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人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十九章 春风细雨诀

    ?

    夕阳西下!

    天色昏黄,一片火烧云。

    湖神庙中窦长生逐字正在分析着春风细雨诀,春风细雨诀字数并不是太多,全篇上下大约三千余字。

    但却是划分为九层,注重水之变化,更为准确的是春雨一道。

    九层修成,自可达到正九品神祇巅峰,可凭借着修为晋升从八品,不过这一关很难跨越,神祇限制重重,一步登天获取好处,自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不如仙道修炼直接破关,神祇涉及不少复杂方面,但这一切窦长生可以无视掉,以窦长生的水准,不是修为提升神位,而是神位拽着修为走。

    这就是只有窦长生一神的好处,大好山河,无尽神位,等着窦长生去开发。

    雨似愁丝,缠绵悱恻,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各种各样的诗句,存于脑海中,窦长生下意识的微微摇头,这一些诗句无疑体现了春雨之意,可和窦长生总是有着一股隔膜。

    这是前人书写出的文字,窦长生只凭自己一人想象,根本无法想象其中真意。

    不读书,就是文盲,注定被淘汰,知识改变命运,学习使我快乐。

    窦长生反复念叨了几句,读书妥妥的正能量,哪怕是成神了也需要读书,不然这一篇春风细雨诀看不懂啊。

    这春风细雨诀书写格式,很明显是文言文,并不是白话文。

    翻译成为白话文,可就不止三千余字了。

    到底该如何入门,窦长生心中已经有了决算,前些时日分身那里获取了一张三宋之一的宋慈随笔。

    这就是窦长生入门的关键,普通的诗词需要自己去想,但这大儒书写的文稿,其中已经有宋慈的精气神渲染,诞生出文气演化出意境。

    比起学问,还有对春雨变化,窦长生自认不如宋慈。

    外面夜色已深,心中尽管心痒难耐,可窦长生也没有让分身把这张宋慈随笔送来。

    这点耐性,窦长生还是有的。

    窦府,东厢房。

    灯火如豆,不断摇曳。

    真身和分身二者一心二用,分身并不是真正的独立个体,具备着自己的思维智慧。

    真身犹如宅男,就宅在神像中,分身活动时,已经是分身为主了。

    窦长生伸手不断在桌子上面厚厚一摞的书籍中翻找起来,很快一本书籍就被窦长生寻找到,窦长生翻开书籍,看着里面一张随笔。

    润物细无声!

    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来,微微点了点头,缓缓的收起来,然后拿出一本宋宇注解的书籍仔细观看起来。

    此书并不是宋宇亲自书写的那本,是事后抄录下来的,但就算是这样也是花费了不小代价才弄到手的。

    不客气的讲,要是没有门路,根本获取不到。

    为了获取到宋宇的赏识,此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如窦长生这样,正在挑灯夜战,刻苦的钻研宋宇注解的经书,还有宋宇平时的爱好。

    这都是要懂得的内容,家世对于宋宇而言,不过是敲门砖,有着踏入宴会的资格,真正是否获得宋宇赏识,依靠的就是真才实学。

    应华宋家,天下名门,除了人皇外,已经没有让宋宇低声下气的人了,毕竟三宋老大宋慈一心钻研学问,天下名儒,桃李满天下,老二踏入官场,一度官拜大学士,入阁辅政。

    这两位大佬,以如今窦家的水准,根本不可能攀附的上,那能够拜入这两位门下的,不是天下名门,就是至交好友子嗣。

    要是有风声传出,相信郡望之家,都要打破头颅的争抢,窦家还未开始,就被踢出局了。

    至于最后一种寒门出身,窦长生没有去提,此等人物那是天资卓越,未来注定要冠盖天下。

    不然这寒门子弟,怎么能够入大佬门下,这不是大佬势利,是无才无德,要是再无家族臂助,你根本走不到大佬面前。

    大佬不知道你这个人,怎么可能收你入门。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要入了宋宇的门,也算是三宋弟子,正所谓红莲白藕青荷叶,三宋本是一家人。

    按照着窦方德给的讯息,今天宋宇就到了泷泽县,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该宴请泷泽士绅名流了。

    由不得窦长生怠慢,窦长生眼底中浮现出浅浅的红色,自身本事不挤,没有过人的天赋,比不了这些英才。

    但窦长生刻苦,借助着神力能够连轴转,也能够做到过目不忘。

    这一些时日,窦长生已经把该背诵下来的,都全部背诵下来了。

    窦长生仔细分析宋宇性格爱好,开始备课,为明日做准备时,窦府下人房间,窦三睡眼朦胧的推开了房门。

    眼睛眯缝着一条线,慢悠悠的朝着茅厕走去。

    窦三看着悬挂的灯笼,火红色的光芒散发,驱散了一片黑暗,嘴中不由的叨叨了一句:“茅厕修的比屋子还好,大少爷有这钱,还不如给我。”

    窦三背对着门口,浑然并未注意到,一道苍老的身影,悄然无息的站在了窦三背后,眼睛瞳孔消失,完全一片雪白,面无表情静静的凝视着窦三。

    苍老的手臂伸出,五根手指枯瘦的犹如骷髅,只是上面裹着一层肉皮,尤其是上面黑色的纹路,缠绕着五根手指,像是手指沾染到了墨汁。

    手指直接朝着窦三的脖颈掐来,冰冷的手指刚刚碰触到窦三的脖颈。

    浅红色的纹路,旋即浮现而出,手指上面黑色的纹路,开始的被浅红色纹路侵袭,苍老的身影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旋即化为黑气消散一空。

    “谁呀?”窦三一个激灵,仿佛像是碰触到了寒冰一样,扭身看了看,并未发现人。

    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后脖颈,骂骂叨叨的几句,然后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苍老的身影再一次出现,身影变的浅淡了不少,跟随在窦三的身后如影随形,枯瘦的手掌伸出,即将碰触到窦三的时候,又缓缓的停止住了,再一次伸出,又停止了。

    反复犹豫了稍许,窦三已经侧着身子躺下,脸色狰狞的朝着窦三抓去。

    浅红色纹路一闪,手掌立即抽出,苍老身影黑气消散稍许,身躯变的更为虚幻。

    全白的眼睛,静静的歪头注视着窦三,深情的凝视着,蠢蠢欲动,却又是安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