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的诗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9章 医治百里

    百里清的蛊毒已经在他体内十多年了,现在想要将其清除,需要的不仅是超高的医术和一些贵重的药材,还需要他的忍耐力。

    所以白玉兮在开始施针的时候,找了一块木块让他咬着,以免到时候他太疼了将舌头给咬断了。

    然,百里清并不需要,上过战场,挨过刀伤,忍过蛊毒,拥有超出常人的忍耐力,还不需要咬着木头祛除身体内的蛊毒。

    白玉兮见他不需要,也不再坚持,让人将煎好的药端过来,用先让他服下一碗,这是补气益血的,避免到时候他气血亏虚。另一大碗是到时候擦在他身上的。

    他身上的这种蛊毒,在前世的时候她有接触过,当时她还很小,就见识师娘是怎么为人清除蛊毒的了,现在她是第一次动手为人清除蛊毒,还是十多年前就种下的,难度倒也不高。

    “脱衣服,先将药擦上。”白玉兮正色道。

    百里清看了看她,有些犹豫。

    “我都不介意,你还墨迹个什么。”见他盯着自己,白玉兮接着说,“这是治病,在我看来就和看阿猫阿狗是一样的。”

    百里清“……”默默地宽衣解带。

    “只需要脱上衣。”她适时将这个人接下来的动作制止。又不是他家男人,她才没兴趣多看。

    施针前先将药水擦遍他腹背,擦药的事就交给了他的侍女,她则拿出银针和小刀片,然后按照顺手的位置摆放好,就等着他身上那些药产生药效。

    白玉兮坐在百里清面前,仔细一看他的长相,看似清秀,但为何她从他的眉宇间看出空月的感觉,莫非才分开半天不到,自己就这样思念他了,半日不见,思之如狂,竟然从别人身上看出他模样。

    百里清感受皮肤上的灼热感,再过一会觉得体内一阵翻涌,在腹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撞开肚子出来一样,他忍着没出声,但是他脸上的汗珠表明了那种疼痛感。

    白玉兮说了句“等下会更疼,忍过去,用不了多久。”

    “……我相信县主的医术。”他的声音极其虚弱,还带着丝丝颤音。

    半刻钟过去,百里清脸上的汗珠如雨水般滚落,脸上惨白无半点血色,浑身都在颤抖,可就是没有大声叫出声。

    白玉兮还在等最佳时间,她现在用魂力查探他腹内的蛊虫,就快了。

    身边的侍女看着心急,因为白玉兮一直都没动,就坐在那里看主子受苦。

    “好了,忍住!”白玉兮话音刚落下,双手飞快的在他身上几处要穴上插了银针,九针银针近乎是同一时间插上去的。

    在银针入体的那一刻,百里清当即觉得一阵清凉直冲大脑,但随后便是更为剧烈的疼痛,都集中到了小腹处,在那里像是有千万种蚂蚁在啃食,想要伸手去挠,但心中清楚这痛和痒都是在体内。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东西在蠕动。

    白玉兮盯着他小腹处有一处渐渐凸出,大约有拳头大小的时候,她再次以极快的速度,用刀片在那处割开,并且侧身将铜盆拿过来,放在他小腹处。

    百里清并未感觉到刀片划进血肉里的痛,因为被另一种痛给掩盖了,他半睁着双眼,勉力支撑着看到从小腹处冒出黑色的血液,还有极小的白色虫子在里面。

    有侍女走过来端着盆子,白玉兮再次施展九转灵针,将他体内的蛊虫都逼出来,特别是那只母蛊还没怎么动,她现在又必须要快,不断的施针通过穴道之间的关联,给里面的母蛊造成压迫,将其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