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道人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十三章 麒麟儿(求收藏!)

    王家庄!

    天色逐渐暗淡,西方昏黄的云彩,已经彻底散去最后色彩。

    夜色已经如约而来,天地变的寂静。

    哒哒哒!!!!!!

    马蹄声在夜色中清晰的传出,一名骑士转眼间冲入了王家庄,来到了一座府邸前。

    府邸前悬挂着红色灯笼,蜡烛的光芒透过红色灯笼,驱散了四周的黑暗,骑士来到府邸前翻身下马,扯拽着手中的缰绳,扣动着大门上的门环。

    声音较为沉闷,听上去不是太响,可在黑夜中较为明显。

    “谁?”

    “王四!”

    “你不是在郡城三老爷府上,怎么回来了?”门房听见来人,嘎吱一声,把大门打开,询问了一句讲道。

    “老爷呢?”

    “刚刚休息。”

    “把马拉倒马厩,喂上一些豆子,弄不好我要连夜回郡城。”

    “知道了。”

    王四简单的安排下来,大步的来到王志强房间外,轻轻的敲击房门,低声的讲述道:“老爷,我王四!”

    “王四!”

    “怎么在郡城中回来了,可是郡城那里出事了。”洪亮的声音响起,房门已经被打开,王志强已经从房间中走出,正在不断穿戴着衣衫,凸起的肚子露在外面,如同怀孕了一样。

    “三老爷已经获得消息,老爷县丞一事,已经被杨同知否了,郑太守并未出声,此事已经在郡中定下来了。”

    “什么郑太守?”

    “真是一介废物,还想如前朝称为太守,这知府就是知府,哪里能够如前朝太守大权在握。”

    王志强脸上肥肉颤动,低声的怒骂了一句,到手的县丞不翼而飞,其中弯弯道道,王志强尽管并未亲自在场,但也想的出来。

    不就是郑知府不愿意为了此等小事和杨老头有着龌龊,所以王家就被放弃了。

    眼神中有着恨意,这要是换成三十年前,泷泽王家在龙华郡中也有着一番影响力,不,哪怕是二十年前,杨老头也不敢如此不留情面的否决。

    心中有着恼怒,旋即化为了悲凉,王家到底是衰落了,郑知府出尔反尔,就是因为王家不值一提。

    没落的王家在泷泽还有一些影响力,但在龙华郡半点也无,郑知府乐意做点顺水人情,但可不愿意因为王家和杨老头有所冲突。

    龙华杨,郡望之家,窦家怎么走通了杨老头的门路。

    王志强脸色阴沉下来,对着门口的王四吩咐讲道:“去把大少爷叫到正堂!”

    王志强端坐于正堂椅子上面,狭小的眼睛宛如闭合一样,正在静静的思考着,门外传来脚步声,王庆晨大步走入,对着王志强一拜讲道:“父亲!”

    “王四刚刚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窦家能够走通杨老大人的门路,应该是怀远先生的关系。”

    “我从宋壁口中无意听到怀远先生给窦长生留下一张名帖,看来应该是此缘故,才让杨老大人开口。”

    “我王家尽管衰落,可在龙华还有一些情分,再怎么也不可能不如窦家在龙华分量重。”

    “看来就是怀远先生的缘故了。”王志强阴沉的神色,不由的为之一松,要是杨家和窦家牵连太深,那么压力实在是太大。

    “情分用一次,就没了,如今窦长生和怀远先生的关系可以忽略了。”

    “怀远先生站的太高了,接触的不是天下名门子弟,就是各地郡望子弟,窦长生是想不起来了。”

    “这一次获取不到县丞的位置,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王庆晨爽朗的讲述道,上前两步端坐在椅子上面,继续讲述道:

    “就算父亲获取了县丞的位置,和窦家相斗,击垮了窦家,但只要窦长生郡试高中,榜上有名,没准能够凭借和怀远先生的关系,成功拜入怀远先生的门下。”

    “有了此名分,区区窦家算的上什么?”

    “到时候窦长生接触的都是各地郡望子弟,要是想要为难我王家,实在是太容易了,对于我们难破天的事情,也不过是人家一句话的事情。”

    “窦家用此请杨老大人开口,纯粹是丢了西瓜拣芝麻,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真是我王家麒麟儿,当日醉霄楼,窦长生和他那老爹一样二皮脸,否则能够获得怀远先生赏识的,一定是我家庆晨。”

    王志强看着英姿勃发的王庆晨,不由的大感欣慰,抚掌称赞起来,话语一转询问讲道:“县丞丢了是一件好事,那么接下来该如何做?”

    “报复!”

    “此事不能当做不知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事情不久后,相信就会在泷泽流传开来,我王家经历了一场内斗,没落之势泷泽各家都能够看得见,哪怕是父亲上位后,王家有所改变不小,可相比较昔日还是远远不如。”

    “此事当做没有发生,其他各家会更加看低我王家,怕是要一起发难,侵占我王家的生意店铺,乃至于土地。”

    “想要不被人看轻,就要继续和窦家斗,把窦家击垮,吞噬掉窦家的一切,告诉泷泽各家,我王家没有没落,依然是县中豪族。”

    “说的不错,唯有用窦家才能杀鸡儆猴,不然徭役粮税各种多如皮毛的事情,全部都落在了王家庄上面,只要每多交一些,王家族人生怨,不用多久我王家就垮了。”

    “当初的卫家,就是这么倒下去的,用卫家为各家减轻负担,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落在我王家身上。”

    王志强站起身来,凸起的肚子晃动了一二。

    “没有县丞的官位,和窦家斗太吃亏了,此事要拉周志清下水,让周志清和窦方理斗。”

    “窦方理能够和周志清斗,还不是因为周志清外来户,县中无根基,连县衙中的人都是阴奉阳违。”

    “可我王家不同,衙门中的各房吏史,可是不少拿了我王家的银子,可不能光拿钱不办事,有了他们配合,县太爷的威名抖起来,区区典史怎么扛得住?”

    “还有那湖神,邪魔外道,竟然蛊惑百姓。”

    “把最近收集的证据,交付悬镜司,双管齐下,窦家怎么扛得住?”

    “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