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爱豆包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9章 来了个祸害

    “正是。”

    左弗点点头,“我们准备回老家乡下去,这些金银首饰的也不能吃不能喝,所以想卖了筹点银子,多备些米粮,以防万一。”

    这话一出口,赵掌柜与李明生便明白了。家道中落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恐怕是想躲乡下去避难吧?

    想想如今这局面,两人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新帝继位后,不但不安抚民心,反是横征暴敛,弄得大家苦不堪言。若不是这家店还有勋贵背后撑着,李明生也想回老家去了。事实上,他也有做这方面的准备,这世道将如何可说不清,做两手准备准没错的。

    “唉。”

    李明生轻轻叹出一口气,见到稀世珍宝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不少,他点点头,“有时金银不值钱,公子家里当家的倒是看得开。”

    左弗笑笑也没再深入这话题。大明还未彻底亡呢,有些话也不能说透了。

    这话题一挑便过,转而话头又转到了玻璃制品上。一番砍价还价,李庆珠宝店报出一个令左弗感到满意的价格。

    水晶球,8000两;水晶文昌塔300两一个;沙漏80两一个;一套茶具120两;天鹅350两一对,总计纹银14050两。

    如此多的银两直接背走显已不合适,索性便用金子结算。14050可以兑换1400两金,李明生听到左弗家里还有东西卖,立刻又加了50两银子,如此便可兑换1401两金了。

    做大生意的人眼界心胸就是不一样,出了店门,左弗就给了观鱼十两金,又每人赏了1两银,毫不吝啬的态度引得一群奴仆极为兴奋,对左弗的忠心又多了一点。

    人间福气可享,将来还能位列仙班,即便是仙仆那也高过人间帝王,这群仆人的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独自上了马车,将所有金子藏进空间,如今她已积攒下了三万两银,也不知买条小福船要多少银子,另外,她要去哪里买船?

    想起未来,赚到巨款的喜悦又被冲淡了不少,带着略有些沉重的心思回了卫所。刚回去,却被告知,左老爹寻她,让她一回来便去他那,说有要事。

    左弗心里一紧,不知怎的就有些紧张。该不会又出什么岔子了吧?

    走到左老爹的屋前,却惊愕地发现白百户带着人亲自在外把守着,这不同寻常的景象让左弗的心一下抽紧了。

    她忙上前,拱手道:“白百户,这是怎么了?”

    “大姑娘,你可算回来了,你快进去吧,大人等你半天了!”

    左弗见白擢言如此,心抽得更紧了,忙向前走去,而跟在身后的椿芽却是被拦了下来。

    这让左弗更是纳闷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连椿芽都不能听?

    带着疑惑推开门,一束阳光将屋内的昏暗驱散,左老爹低沉的声音传来,“弗儿来了?将门带上。”

    “是,爹。”

    关上门,左老爹并未在外间,她走了几步,挑开帘子,眼睛顿时瞪大了!

    只见里屋案几上摆着崇祯的牌位,屋子里站了几个陌生人,皆是素缟麻衣,其中一人年约十七八,身材颀长,虽是面带菜色,可却丝毫不减风姿龙采之光。

    而他身边几人,左弗略略一瞄,便觉是行武之人,但其中又有一人又觉十分纤弱,望着不似男子,竟有几分女子的秀美之气。

    这些是什么人?

    “弗儿,跪下。”

    父亲的声音传来,“给太子殿下请安。”

    声音犹如破空的箭矢,带着呼啸扑面砸来,左弗直接呆住了。

    太,太子?哪个太子?

    见左弗没有反应,左父一蹙眉,“还不快跪下!”

    “父亲,这是?”

    左大友的眼泪涌了出来,他嗫嚅着唇,颤着了许久,才垂泪道:“这,这是先帝的太子,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