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三十四章一朵鲜花让猪拱了

    一旁的温子衿黑着一张脸,显然很不喜欢这样被忽视的感觉,在萧君婉看不见的时候狠狠瞪了陆少琪一眼。

    这个女人还是这么讨厌,最爱抢她的风头。

    陆少琪本来看在苏沫的面子上,还打算放过温子衿的,偏偏这女人不知天高地厚,非要挑衅她,那她也就没必要客气了。

    只听大小姐话锋一转,前一秒还对着萧家长辈笑容可掬,下一秒就换了一张脸,“温小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比赛前说的赌注?”

    温子衿俏脸一白,“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陆少琪一脸的坦然,“当然是愿赌服输,难道堂堂温家大小家竟然输不起吗?”

    “你,你胡说!”

    温子衿今天已经第二次被她气得破功了,红着脸看着陆少琪,却是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什么赌注?”萧君婉看看两人。

    苏沫这会儿脑筋转得快,连忙解释说:“是这样的姑姑,刚才小琪和温小姐打赌,谁输了就要更对方认个错。”

    “子衿,是这样吗?”虽然萧家跟陆家不是一个派系,可这位陆小姐的脾气很对她的胃口。

    见萧君婉疑惑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温子衿脸色一白,咬着牙对陆少琪说:“这次是我输了!”

    她认输的时候,陆少琪却是不接受,摆着手说:“唉唉唉,刚刚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哦!苏沫,你也听到了吧!”

    大小姐没理的时候都不饶人,何况现在是她占理。

    苏沫忍着笑点头,“嗯,听到了。”

    温子衿这回连她也恨上了,狠狠瞪了她一眼,才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我错了!这样可以了吧!”

    陆少琪胜利者的姿态点点头,破有风度的对她说:“算了算了,反正也就是个游戏而已,温小姐你又何必那么当真呢!”

    温子衿听了这话真是快吐血了,心里把陆少琪骂的半死,死男人婆,这话刚刚你怎么不说?

    因为这件事,苏沫一整天的坏心情都不见了,挽着陆少琪的胳膊憋笑到快要内伤,大小姐果然是无往而不胜!

    经过这件事萧君婉也算是看出来了,温家跟陆家这两个丫头很不对盘,前者太沉不住气,什么都写在脸上,后者总是笑眯眯,像个小狐狸。

    若非是派系不同,她还真喜欢陆老头这孙女,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她萧家的子孙。

    看着年龄,应该比霂风小,可惜了。

    萧君婉惋惜的摇摇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叫人把车开过来,准备打道回府。

    就在萧君婉去打电话给司机的时候,苏沫接到了萧楠夜的电话。

    萧大少高冷的声音吩咐道:“你不用跟姑姑她们回去,待在那里不要动,我让人过来接你,今天我们在外面吃。”

    “真的吗?”苏沫捂着嘴笑得开怀,“我可不可以让小琪跟我一起去?”

    听她问出这话,十足的奴性,陆少琪都忍不住想过去踹她两脚。

    得到萧楠夜的许可之后,苏沫开心的跟陆少琪转述,“小琪小琪,萧楠夜说要请你吃饭。”

    陆少琪满头黑线,“你这是在暗示今晚我买单吗?”

    小气小气,本小姐是有多小气啊!

    萧君婉打完电话回来,苏沫正想跟她说不回去的事,就见路边一辆大切诺基缓缓驶来,车牌是熟悉的。

    只见车窗降下来,露出一张帅气的脸。

    “苏沫!”他喊了一声,把车停在路边,打开车门朝她们走过去。

    韩子义走过去,恭恭敬敬的站在萧君婉的勉强,“姑姑,好久不见,您最近过的好吗?”

    “是阿义呀!”萧君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专门来看我这个老太婆的吧?”

    “姑姑您可千万别谦虚,就您这样的如果是老太婆,叫别的女人可怎么活?”

    韩子义今天终于体现了他身为律师的天分,嘴巴甜的跟抹了蜜是的,笑着看了一眼苏沫,“今天兄弟们一起吃顿饭,哥让我来接嫂子过去,姑姑要不要一起去?”

    这摆明了是告诉萧君婉,兄弟们都已经承认这个嫂子了,您老就别再为难她了。

    萧君婉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些弯弯道道?脸上笑容不减,只是手落在他肩膀的时候,比刚才大力不少。

    “年轻人就爱热闹,我老太婆就不过去凑热闹了,子衿啊!你也一起去玩玩,都是认识的,晚了就让阿夜送你回去。”

    温子衿羞答答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姑姑。”

    萧君婉自己坐车回去,四个小辈站在路边恭送她离开之后,韩子义转头对旁边的陆少琪说:“陆小姐也一起吧!”

    当然要跟着,不然苏小兔被温公主欺负了怎么办?

    陆少琪一弯嘴角,不答反问:“听说,韩少车开的不错?”

    苏沫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来不及阻止,就听韩子义说:“怎么?陆小姐想见识见识?”

    陆少琪长发一甩,“这是自然。”

    被陆少琪抓到车上的时候,苏沫还在试图劝阻,“小琪啊!你一定要淡定,前面就是市区,超速是要罚款的!”

    陆少琪果然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把头伸出车窗,“哎,你听着,输了的人要交双份的罚款哦!”

    那边给她比了个大拇指,陆少琪得意一笑,捏捏苏沫的脸说:“还是我的小茉莉关心我,好了,这下不用担心了。”

    “这下跟要担心了好不好?”苏沫苦不堪言,小声的嘀咕着。

    陆少琪系好安全带,回头对她说:“放心,他赢不了我的。”

    这下苏沫都快哭了,心说他赢了我才更放心好伐?

    可惜大小姐从不听劝,苏沫安全带刚系好,她已经一脚油门踩到底,高昂的引擎声充斥着耳膜,车子如离弦之箭,‘嗖’的一声飞出老远。

    吓得苏沫尖叫一声,连忙抓住车顶上的把手。

    这一路上两人都在较劲,你追我赶的狂飙车。

    车子停在s会所的时候,苏沫两腿发软的下了车,发誓以后再也不坐她大小姐的车了,这是拿生命开玩笑啊!

    可是当看到温子衿一脸惨白的从车上‘滚’下来,苏沫的心里平衡了许多,忽然觉得大小姐这样偶尔飙飙车也挺好的。

    进了s会所,还是萧楠夜专用的那间包间。

    超大屏液晶电视已经切换成ktv的模式,三人推门进去的时候,有人正在唱歌,魔音绕耳。

    房间里有三个人,都坐在沙发上,萧楠夜坐在靠右边的位置,手里拿着一听啤酒,漫不经心的看着江盛泽唱歌。

    苏沫进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他了。

    看到他手里的啤酒,想到昨晚某人疼的死去活来,苏小兔温顺的眼神一下子变了,转过头,犀利的目光射向他旁边的人。

    那目光仿佛有实质一眼,让正在尽情歌唱的江盛泽清楚的感觉到。

    遇上苏沫带着杀气的目光,江盛泽脑袋迟缓了片刻,在那双眼睛喷火之前,终于想起昨天夜里那个魔音穿耳的电话。

    江盛泽吓得小心肝儿猛一颤,手里的话筒差点没握住,他下意识的就要解释,“不,不是我让他喝的!”

    声音透过话筒,在房间里回荡,久久不散。

    苏沫走过去,狠狠的瞪着他,“昨天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明明让他拦着的。

    江盛泽委屈的不得了,一时间脑袋有些短路,话都不知道说了。

    萧楠夜像是想起什么,笑着放下啤酒,伸手拉着苏沫坐下来,看着她满脸的不认同,一颗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今天去骑马累不累?”萧大少温柔的注视着她,好看的手指梳理着她耳边垂下来的头发,“肚子饿不饿?我给你点了你爱吃的冰激凌布丁。”

    苏沫眨眨眼睛,“是芒果味的吗?”

    “嗯,芒果味的。”萧楠夜很了解苏沫,这一句话就把问题转移了,也顺便救了江盛泽一命。

    江盛泽屁股挪挪挪,挪到乔明远身边,手捧心作惊吓过度状,抽着鼻子说:“乔乔,苏小兔好凶哦!”

    乔明远顺势摸了摸他的红毛,“不怕,她那是狐假虎威。”

    “我看是近墨者黑。”韩子义走了过来。

    江盛泽用力的点头,“苏小兔跟老大学坏了,昨天半夜打电话过来骂我是猪,差点没把我吓死!害得我失眠一整晚,刚睡着就被恶梦惊醒了!”

    昨晚都接到电话的三个男人相视一眼,眼底都有笑意,只是看不惯这样宠老婆的兄弟,又齐齐鄙视之。

    幸好韩子义还记得另外两个人,对跟着进来的人说:“大家都是认识的就不用介绍了,陆小姐,温小姐,你们随意。”

    新鲜劲过去了,陆少琪也没有像之前几次那样扑过去,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乔明远,“美人,你说你好好的一朵鲜花,怎么就让猪给拱了呢?”

    乔明远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够深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平时都是他让别人跳脚,今天却被陆少琪一句话噎得不轻。

    手心里的柔软一直传递到心底,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自己腿上动来动去的红毛,眸底一瞬柔光流转,“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