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6.三百四十二章 嘻皮笑脸

    [第18章第十七卷踏实工作创新局面阴阳互补青春延长]

    第6节三百四十二章嘻皮笑脸

    身下与我仍相搂相连的李媛突然“啊”的大声打了一个呵欠,她依依不舍的推了推我压在她丰腴柔软身子上的身体,以满足满意的口吻俏皮的说:“坏龙儿好丈夫,今天被年轻的你这么白天晚上的连着进行猛烈欢爱确实是有点儿累了,特别是被你压在这铺着野山羊毛垫子的长沙发上进行欢爱,你也像公野山羊似的野性大发既使得我爽得很通很透又把我累得够呛,你快回到三妹凤儿那边去吧把她也像这样发了野性似的通通透透的欢爱舒爽一番,她就会更加喜欢。”

    未待李媛的话语落音,我就微笑着像非常听话似的点了点头,随即上面用大嘴唇吻咬着她红润娇艳的小樱唇,下面用一双大手紧紧的箍抱着她下体圆鼓鼓的性感肥臀,与她仍用生命巨棒和生命泉眼深深紧紧的相容相连着慢慢的走到她的卧房里面豪华型的大床旁,在她像难以割舍似的又推了推我的身子后我又用上吻下揉的方式柔情蜜意的爱抚了她一番,才放开她一步三回头的从暗门回到银凤豪华型卧房。

    此时正好银凤刚刚睡醒过来,她立即又非常兴奋的一边与我又进行疯狂的欢爱,一边羞涩的说不知怎么回事,闻着香獐毛散发的气味,好像与我进行欢爱的要求还要強烈一些,舒爽得也要透彻一点,同时觉得我野性十足似的在欢爱时既坚持得时间长其劲力也要比原来强,随后在又接受了一次我生命巨棒喷射在她体内深处的生命甘泉洗礼,她的生命泉眼又相应涌冒出八回生命热泉,小樱唇又口齿不清的娇媚欢叫了两个天字后,又才与我按习惯的同眠至早晨七点半。

    银凤在伏侍我起床穿衣洗漱时,满足满意得笑靥如花似的柔声说:“坏龙儿好丈夫,你真是一个守信重诺的男子汉,在与我和媛儿前次相别时说不出半个月就会来省城欢爱舒爽我们俩,就真的按约来了嘛,并且还把我们欢爱得比前次还要舒爽,以后只要你争取在一两个月之内回来一次,像昨天晚上那样把我们姑嫂姐妹分别进行透透的欢爱舒爽与滋润浇灌几回,你的这俩个婆娘就会保持着这样的丰腴漂亮。”

    未待银凤的话语落音,我就微笑着柔情爱恋的上面吻了吻她红扑扑的俏丽脸颊,下面用一只大手轻轻的揉抚着她下体肥胖柔软的生命源,款款深情的说:“凤儿乖婆娘,你和媛儿都可以放心,现在我又掌管一个重要部门条件比原来要好多了,一个月至少可以用各种名义进省城一次来欢爱舒爽和滋润浇灌你们姑嫂姐妹俩个婆娘,让你和媛儿永远保持着这样的丰腴漂亮是丈夫我龙儿完全应尽的义务与责任嘛。”

    银凤一听就又奖赏似的给了我一个热吻,随后我们师徒夫妻俩便相依相偎在豪华的大床上简单的相互交谈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并商量了如何一块儿去感谢为我第二次重新任职又掌权柄帮了大忙的她的哥哥上官银湘,在商定好这些事项后,俩人才相亲相爱的手牵着手出卧房,与早已起床并弄好早餐的外婆和李媛一起共进早餐,外婆她老人家看到女儿女婿如此恩爱,满面皱纹的脸庞露出了欣慰的微笑,而与银凤同样显得丰腴性感的李媛用一双丽眼娇媚的看了看我们俩,也显露着理解的一同享受与我欢爱舒爽后幸福的笑颜。

    上午九点钟时我和师傅婆娘上官银凤一同到了她任省政协付主席的哥哥上官银湘的办公室,在相互热情寒喧后我就非常真诚的说了几句感谢他支持帮忙的得体语言,又看到银凤已小心的关上了办公室硬木门,便微笑着给他奉送了十小袋市面上沒有的也是他最喜欢的培本固元功效最好,在欢爱时能使男人持久雄起的用土办法制作的香獐麝香鹿鞭丸。

    上官银湘一见就知道是什么物品,便喜欢的笑着毫不客气的收下妥善放好后,用得意的语气轻声告诉我们俩,他在本月内省人大政协开例会时就要转到省人大任第一付主任,职务这样转变后对我们俩支持的力度应该还要大一点,并坏坏的笑着说要妹妹银凤对仍显得既很年轻又很风骚的他名义婆娘李媛看严一些,不许李媛在外面给他惹上任何麻烦。

    银凤一听就怪怪的笑着一边答应着“是”,一边却用眼角眉梢快速的扫了我一眼,我听了又见银凤是那种神态便强行忍住了笑,又说了几句奉承上官银湘悦耳动听的语言,银凤接着我的话语也说了几句既是规劝哥哥上官银湘注意生活小节,又是祝贺他转任好职位的亲近好听话语,使得上官银湘既略显尴尬,又在瞬间恢复自然后显得比较高兴喜欢。

    一会儿后有礼告辞出了省政协大楼,银凤我们倆就约李媛在江南春晓茶楼喝茶吃午餐,不曾想在包厢门口碰上了已有好几年未见的李媛在省纪委的那个女同学目前正任省监察厅一处处长的刘大虎牙,她见到我后就像遇见念念不忘老情人似的随即跟着我进了包厢,不去与同来的人共进午餐而硬要陪同我喝酒吃饭,在银凤和李媛姑嫂姐妹俩个婆娘的帮助下,我甩开刘大虎牙纠缠时已到下午两点半的上班时间。

    李嫒和银凤她们俩在随后开车送我去省审计厅的路途上,都是沉默寡言心情好似颇为忧虑沉重一样,我见状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可又不便直接讲,就嘻皮笑脸的故意笑嘻嘻的问道:“你们姑嫂姐妹俩个领导婆娘都生气不说话,晚上回去了是不是要罚丈夫我跪搓衣板,不准我睡在床上嘛。”

    她们俩人听了都既沒对我看又沒接我的话语,坐在付驾驶座位上的李媛用颇为担忧的口气轻声说:“唉,男人跟女人一样,相貌太好了也不安全,你不找别人寻事别人却要找你的麻烦,刚才我那女同学刘大虎牙在见到龙儿后一双眼睛像贼看到想盗走的财宝似的贼亮贼亮,叫我不得不担心嘛。”

    开着车的银凤这时从车内反光镜上爱恋的对我看了看,随即苦苦一笑接口赞同似的说:“是同一个道理,媛儿看得准嘛,龙儿现在比前几年显得更帅气成熟更有吸引女人的魅力,以后在接触异性方面要注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