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曳攸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09章 不认床认你

    龙孝南到底想干嘛?

    会是他拿她爹的贴身信物来威胁她吗?

    伴随着心中疑惑不解的思绪,慕梓灵的视线又往四周扫视了一圈。

    寝宫很大,却也是一览无余,并没有什么异常存在,可是眼前富丽堂皇的陈设装饰和一应俱全生活物品,让慕梓灵有些不自在的蹙了蹙眉,当下就想掉头出去,然而心中的理智还是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以她的实力要想从这里脱身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她却不能不考虑慕振国的安危,在没搞清楚今晚这些莫名其妙的安排,没见到她爹之前,她还不能走。

    就在慕梓灵打定主意,暂且在这里呆上一晚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娘娘,是否有什么不适应,需不需要奴婢们进去伺候?”发声的是刚刚那个嬷嬷。

    慕梓灵斜睨了一眼门上倒影出的影子“不必了,本王妃不喜欢在休息的时候被人打扰。”

    “是。”门外的嬷嬷应了一声,却她的身影还倒影在门上,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慕梓灵蹙了蹙眉,顿时明白了什么,她抬手一挥,熄灭了寝宫内的照明,只留下一盏微弱的烛灯,然后她走到床边,直接和衣躺下。

    门外的人也在慕梓灵做完这一连串举动,悄声使唤着几个宫女离开。

    清楚的知道门外的人不是真的远离开了,慕梓灵静静的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盯着紧闭寝宫内的门窗好一会儿,才闭上眼。

    许是这些天发生的些事,再加上连日舟车劳顿,一直没能好好休息,慕梓灵闭上眼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过到底是在陌生的地方,慕梓灵不敢让自己睡得太沉,精神意识里始终留着一丝对外的警惕。

    就这样,慕梓灵保持着警惕的睡眠意识,睡到了后半夜。

    半梦半醒中,她隐约感觉到身边有人。

    以为是错觉,慕梓灵微微动了动眼皮,掀开一条眼缝。

    不,不是错觉!

    掀开的眼缝中,不期然闯进一抹高大的身影,顿时让慕梓灵挥去了身上所以的瞌睡虫,整个人都清醒了。

    虽然房内还有微弱的烛光,但那高大人影刚好是背光的,再加上慕梓灵有些迷糊眼睛未完全睁开,在她还没有看清那人脸的时候,她已经条件反射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摆出战斗姿势。

    许是真的被惊到,慕梓灵下意识的弹跳动作有些大,惹得脚下铺着厚厚软垫的床板都发出了一阵空灵的闷响声。

    这奇特的声音只是一瞬间,慕梓灵并没有注意,她站在床上,保持着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警惕的打量着眼前背光的人影“你是何人?”

    这身影……怎么怎么看怎么熟悉呢?

    就在慕梓灵心中闪过纳闷之际,那人影朝前走了一步。

    见状,慕梓灵心中一凛,下意识就要朝后退,但就在她挪脚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然后欲要朝后挪的脚,直接就奔向前“怎么是你。”

    伴随这道欣喜的声音响起,慕梓灵已经从床上一跃,褪去所有防备,直冲冲地朝着那人影蹦了过去。

    只听见那人影发出一道细微的轻叹,却已是伸手,将冲着自己莽撞蹦来的小女人稳稳地抱在怀里。

    “你去哪了?大半夜的,我还以为是谁呢?吓我一跳。”慕梓灵将脸埋在男子身上,用力蹭了蹭,清冽熟悉的冷梅气息,顿时让她警惕了许久的心,充斥满了安全感。

    她不抱怨还好,一抱怨,龙孝羽拖着她翘臀的大手,顺势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知道怕还敢在这睡?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慕梓灵吃疼的“唔”了一声,幽怨地开口道“人家还不是为了找你,才会想着先在这——”

    话未说完,龙孝羽目光危险地盯着她“是这样吗?”

    顿感心中小九九被看穿了般,慕梓灵有些心虚垂下脑袋,嘀咕了一声“应该……可能是……吧。”

    “还撒谎。”龙孝羽又抬手往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我哪有?明明是你不讲道理。”慕梓灵一个激灵从龙孝羽身上跳了下来,然后气呼呼地瞪着他“我不就是累了,在这眯会儿,怎么了?”

    龙孝羽动了动唇,似又要开口训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守在外的嬷嬷,似是听到寝宫内的动静,敲响了门“娘娘,您醒了吗?没事吧?”

    闻声,慕梓灵不耐烦地蹙了下眉,又是抬手捂住龙孝羽的嘴,冲着门外喊道“没事,本王妃做了个美梦,不小心美醒了……行了,有事没事都别再来扰本王妃清梦,走吧。”

    门外的人也不知道信没信她的话,那身影还在门外停留了一会儿,才离开。

    看门上没了黑影,慕梓灵这才翻起了白眼“这宫里人都什么毛病

    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我的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

    啊,王妃就王妃了,还一个劲娘娘,娘娘的叫,不知道这样容易引人误会吗?”

    慕梓灵自顾自的抱怨着,却没发觉身前的某人脸色渐渐黑了起来。

    直到听不到外面丁点儿动静,慕梓灵才松开捂着龙孝羽嘴的手,然后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奇怪的“咦?”了一声“外面守着的人不知道你进来吗?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没等龙孝羽出声,她就又摆摆手说“这些都不重要……我跟你说,我今天进城时,发现城门口布防森严,听说是在抓叛党,可我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还有进宫的一路和进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