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三百四十章 刮目相看

    [第18章第十七卷踏实工作创新局面阴阳互补青春延长]

    第4节三百四十章刮目相看

    听了怀抱中的李媛用非常动情的语气呢喃细语似的说出的她既愿为我献出身子又愿为我献出生命与财产那几句款款深情话语,使我不由得在脑海中又回忆起已凄惨逝去的我原高官贵妇婆娘李琼与我激情欢爱的种种场景与画面,心里顿时既为之深深感动又有着强烈不良预感,生怕与我如今非常恩爱的李媛又像当年与我也是极其恩爱的李琼一样悄然无声的突然离我而去,这将会使我多么的既心疼又悲伤。

    因而我此刻就忙用自己的大嘴唇非常痴迷痴恋的吻了吻李媛的小樱唇,也非常动情的说:“媛儿乖婆娘,你给丈夫我的零用钱我都收下,可你要知道我是只要你这个人只想你平平安安,不想要你为我去挣除工资以外的任何财产,就像你前几天给我在电话里叮嘱的一不许我捞钱二不许我近色那样,近色的事我知道你不会做,可我也不许你再捞钱。”

    这次是李媛未待我的话语落音,她就已既感动又喜欢得泪花闪闪,在用小樱唇柔情蜜意的回吻了吻我的大嘴唇后,一边用柔嫩洁白的小玉手索性伸进我的内裤里面抚握套弄着我下体硬胀挺直着的生命巨棒,一边款款深情的说:“龙儿好丈夫,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是希望我一切都顺利平安,好丈夫你放心吧,我给你送的钱就像我给你献出的身子一样非常的干净不会存在任何危险,你只管尽情的随便使用嘛。”

    说到这里李媛又用一只小手拉着我的大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面揉抚着她下体柔嫩肥胖的生命源,然后把小樱唇吻贴在我的颈项上柔情似水的轻声说:“坏龙儿,你不要担心我,婆娘我会听丈夫你所讲的这些话不会随便的再去捞钱,就是有机会捞钱时我会打电话与你仔细商量,一定会征求你的意见,因为你是这个世上能用生命大棒连着我生命泉眼的真正丈夫唯一男人,在大事方面我自然是要你为我当家作主嘛。”

    我听与我情热情浓的相互爱抚着的李媛这样说话,心里不仅再沒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而且非常的高兴喜欢,正又要再次的热吻她红润娇艳的小樱唇时,师傅婆娘银凤突然打来电话问我进省城沒有如今在什么地方,我便看了看怀中的李媛,见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便撒谎似的说已进省城一会儿了,在作准备后现如今在去省审计厅的出租车上,银凤听了沒有怀疑什么,只说了几句“那你先去忙工作,我下班了等你回家共进晚餐”这样的话语后,便像依依不舍似的挂断了电话。

    我则心里好像多少有点儿愧疚感似的又与相依相偎在一起亲热爱抚的李媛热吻一次后,同时站起来相互体贴的整理了一下头发与衣裳,当我要出她办公室的门时,她又用一双柔嫩洁白的小玉手箍抱着我的颈项,叮嘱似的说:“龙儿你要记着,一是见了凤儿不要讲你来过我的办公室,以免她不好想,二是晚上欢爱舒爽你师傅婆娘凤儿后要从暗门过来,再把我欢爱舒爽一番,否则我又会想着你通夜失眠嘛。”

    未待李媛的话语再次落音,我已是听话似的连着点了点头,又上面柔情的吻了吻她的脸颊与颈项下面拍了拍她下体肥胖凸显的生命源后轻轻打开门一看,见偌长的走廊沒有一个人便悄无声息的走出她的办公室,按照原来约定的时间下午三点半,我便赶到了与省委大院相隔不远的省审计厅办公大楼,随即与省厅领导和同志们相互认识并热情友好见面。

    随后在豪华的省审计厅党组小会议室,我以诚恳的口气微笑着给厅党组作了龙凤市局目前审计工作现状及存在问题的相关情况汇报,提出了在省厅的支持帮助下龙凤市审计工作一年开创新局面二年迈上新台阶三年力争进入全省前三名的工作设想,并详细的着重说了说一些工作上的具体软硬措施和可行的方法及请求省厅如何帮助支持的有关事项。

    省审计厅党组七个领导成员听后很感兴趣,也非常重视,都一一表态完全支持和尽力帮助龙凤市审计工作的发展,特别是厅长兼厅党组书记因有我的高官贵妇婆娘李媛以她表弟的名义提前在背后作介绍打招呼似的铺垫,对我非常的喜欢与赞赏,说我是各市州第一个在刚到任一个星期就来省厅主动报到并汇报工作的市州审计局长,既对省厅很尊重,汇报的工作思路和设想也很有新的创意,省厅支持帮助完全应该应当,他最后郑重其事的安排明天上午省厅党组开会专题研究如何支持帮助龙凤市审计工作的办法与措施,和颜悦色的叫我明天下午再到省厅来一趟听取具体工作指示。

    我看省审计厅领导这样重视,心里不由得高兴的想第一个与省厅建立良好工作关系的目的已有了良好的开端,便在表面上以非常激动的语气连着说了几句合适得体的感谢性语言,同时在心里又默默无声的念道媛儿乖婆娘感谢你对丈夫我的关心帮忙,我以后与你欢爱舒爽时在你丰腴柔软的身子上多使点儿劲力,会让你这个乖婆娘多几次爽得飞上天。

    默念完毕也说完了感谢话语,我便按照厅长的微笑吩咐与几个厅里的领导及相关人员去一个著名的酒店共进晚餐。在去酒店就餐上车时,我知趣的与省审计厅办公室周主任坐同一个车,主要是想与省厅的这个大管家有机会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以便以后上下信息畅通无阻办事也方便,因而在车上我主动客气的与他微笑攀谈尽量的争取得到他的好感。

    这时师傅婆娘银凤打来电话问情况,我便把自己在省审计厅工作汇报的相关情况和省厅领导如何重视厅办周主任是如何帮忙等等有关事项的绘声绘色的讲了讲,电话那边的银凤听了自然是高兴的连说了几个好,对我赞赏似的表扬了一番,而坐在我旁边的周主任听着也是喜欢的露出了笑颜。

    后来当我用抱歉的口吻给银凤说到正陪同周主任去酒店与厅领导们共进晚餐不能陪同她共进晚餐时,银凤立即笑着答应道:“龙儿不要这么说,你第一次与省厅领导们相见认识应该去陪陪领导嘛”,未料想到她前面的话音刚落,就随即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