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铃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35章 变得有点不一样

    第1035章 变得有点不一样

    白水若压根儿不知道沈长风后悔了,正在心里策划着如何破坏她和赵万庭。

    她和赵万庭和好如初后,整个人容光焕发,感冒似乎都好了。

    两个人散步,逛街,看电影,把恋人约会会做的事情都做了。

    晚上,赵万庭送她回家。

    到家后,白水若都有点舍不得下车,赵万庭笑着轻拥她一下,“你赶紧去学车,早点拿到驾驶证,只要你拿到了驾驶证,我送你一辆车做奖励,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开车去找我。”

    “……我怕我一直考不过,教练看到我都是别开脸的。”白水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学车方面如此的差劲,说开车,她会开,就是技术差了点。

    除了练车时,她一共就开了两次车,两次都出了事。

    有了心理阴影后,现在她都怕开车。

    赵万庭呵呵地笑。

    她是他见过开车最差劲的女人。

    他的呵呵笑让白水若恼羞成怒,忍不住在他身上拧了一把,拧得他低低地叫起来:“水若,你想谋杀亲夫吗?”

    白水若脸一红,斥着他:“谁是我亲夫了,咱俩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是没有一撇,但有两撇了。”赵万庭用力地搂紧她的腰肢,低头就堵上她的唇,先是轻柔的触碰,在她柔顺地闭上眼睛,双手回搂着他的时候,他就不客气了,开始强势地攻城掠地。

    良久,他松开了她。

    她媚眼微睁,红唇经过他的滋润潋滟诱人,低喘着气在他看来就是吐气如兰。

    深吸几口气,他再次吻上去。

    这一次,白水若推了推他,别开脸,没有让他吻个正着,她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咕哝着:“今天你已经亲了很多次,我怕我的感冒已经传染给你。”

    赵万庭低低地笑,爱怜地摸着她的头发丝,宠溺地说道:“我不怕被你传染,如果真会被传染,那就让我感冒,你好起来。”

    白水若又掐他一下,轻斥他,“胡说八道,咱们都要健健康康的。”

    与她的额抵着额,赵万庭柔声应着:“好。”

    两个人在车上谈情说爱了一会儿,赵万庭才目送着白水若下车。

    “要不要进去坐坐?”白水若向他发出邀请。

    赵万庭眼神深深的,“夜色太深,我怕我一坐就坐到天明。”

    他话里的深意让白水若羞红了脸。

    两个人虽然没有突破那最后一道的防线,她却被他看了个精光,而他,她也看了个精光,两个人在浴缸里是差点就走了火,如果不是她感冒严重,她的第一次就交待在那里。

    “快进去吧,早点休息,记得要吃药,明天我再来看你。”

    “不用了,我明天直接去公司找你。今天你都没有回公司,才接管公司第二天呢,你得坚持下去。”

    “也行。”

    “万庭,你先走,我看着你走,我才进去。反正我在我的家门口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出什么事的。”

    赵万庭失笑,这个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疼。

    在白水若的坚持下,赵万庭先走。

    白水若站在自家屋门口,目送着赵万庭的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变成了一个小不点,她才转身,转身的时候却撞到了一个人,对方本能地就要捞住她的腰肢,被她迅速地避开,同时紧急地后退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定神一看,赫然是沈长风。

    白水若愣了愣。

    心里想着沈长风是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看不到他的车?

    他又来了多长时间?她刚才和赵万庭卿卿我我,是不是被沈长风看到了?

    “水若,你没事吧?”沈长风态度依旧如初,温温和和的,开口说话声音也是温厚动听。

    只是他看着白水若的眼神变得深沉,白水若总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就是一时找不出他哪里不一样。

    扯出一抹笑容后,白水若反问他:“长风,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车呢?”

    沈长风上前一步,缩短了与她的距离。

    刚才看着她往后退时,他有一股冲动就是把她捉住。

    最终理智让他看着她后退。

    “我的车没有停在这里。”沈长风避重就轻地答着,“你和赵万庭之间没事了吧?”他话里满是对白水若的关心。

    白水若摇摇头,“谢谢你的关心,我们的误会解释清楚了。”她看看时间,“长风,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也想早点睡。”

    说着,她朝沈长风挥挥手,就想去开门。

    “水若。”

    沈长风转身目视着她的后背,再上前两步立于她的身后。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只要沈长风略略地伸手,就能把她圈入怀里。

    风一吹,她的头发丝甚至会拂到沈长风的脸上。

    “怎么了?”

    白水若转过身来,仰眸对上他的视线,从他眼里看到毫不掩饰的情意,她连忙别开脸,不愿意接收。

    “你哪里不舒服?”沈长风却是关心地问她,还想伸手去摸摸她的额,被她避开了。

    她避开的动作让沈长风内心不悦。

    白水若也觉得自己避开的动作有点伤人,不过她和他之间只能是朋友,有过一次误会后,她是怕极了再生误会,哪怕赵万庭此刻不在现场,她也要与沈长风保持着距离。

    讪笑两下后,白水若解释着:“长风,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的,快回去吧。”

    沈长风定定地看着她。

    良久,他挤出话来:“水若,你在怪我吗?”

    白水若又是讪笑,“没有呀,长风,我怎么可能会怪你。”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