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出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63章 【那就全杀了吧!】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但见又有几个人慢慢站出,加起来正好五人,代表了四姓五望。

    大唐五姓七望,一向勾连缠合,后来范阳卢氏为国而死,大唐变成了四姓六望,想不到今天再次变化,四姓六望有五家选择捅刀子。

    王氏大臣手足冰凉。

    他们已经感觉到不妙。

    所谓上天要让人灭亡,必然先让人疯狂,这群大臣作出最后挣扎,看着李世民最后咆哮道:“李世民,你待怎样?即使其他世家变成叛徒,我王氏照样是天下第一门阀,我劝你好好想一想,大唐有多少官员出自王家?他们全都姓王,他们全是王家分支。”

    大唐有多少官员出自王家?

    全国各地加起来一千多人!

    上至二品重臣,下至从九品的基层官,如果再加上各地衙门中掌握实权的书吏,人数加起来恐怕会超过五千人。

    这些人基本都姓王,即便不姓王也和王氏有密切关系,要么是门生故吏,要么是联姻的女婿。

    五千多人的基层官,这是太原王氏最后的屏障。

    可惜,他们小觑了李世民的杀心。

    或者说,他们小觑了李云的决心。

    自从武德九年开始,李云一直在筹谋世家,从卖咸鱼开始,到范阳城炒作,宁愿和草原民族融合,也要把精力盯着中原世家,因为李云很清楚知道一件事,草原那边稳固的很,汉民族最大的能力就是融化别的民族,只要用上几十年时间,突厥人必然成为汉家的一员。

    到时候,世上再无突厥人,只有汉家民族大融合,那时只会创造更大的利益,让所有百姓过上好日子。

    而世家则不一样!

    世家是根正苗红的‘汉人’,可惜却是最为可耻的‘汉奸’,后世曾经有一种奇怪言论,认为世家应该享受钟鸣鼎食,有些人错误的认为世家财富乃是祖祖辈辈积攒而来,所以有资格享受最为奢华富贵的生活,可惜这些人却忽视了一件事,世家的财富是怎么来的?

    世家财富是吸了老百姓的血!

    世家跟功臣大族有着本质区别……

    功臣之后有资格享受,因为他们的祖辈拎着脑袋为国拼杀。而世家没有这样的资格,他们最擅长的是为小家卖国家。

    历史上几次异族屠戮中原,领路贼基本都是诗书传家的门阀,他们卖了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家族却不断壮大。

    大到一定程度,美其名曰钟鸣鼎食,他们吸着汉家同胞的血,却把同胞当成荣华富贵的垫脚石,偏偏他们掌握了文笔口舌,史书上记载的全是为国为民。

    历史是个小姑娘,世家最喜欢把她打扮的花枝招展,而在花枝招展的背后,是钟鸣鼎食的无比肮脏。

    这个无比肮脏的钟鸣鼎食是指汉朝以后,汉朝以前的钟鸣鼎食确实是汉家脊梁。

    可惜如今是唐代,太原王氏配不上脊梁两个字。

    ……

    太原王氏这群大臣在做最后挣扎,准备用王氏五千多个基层官吏作为要挟,其中官员约有一千,掌握实权的书吏约为四千,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王氏确实是大唐第一门阀。

    根据史书记载,李世民时期全国官员加起来只有7000人,干事的书吏大约是两万多,加在一起顶多三万人。

    而太原王氏一族,直接占了六分之一。

    这是王氏最后的屏障,是他们做出最后挣扎的底气,也正是因为这个底气,他们在被盟友捅了一刀之后仍敢发出威胁。

    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但见李世民负手而立,口中悠然吐出一句话,淡淡道:“朕等今日,多年矣……”

    这是第七次重复的句子。

    王氏众臣心沉谷底。

    聪明人不许说的太多,皇帝这一句话已经表明一切。

    但是,人死之前都得挣扎!

    “陛下!”

    这群王氏官员终于示弱,忽然噗通噗通跪在地上,大唐没有跪拜之礼,这一刻他们却全体跪下,语气也没有刚才的强势,反而装的可怜巴巴道:“陛下,王氏有大功啊,吾族劳苦功高,为大唐贡献五千多名官吏,朝堂用心,地方治事,陛下莫非真要举起屠刀,屠杀五千多名有功的官吏么?”

    硬的不行,来软的!

    可惜李世民面色毫无波澜,反而意味深长问了一句,道:“你们劳苦功高?你们用心治事?为什么朕看到的不一样,朕看到的是你们把持民生。”

    皇帝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眼中忽然闪过浓浓杀机,森然道:“盐,你们卖,铁,你们织染,茶砖,你们占三成,丝绸布匹,你们高价把持,老百姓辛苦做活,被你们压着收购,朕曾记得当年一场悬案,你们王家用五个铜板买了一个寡妇半年织布所得,结果寡妇的小儿子眼睁睁饿死,你们还把告状的寡妇打死在朝堂上……”

    皇帝越说越气,陡然暴吼一声,愤怒咆哮道:“可气的是那时朕没有办法,朕只能选择对你们让步,而朕之所以咬牙让步,正是因为你们有五千多名官吏。”

    说到这里最后咆哮一声,厉喝再道:“现在你们还敢涎着脸提起五千多名官吏,你们真以为朕还是武德九年那个皇帝吗?朕要告诉你们,朕的侄子足足努力了九年,这九年时间整个皇族咬牙隐忍,我们为的就是打掉世家官吏把持民生。你们,败了,你们担当护身符的五千官吏,也许有一大半要跪地向皇族投诚……”

    “不可能!”

    那群王氏众臣猛然抬头,他们的眼中明显有着慌乱,但他们必须给自己坚定信心,大声道:“官吏出身王氏,个个铁骨铮铮,他们宁肯站着生,绝不会跪着活,你让他们背叛家族,你莫要想的太美妙。”

    “哈哈哈哈!”

    李世民又大笑起来,大笑中突然问道:“是吗?”

    铁骨铮铮?

    不肯苟活?

    太原王氏似乎不配吧!

    皇帝猛地大踏步向前,一路走到李孝恭展开的帛书面前,突然又是一声大笑,问那群王氏官员道:“你们想不想知道帛书上怎么说?”

    帛书上怎么说?

    帛书上的说法岂不就是李云的说法?

    李云只是个诸侯国主,难道他的说法能代替皇帝决断吗?

    似乎真能!

    王氏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