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1.一百八十五章 两肚同胀

    [第11章第十卷领悟升官拥美秘方情爱顺风官场顺坦]

    第21节一百八十五章两肚同胀

    美少妇赵兰听了我给她详细的讲解了如何用三步走的方法,解决其男人郭峰在外花心乱玩女人的烦心问题后赞同喜欢的笑着说:“嗯,我以后就按龙儿讲的既与郭峰不吵不闹也不再向老人家告状,坚持天天既控制郭峰在外自由活动的时间又限制他在外自由往返的空间,再減少他可自由使用的金钱,逼着他乖乖的在我的石榴裙下一点儿都不能动弹。”

    而此时的金凤则是爱恋喜欢的看着我,那双丹凤丽眼已闪烁起了亮亮的彩光,她微微笑着对我娇嗔的说道:“坏龙儿,看不出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原来挺单纯腼腆的一个人,现在怎么有了这么多的花花肚肠,那你给我出岀主意,怎样做才能解决我与聂秃头那个老坏蛋之间僵持不下的难题嘛?”

    我见状,知道自己的平民婆娘皇甫金凤这么说,不仅不是她恼恨我,而是她对我更加喜欢爱恋的外露表现,便不由得也爱恋的对她飞快的瞥了一眼,想了想后,笑着安慰似的说:“凤姐,你的事表面上看着难办,实际上其实很好办,比兰姐的事要容易解决得多,不用像这样的忧心烦躁一点。”

    未待我的话语落音,金凤和赵兰都已是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先是金凤皱着光洁眉头,难过的轻声说了一句“龙儿,你太小看了聂秃头那个头上生疮脚底流脓的坏蛋”,赵兰也接着同情似的说:“龙儿,你不知道,我陪着凤姐与聂秃头谈了几次,那个坏蛋臭主意鬼把戏特多,确实是烦人难缠。”

    我听后,便胸有成竹似的对她们姐妹俩同时微微的笑了笑,随即轻声告诉了她们如何对付狡猾奸诈的聂秃头的方式方法,那就是也要退让一步,叫赵兰陪着金凤哄着聂秃头一起到地区妇联办公室进行调解,当着妇联领导的面说将来所生的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自愿给聂秃头抚育监护权,可要求从现在起保胎营养费他就应该支付承担,以后孩子的抚育费生活与学习费他更是每个月都不能少承担支付一点。

    说到这里,我发现金凤和赵兰仍是不理解不懂得的对着我看,便进一步的解释道像这样做聂秃头肯定最怕,因为金凤退让一步的作法妇联领导肯定会无条件的支持,就是到了法院打官司法官也会坚决支持凤姐的这一方,而聂秃头无论在妇联办公室还是在法庭上都不敢公开的提出他所坚持的生男孩为接香火要抚养监护权生女孩他就不管不要的观点。

    赵兰一听就笑着对我喜欢赞赏似的看了看,随即赞同似的对金凤说:“凤姐我俩真傻,只知道与那个可恶耍赖的聂秃头私下反复的争吵,怎么沒想到用这种明着退让实际上是用組织和法律的力量逼迫他放弃对孩子的抚育监护权呢”?

    金凤则是笑着又快速爱恋喜欢的瞟了我几眼,先是欣然同意似的点着头,接着是有点儿羞赧羞愧的说:“是呀,我确实是沒想到这一点,只知道与聂秃头硬争,这真是当局者迷嘛,嗯,可以按照龙儿讲的这种以退为进的方法试试看。”

    我听后为鼓励金凤的信心又分析似的说:“凤姐,沒问题你完全可以那样去办,因为如今的聂秃头已退休无权与原来任职时不同在外既沒面子又没影响,在内除正常工资外已沒其他黑色和灰色收入,他现在已雄不起了其结果是他会自动放弃对孩子的抚育监护权以后与孩子和你都再无关联。”

    未待我后面的那句话落音,金凤就理解懂得了我话语中的潜台词,她肚里所怀的孩子不是聂秃头播的种,她自己也不是聂秃头摘的花苞开的嫩处,那些事都是我龙儿做的,与聂秃头自然是无任何的关联,一切都由我龙儿给予负责嘛。

    于是,金凤就笑着极为爱恋的又飞快地瞥了我一眼,顿时喜欢得眉开眼笑的说:“嗯,按照照龙儿刚才讲的去办应该可行,就算到时我是生的一个男孩子,他聂秃头又硬要其监护权,当孩子长大读中学时懂事了,不愿意认他这个坏蛋作爸爸,聂秃头也只有干生气,无法可想,他又能怎么样?”

    我一听便明白我的平民婆娘皇甫金凤说这些话语的意思,孩子大了知道聂秃头不是自己的生父,既不认他也不要他,他聂秃头只有活活的被气死嘛,可当着赵兰的面又只能点到为止不能把此事说穿,便只好笑着乖巧的说:“凤姐真聪明一点就透,到时和兰姐一起找聂秃头像那样谈,谈不拢再一块儿先找妇联后找法院,一步一步的逼着他认输就范。”

    此时的赵兰听了我和金凤的这几句默契对话,虽然是有点儿不解和怀疑的对我和金凤俩人分别看了看但还是看不出任何一点儿的其他迹象,忽然她像有所感悟的笑着说:“龙儿,你叫我和凤姐无论哪个时候都在一块儿是不是要我们姐妹俩结成统一战线,以互相帮忙共同对付那些坏男人嘛?”

    我听后,知道金凤还是保守了我们俩已是恩爱夫妻的秘密,看样子她的结拜姐妹特级闺蜜赵兰并不明白我们俩的真实内在关系,便高兴的笑了笑故意有点儿害怕似的轻声说:“兰姐,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好强,不过要先说清楚我可沒叫你们姐妹俩联手,不然传到了峰哥的耳朵里,他是哥,怪我这个当弟弟的在嫂子面前使坏多嘴,要打我骂我怎么办?”

    不料未等赵兰答话金凤已抢先坏坏的笑着说:“兰妹,别听龙儿的,我们姐妹俩不仅要紧密的结合起来联手对付那些坏男人,而且还要把龙儿讲的这些招数计策抽时间找机会详详细细的给倩倩妹妹讲一讲,让她以后也用这些招数计策来对付龙儿,使得龙儿也不能在外面与其他女人胡搞乱玩。”

    我一听便知道金凤说的是喜欢爱恋我的反话,她不可能把这些事情给我的合法婆娘倩倩讲,实际上是她在告诫提醒我不要像郭峰那样在外面与其他女人乱玩,否则她就要用我说的计策来对付我,因而我苦笑着,好像很后悔似的说:“坏了,我该走了,不然的话,师傅教了徒弟的招数,反被徒弟用其所教的招数来管,划不来,只好躲远一点,明日再见。”

    话一说完我就在她们姐妹爱恋与喜欢的目光中起身出房去接郭书记上下午的班,五点半下班送郭书记回家时又给郭书记和谭姨打招呼说是要去看看岳父母,郭书记理解似的说了声好,谭姨则表扬似的说:“嗯,龙儿真有孝心,欧阳局长和吳老师能找到龙儿这个好孩子作女婿很有福气嘛。”

    随后我提着礼物到了倩倩的爸妈家里,晚餐时陪同丈人欧阳大局长喝了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