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彤彤的柿饼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卸磨

    大明景泰八年正月,景泰帝驾崩,太上皇谋反被诛,皇后杭氏正式昭告天下,于正月十八举行新帝登基大典。

    朝廷内外议论纷纷,原先中立不作表态的氏族老臣这时倒齐齐站了出来,联名拟了《讨杭书》,要拥立朱家旁支侯爵朱瞻礼为帝。

    尽管杭氏杀伐果断,素有智谋,真正计较起来,他们也不愿朱家天下旁落他人之手,祖辈功劳一朝散尽。时日越久,杭氏势力渗透越深,将来就越不好对付。

    朱瞻礼虽年过半百,人却不糊涂,皇后和朝臣们斗法他一个旁支管不着,但他不想似雍王和宁王一般被人作了筏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此,人家愣是派卫兵跑死三匹快马,将奏表上达天听。奏章言辞恳切,词藻华丽地写了三四页,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老子这闲散侯爵当得好好的,抱小老婆生儿子小日子过得要多舒坦有多舒坦,作什么忧国忧民的皇帝呀?谁让我当皇帝我跟他急!

    当然也有浑水摸鱼想捡漏的小咸菜或是打着效忠皇室名号拥兵进京的杀才。

    不过他们连个浪花都没翻腾出来,很快就被杭氏以雷霆手段镇压下来,更有甚者,军至半路被劝回老家的。

    饶是如此,杭氏身前的奏章还是雨点般堆积成山。

    “温氏怎么说?”杭氏手握朱笔,嘴里呵欠不断。

    侍立身旁的一等宫女上前行过礼后,躬身艰难回禀:“她说……说……现在您是老大,您可以斜着眼睛看世人,谁不听话就捏死谁,怎么痛快怎么来!”

    杭氏放下笔,端过手旁茶盏轻抿了一口才悠悠道:“林和安作为判军被下狱之事,她可知晓了?”

    宫女摇头:“应是不知,除了上回你吩咐放出的消息,多一句暗卫都没说。”

    杭氏点头,话粗陋却在理,那样的妇人怎会是市井出身?当真奇哉怪哉!

    很快,朝廷新旧势力急速更换,朝廷反对杭氏携天子以令诸侯的大臣通通被杀连条狗都没给人家留下,朱家残留的旁支血脉也被屠了个七七八八,余者皆流放岭南。

    如此还不够,杭氏又派心腹在渭南闹过蝗灾的地区大肆征集百姓手印以成请她亲政的万民书,朝廷内上表请杭氏亲政者官可至尚书。

    又亲迎国清寺方丈了缘大师进宫讲经授法,严令文武百官坛下受教。

    半晌的众生平等,男女无别后,老方丈才笑眯眯受了杭氏的跪拜,赠给她一部佛经。

    佛经的主旨很简单,一方面交代了杭氏是大势至菩萨转世,佛祖派她下凡就是为了撑起朱家天下,延续大明盛世。

    另一方面对杭氏施粥振民,减少宫中用度关心百姓疾苦的一系列行为镀上圣人的神秘色彩。

    直把杭氏夸得无限欢喜,一挥手大方国清寺捐了万两香油钱,又给在场听讲座的一众官员每人发了一部佛经。

    “这里面都是佛家心血,大家可要好好诵读,争取和哀家齐心协力共创盛世大明啊!提醒各位一句,看完要考试的,第一名可以升当户部侍郎!”杭氏笑得亲民,底下文武百官一阵恶寒。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不要脸的。难道真要任这妇人骑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指鹿为马吗?想想就憋屈!

    登基大典有条不紊进行中,御案上反抗她的奏章少了一半,除了边疆不太平坚持了几场败仗外,一切都很好。

    新一轮走马上任的官眷们很快收到了杭氏的花贴进宫喝茶聚会,拍马溜须。

    足不出户在家养胎的温婉也被笑意吟吟的皇后“盛情”请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