道:“祝愿合作愉快。”

    空净大师双手合十,并未多语。

    “如果大师有什么要求,与我的侍卫说就行。”林璃点了一下头,国风便出现,朝空净大师行了一礼。

    这次同行,林璃大部分的侍卫都来了。

    空净大师点头回礼。

    “那么,住持,再见。”林璃转头迈步,林流沉默跟上。

    空净大师点了点头,在心里说道:果然还是一个小姑娘啊。

    ……

    室外。

    暑气即将来临,嫩绿的叶也日渐浓郁。古树参天,泥土的芳香弥漫,掩住空气中几丝淡淡的血腥味。

    没有人死,伤了一些。

    林璃看着勉强站立的秦不归,再看着地上盘膝调养的一众僧人,很是讶异:“你什么时候功夫这么好了?”

    秦不归笑了一笑,即便笑容有些勉强,他也想把自己傲然挺立绝不屈服的那一面给她看:“我天资聪颖。”

    林璃无奈地摇了摇头,扶上他的双肩:“你累了,我带你去休息。”

    “谈妥了吗?”秦不归偷偷地享受难得的安憩,顺带插了一句嘴。

    “嗯。”林璃只是应了一声。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秦不归,挑眉,“世子,您躺的很舒服?”

    “啊,小璃儿你为什么要戳破我。”秦不归悲伤地叹息一声,慢慢直起了身体。

    “二流,背他去厢房歇息。”林璃吩咐了一声。

    不顾秦不归哀怨的眼神,她异常淡定地和柳祀谈了起来。

    “柳大人,我想出世已成定局。”她说道。

    柳祀眼微眯,说道:“这种事,我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