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风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27.四百0九章 永别爹娘

    [第20章第十九卷喜新恋旧情意绵绵行孝尽责痛别爹娘]

    第27节四百0九章永别爹娘

    接到乡村婆娘桃花的紧急电话必须马上赶回乡下老家看望突发重病爹娘的我,在简单的把最近要做的工作给几个付局长安排了一下并的说了说自家的相关情况后,就给名义上的合法婆娘倩倩打电话也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并叫她带上换洗衣裳和日常生活用品打的赶到出城口的公路上待我在银行取钱后在那儿等她上车夫妻俩一块儿回去看望爹娘。

    而倩倩说金凤姐现在正与她在一起也要求一块儿回去去探望突发重病的爹娘,我听后知道金凤与我一样在这方面有着很強的预感,她作为凤凰女是与我这个龙儿是最相知的乖婆娘,理应与结拜妹妹倩倩一块儿趁此机会回老家一趟,以实现她这个秘密媳妇回婆家的心愿,因而我便对倩倩风趣的说:“金凤是你结拜的姐姐,她要给你搭伴一起去也正当。”

    这样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车四人已飞奔在回我乡下老家的公路上。因有司机在场我和金凤倩倩她们俩个结拜姐妹乖婆娘都比较矜持一路无话,加上我是归心似箭叫司机见车超车的高速前进,沿途只停下来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在下午三点多钟我的专用小轿车就已停放在我家老屋的院坪里面,未下车我就看见同宗的男女老少或站或坐的都聚集在堂屋与阶沿里面嗡嗡的轻声议论着什么,好像是气氛不那么正常。

    见我下车后同宗的各位亲人虽然仍然像众星棒月似的把我围了起来,但沒有了原来见我回来的那样众多既热情又主动的一声声亲切招呼,只有近亲的三叔和四叔俩个老人家赶忙分别拉着我的一只大手,并用非常关心关爱的语气打招呼似的同时说:“龙儿,你是你爹娘唯一的儿子,作为男子汉一定要稳住,因为面临的人生大事要靠你自己作出主张。”

    已有预感的我顿时便明白了同宗各位亲友相待于我与原来有所不同的态度和两个叔叔刚才所说的话语含意是指我的爹娘突患的重病目前肯定已到了最危险的阶段,需要我这个唯一的儿子作主镇定的办大事,就赶紧使劲的呼吸几口家乡纯净的空气以稳住自己已有点儿惊慌的心神,在吩咐司机给大家有礼的一一散烟后随即带着倩倩和金凤三步并作两步的由院坪到阶沿再经堂屋快速跨进了爹娘所住的正房。

    果不其然进入正房的我借着昏黄的灯光一看,只见房间里贴着墙壁安放了两张木板床中间留着一个窄窄的过道,而我那年迈苍老的双亲爹娘一边一个好像已气息全无似的睡在床上,姐姐左侧身扶抱着面色发黄的老爹在默默的流泪,桃花则是无声的哭泣着右侧身扶抱着脸色苍白的老娘,蹲在地上的妹妹小慧两只手分别抚握着爹娘的各一只多皱纹多老年斑的手掌带着哭音轻轻的叫了一声爹后又再叫一声娘。

    见到此情形的我心痛如绞,便不容分说的扑上去敞开一双大手一手一个的正面扶抱着已出气多进气少双眼已紧闭的爹娘,并随即呼唤似的大声喊道“爹,娘,龙儿回家看您们来了,您们醒一醒呀”,此时已明显处于弥留之际的爹娘听到儿子的呼唤声,竟然会奇迹般的都很艰难似的几乎是同时睁开了他们那原先早已紧紧闭着的双眼,随即俩位老人家都用其又有一点点儿神光的眼睛无限慈爱似的对我看了看。

    我见状就忙叫姐姐和桃花下床帮忙把两张木板床并拢,自己随即坐在两个床中间,左面搂着老爹右面抱着老娘,更奇异的事接着发生了,只见爹和娘都早已紧紧闭着牙关咬得很紧的嘴唇竟然会在此刻同时张开动了动,先是爹爹微笑着用极低的声音时断时续的说:“龙儿她娘,是咱龙儿回家来了嘛”,娘随即好像也是在笑了笑后并时断时续的轻轻应答道:“龙儿他爹,沒错是咱最有孝心的龙儿回来了看望爹娘。”

    未待娘那轻轻既喜悦又欣慰的话语落音,我就已用既高兴又伤感的语气大声的说:“爹,娘,是您们的龙儿回来了,龙儿专门回家来看望爹娘您们俩个老人家嘛”,只见爹和娘一听都是先分别微微的点了一下花白的头,然后俩位老人竟然会让人难以置信似的慢慢的各用一只长满老年斑的手仿佛很恩爱似的相互慢慢牵着手,又一边一个的各用一只手好像非常慈爱与留恋似的轻轻抚摸着儿子我的头和左右脸颊。

    见老爹老娘在此弥留之际既还如此的相互恩恩爱爱又还如此的疼爱与挂念儿子,顿时既感动又慚愧得我热泪盈眶,正想要说两句安慰宽慰他们老人家的话语不料这时只听到爹和娘同时又用恢复点神光的双眼看着我,并交待似的异口同声的说:“龙儿,你把爹娘合葬在后山祖坟地里对着仙龙山大迷洞的方向,爹娘会保佑儿子你在三十年后平平安安的回到家乡”,话刚一落音他们老人家的两颗银丝满满的白头便一动不动的并排贴靠在我的胸脯上好似又睡着了一般。

    见此情形站在旁边看着的姐姐、桃花和妹妹三人扑上来分别握着摇着爹娘的手一阵哭喊,我作为男子汉强忍住眼泪用双手分别捏了捏爹和娘的手心脉搏觉得已沒有了跳动的迹象,又赶忙分别试了试爹和娘的鼻息也发觉再无气息,这才知道爹娘刚才看我对我说话原来是最后的神光返照,心里便明白两个老人家本来在发病后是要立即逝世的,可他们硬是支撑着我这个儿子回来见了一面并交待怎样安葬才能保得儿子平安后才双双驾鹤同时西归结伴手牵手的去了天堂。

    顿时我悲伤哀痛得撕心裂肺般的大喊了一声“爹,娘”,泪水随即似倾盆大雨在脸颊上“哗哗”的不断流淌,同时我双眼一黑好像被突然重重击打了似的虽然险些昏倒在床上,但还知道用双手仍紧紧的环抱着爹娘逐渐僵硬的身子生怕立即失去未见了自己的爹娘,幸亏三叔在旁边轻轻提醒似的说:“龙儿你此刻一定要稳住,你要记得你是一个男子汉”,还有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的金凤和倩倩姐妹俩个乖婆娘见脸色苍白的我因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