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茵点点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十六章 虚张声势

    妖君慢悠悠垂下眼帘的时候,以帝王鄙睨的视角去瞄了他一眼。

    时冰露出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声音有些嘶哑道:“妖君,不是太子的过错,妖剑被毁一事,是我瞒着太子,私下勾结了凌夺做的。我企图想帮了二殿下,暗中害了太子。如此,太子之位就会被你废了,而二殿下的奸计得逞。”

    说得头头是道,凤含差点就被他这份难得的愚忠感动了。

    这是他在平白无故陷害了将月旧,就算自已再辩解几句,断然不能扭转局面了。

    妖君向来生性多疑,表面上就只会说妖剑不是将月旧所毁,但他的心中已经起疑。

    觉得时冰如今把事情全盘托出,不过就是为了减轻他一点罪责罢了。

    妖君激动得手指上下不停晃动,总感觉自已的心中堵着一点瘀血。

    想把它吐又吐不出来,这种感觉最是难受了。

    妖君一字一顿道:“杀了他,瞧瞧你的心腹,都是一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语气中透出满满的杀意!

    半庭新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连续失去两个得力的心腹。

    时冰只是为了自已抗下这些罪责,就想用着他的性命救了自已。

    我等一下,暗中找个替死鬼死去,时冰就能活了过来。

    在妖牢中,一堆的替死鬼在内。

    时冰今日才出现在妖君的面前,想必自已的父君以后不怎么记得他的长相呢?

    不像寒沉,在妖君的面前晃来晃去几千年的时间,所以妖君才会记住他了。

    “遵命!”

    半庭新语调中夹着一分喜悦,就顺势揪着时冰的衣领走了出去。

    怕再多待一会儿的时间,妖君就会后悔一分。

    要是在当场中,半庭新奉旨杀了时冰。

    那么半庭新想救他回来,已然是无能为力嘛。

    “你呢?难道还要住下来?”

    “承蒙妖君厚爱,我自然要住了下来。”

    凤含不慌不忙道,谅着妖君暂时不敢对了自已动手。

    因此,凤含不必对此忧心忡忡了。

    那你就住下来,等以后有机会再杀了你。

    总比你回去天界,有着凤军的庇护,本君才怕杀不了你。

    你就好好住下来,可恶的小鱼仙子。

    妖君的脸色逐渐变得白了点,心中想着那把妖剑就这样没了。

    的确是可惜了,留下一句话道:“你好生休息,没有什么人可以离间你我父子之情。”

    话说得真好!凤含嗤之以鼻,方才就是时冰几乎三言两语就能离间他们父子之情。

    妖君真是恬不知耻,跟半庭新的德行真是一模一样。

    “你觉得太子会杀了他吗?”

    长咕忽然问道,总觉得有点怀疑了。

    因为半庭新乌黑的眼中,缺乏一点杀意。

    至于察言观色的本领,长咕的确不是很在行嘛。

    但这点,长咕还是看得出它了。

    凤含摆了摆手,“不会。”

    半庭新那点馊主意,自已还是可以看得出。

    只是时冰那点舍已为人的精神,有点感动她了。

    将遇良才,是会有点惜才嘛。

    这次,妖剑被毁一事,是出自凌夺的馊主意。

    所以凤含决定,一定要把他教训一番。竟然敢借刀杀人,可恶了。

    “怎么了?”

    将月旧注意到她眼中那点杀意,逐渐浮现了起来。

    极少看到凤含如此的眸色,可能真的被别人惹怒嘛。

    “妖界中,是不是凌晨崖那里危险至极?”

    在凌晨崖中,极少有大妖去过那里。

    一旦他们去了那里,极少能够活着回来了。

    凌晨崖里,有一把凌晨斧。

    如果在长长的逃生路中,一旦被凌晨斧砍伤了。

    修为低者,可能就会当场命丧。修为高者,就会命悬一线。

    所以凤含就想拿着自已的性命博了一回。

    她希望凌夺可以在凌晨崖那里,一决高低。

    那样就可以为了自已报仇雪恨,说不定还会为了鬼二出了一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