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一十二章 四少的女儿情结

    苏槿言的话让季策哭笑不得,关键她说着说着自己居然哭了起来。

    看着她眼眶里滚落的泪珠,季策捧着她的脸说:“傻丫头,好好的哭什么?”

    “我怕我变丑了你就不要我了。”

    女孩儿孩子气的话,让季策有些想笑,微苦的唇在她的唇上碰了碰,“我看看,好像真变丑了。”

    看到苏槿言紧张的样子,季策笑着把她搂在怀里,“傻丫头,骗你的,怎么这么好骗?”

    “四少你好讨厌!”苏槿言举着拳头要打他,却被他整个包在掌心,“别动,打疼了我心疼。”

    苏槿言心里甜甜的,却在季策要亲她的时候躲开了。

    看着四少竖起来的眉毛,苏槿言拿手指在他唇上点了一下,“苦的。”

    想起自己刚才失信了,季策眼底闪过一抹恼意,从裤兜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她。

    “这是什么?”

    看着他递过来的打火机,苏槿言一脸茫然,“四少,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你帮我保管。”

    季策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只有这一个了。”

    聪明如苏槿言,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四少这是怕再失信于她,所以把家里唯一的打火机交给她保管,这样就算他忍不住想抽烟都办不到。

    滚烫的眼泪就那么直直的掉了下来,这一刻,苏槿言只觉得手里的东西异常的重。

    “怎么又哭了?”

    对于女人的眼泪,尤其是这个女人,季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那要不然,我把家里的烟都找出来丢掉?”

    看到苏槿言摇头,季策又说:“我把所有的银行卡和钱全都上交?”

    没了钱总不用担心了吧!

    可苏槿言还是摇头,而且眼泪掉的更急了,然后用力撞进那个男人的怀里,“四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这是什么问题?”

    听着女孩儿傻里傻气的话,季策揉了揉她的脑袋,“傻丫头,你是爷的女人,不对你好对谁好?”

    顾寒笙都哭出声了,两只胳膊死命勒着他的腰,“四少,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要你为我改变了。”

    变了就不是四少,她喜欢的,不就是他的随心所欲、放荡不羁吗?

    此刻的苏槿言,已然忘了自己当初逼季策戒烟,不是为了要让他有所改变,而是为了他和小季言的身体着想。

    对于这么没有原则的女人,季策已经爱到心坎儿里。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头发,然后来咬她敏感的耳垂,“爷就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难搞的女人,可愁死我了。”

    苏槿言想躲,被他捧着脸用力吻了一下,“爷现在热的快要爆炸了,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

    苏槿言下意识的就把打火机往身后藏,看到季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才意识到他是在逗她。

    于是女孩儿害羞了,咬着唇说:“四少好讨厌,我不理你了。”

    “四少好讨厌……”

    季策故意学她的语气,气的苏槿言直跺脚,转身就往外跑。

    这人大着肚子还敢跑跑跳跳的,季策手插袋跟过去,“喂,丫头,你慢着点,别吓着我儿子。”

    到了客厅,看着地上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季策走过去,“这些都什么?”

    随便拎起一个,居然是小孩儿的衣服,除了衣服,还有小孩子用的小被子和奶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很小,很可爱,关键都是粉红色的。

    季策越看越惊讶,然后蹲下来拧着苏槿言的脸蛋儿说:“你给我儿子买的这都是什么?这个娃娃是什么鬼?”

    “疼!”

    苏槿言掰开他的手,然后继续整理刚买的东西,“你不是说想要女儿吗?”

    是想要没错,可季策感觉她肚子里这个是带把的,这个感觉让他非常懊恼。

    “不然明天去医院查查吧!”季策搂着苏槿言的肩膀说。

    “不要。”

    苏槿言推开季策,提着袋子朝楼上走去,这种事当然要保持神秘感了,她期待宝宝跟她见面的那一天。

    看着苏槿言上楼,季策偷偷摸摸给靳禹杰打电话,“庸医,有没有办法知道我儿子的性别。”

    “……”

    靳禹杰看着窗外的阳光,“天还没黑呢!说什么胡话?”

    意识到自己口误,季策翻了翻眼睛,“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办法知道槿言肚子里的到底是男是女?”

    “有啊,去医院不就知道了?”

    “能去医院还用得着问你?”

    看着楼上紧闭的房门,季策压低嗓音说:“有没有别的办法,不用去医院也能知道?”

    靳禹杰说:“有,不过你要知道这个干什么?该不会是想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吧!”

    “滚滚滚,咒我跟你急啊!”

    要知道四少做梦都想生个女儿,尤其是今天看到那些粉嫩嫩的小衣服之后,这种想法就更强烈了。

    听了季策的话之后,靳禹杰有些想笑,真没想到性情乖张的季四,居然还是个女儿控。

    “办法有几个,你记一下……”

    靳禹杰说的时候,季策听的很仔细,甚至还拿笔一条一条的记下来,最后还说了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兄弟,我能不能生女儿就全靠你了。”

    “别,你能不能生女儿靠的是你自己。”

    “……”

    这一天季策如坐针毡,两只眼睛时不时就要扫视一圈,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而他的这份古怪,一直持续到晚上。

    晚饭后苏槿言去洗澡,这人贴心的帮她拿衣服,然后就赖在浴室里不走了,美其名曰怕她摔倒。

    拜托,刚回来的第二天,季策就已经让人把浴室和楼梯都铺了防滑垫,怎么可能会摔倒?

    季策赖着不走,本来是想看看苏槿言的肚子是圆的还是尖的,结果热水一打开,水蒸气就把视线给挡住了。

    洗到一半季策就气呼呼的走了,苏槿言还觉得有些奇怪,谁知道一出来这人就来撩她的裙子。

    “喂,四少……”

    “嘘!”

    季策在裙子下面抱住她的肚子,然后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听什么?

    这个姿势太奇怪了,苏槿言红着脸说:“四少,你能不能先出来?”

    季策出来了,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不科学啊!庸医应该不会骗我才对。”

    不知道季策在说些什么,苏槿言打算去床上躺着玩会儿手机,结果这人突然问她,“明天想吃什么?”

    苏槿言随口说道:“醋溜鱼吧!”

    酸的?

    季策眉头皱了起来,“除了醋还想吃什么?”

    醋?

    “想不想吃点重口味的?比如水煮鱼、香辣虾之类的。”

    苏槿言奇怪的看着季策,然后说:“我都可以,如果你想吃的话就点好了。”

    什么叫都可以啊?

    季策纠结的一晚上,连洗澡的时候都还在琢磨,庸医教的方法到底行不行啊?

    晚上苏槿言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人拿着手电筒照她的肚子,而那道强光后面,是一张熟悉的脸。

    “四少!”

    苏槿言捂着心口坐起来,就看到季策盘腿坐在床上,手里居然还拿着一个放大镜。

    这人大晚上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吓死人。

    “四少,你怎么了?怎么不睡觉?你在看什么?”苏槿言问。

    “我在看你的肚子。”

    苏槿言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撩起来了,露出圆滚滚的大肚子。

    苏槿言有些害羞,连忙把衣服放下来,“你看我肚子干什么?”

    季策说:“今天庸医教了我几个方法,说是能看出男女,他让我看你的肚子是平的还是尖的,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肚子不应该都是圆的吗?”

    “他还让我看你肚皮上的黑线,说直的是儿子,浅的而且弯的是女儿,还有胎动……”

    听着季策的话,苏槿言有些想笑,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今天这么反常了。

    “那你看出来了吗?”苏槿言问。

    季策摇摇头,把手电和放大镜都丢到一边,“靳禹杰这个庸医,明天我非去把他的诊所砸了不可。

    这种事怎么能怪人家靳医生?

    看到墙上的挂钟指向二,槿言摇摇头,一只手捂着嘴打呵欠,“好困,很晚了,快睡吧。”

    话音未落,这人已经睡着了。

    季策凑过去亲了亲她的嘴唇,然后不死心的又摸了摸她的肚子,“一定要生个女儿,一定要生个女儿。”

    其实季策的女儿情结,跟他的情敌脱不了关系。

    之前苏沫生了女儿,萧楠夜宝贝的跟什么似的,那简直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着手心怕摔了。

    一开始季策还嘲笑萧楠夜,说不就生了个女儿吗?

    要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

    可等见到angela之后,季策就彻底沦陷了。

    他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光是看着就觉得心要融化了,要是能抱一下,连骨头都要酥了。

    后来季策就想了,如果将来有机会结婚生子,他一定要生一个女儿,最好像angel这么可爱。

    然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疼爱她,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