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九十七章不能让他担心

    阿凯刚刚以为苏沫不会听话离开,他都已经做好打算,直接把人敲晕带走,没想到她跑的比谁都快。

    老板对苏沫做的事,他一直看在眼里,可是当生命受到威胁,她却这样弃老板于不顾,实在令人寒心。

    那一刻,阿凯的心里突然替老板有些不值,看着苏沫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变化。

    山里的天气变幻无常,这雨也越下越大。

    就在阿凯以为苏沫会一直走下去的时候,她却突然停了下来,有些担心的转头看了看身后,“应该看不到了吧!”

    阿凯以为她怕有人追上来,走到她身边,冷漠的开口说:“我答应过老板,不会让你出事。”

    苏沫还没听出他话外之意,苍白的唇苦笑了一下,“你放心,就算我出了事,你老板也不会怪你。”

    对于她这样怀疑的态度,阿凯不太高兴。

    如果不是看在她是老板的女人,阿凯还真想把这个胆小怕死的女人丢在这里,让她自生自灭。

    “走吧!”阿凯冷冷的看她一眼,大步往前走去。

    他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转身一看,就看到苏沫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

    到底是一起相处过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是发生今天的事,阿凯对苏沫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看到她摔倒,阿凯心头一动,自己都没注意到对她发自内心的关心,大步走过去问,“你怎么了?”

    苏沫两手撑着地面,艰难的抬着头,不答反问,“这里,应该安全了吧!我不会再拖累他了,对不对?”

    阿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弯腰想扶她起来,结果却摸到她背后一片温热。

    “你中枪了!”阿凯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飞快的走到她身后,只见她浅褐色风衣后面,有一大片异色。

    血是热的,也就是说伤口是新的,否则萧楠夜不会不知道。

    “是刚才受的伤?”阿凯终于明白她着急离开的原因,她是怕萧楠夜知道了会担心,她不想拖累他。

    苏沫已经忍耐到极限,牙齿咬紧下嘴唇,疼的说不出一个字。

    阿凯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为什么不说出来?”中了枪还被他拖着走了这么远,她以为她是铁人吗?

    雨水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淋湿的秀发贴在脸上,苏沫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好的。

    如果一直让她这样淋浴,伤口肯定会发炎。

    阿凯从来冷漠的眼神,在触及那个雨中苍白的女子,慢慢有了一丝变化。

    “夫人,得罪了!”阿凯将手枪插在腰间,弯腰抱起苏沫,快步离开。

    阿凯想带苏沫回快艇,可是快艇在浅滩,现在过去,势必会碰到那帮雇佣兵,他带着苏沫会很麻烦。

    看来只能让留守的人把快艇开过来,阿凯忽然有些担心,如果萧楠夜知道苏沫受伤,只把这岛上的雇佣兵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伤口很疼,苏沫强忍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强撑着眼皮看着阿凯问,“你要带我去哪里?萧楠夜呢?”

    阿凯刚跟快艇上的人联系过,听到她的话低头回答说:“你受伤了,船上有药品,我先带你去止血,不用担心老板。”

    阿凯向来沉默寡言,这一次能说这么多实属难得。

    可苏沫还是不放心,死撑着说:“阿凯,岛上这么大,你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你去找萧楠夜,你去把他找过来好吗?我想见他。”

    难得她的意识还这么清醒,阿凯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心。

    可是岛上除了敌人之外,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他怎么可能把她丢在这里?

    要是让老板知道了,还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等把你送到快艇上,我就回来找他。”

    阿凯没有跟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不会安慰人,只是觉得怀里的人声音软软的,带着哭腔,让人很心疼。

    他是个孤儿,被国外某组织里的人领养之后,就开始了暗无天日的训练,之后他的童年,就是在厮杀和血腥中度过。

    不是生就是死,不杀人就等着被杀!

    那个组织成功的把他训练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没错,就是机器!

    阿凯并不是一个会任人摆布的存在,后来在一次行动中,他成功杀掉了组织里的一号,从组织里逃脱出来。

    虽然得到了自由,却也因此过上了躲避追杀的生涯。

    那时候的他,除了杀人之外什么都不会做,被他盯上的人从未失过手,于是在道上渐渐有了名气。

    ken1这个名字,也慢慢在杀手界传开,大家都想知道,他这个no.1跟已经隐退的杀手之王,到底谁更厉害?

    原本他可以继杀手之王,再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奇迹,可这一切全都终止在,当年暗杀萧楠夜的那次任务上。

    那一次他接了任务杀一个人,然后从未失过手的人,铩羽而归。

    不但没能把目标杀掉,还被人找上门,这对于阿凯而言,是奇耻大辱。

    他和萧楠夜就是在那种情况下认识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他决定跟着萧楠夜,从此这条命就是老板的。

    萧楠夜自己就是个冷漠的人,对待属下也是一样不冷不热。

    阿凯的命是他救的,自从跟了他以后,一直死心塌地的替他做事,也从未奢望过得到温暖。

    直到老板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苏沫的女人开始。

    一开始他也不明白,老板为什么喜欢这种女人,还让他跟着贴身保护,可是慢慢的他发现,这真的是个难得的女孩子。

    她对他的关心,都是萧楠夜这个老板从未给过的。

    一定不能让她有事,一定!

    哒哒哒哒!

    耳边有噪音传来,不远处的天空上,一架直升飞机飞上了无人岛。

    飞机在岛上的天空中徘徊着,螺旋桨将地面的树枝东倒西歪,草地在巨大的风力下形成一个漩涡。

    飞机在半空中的时候,舱门突然打开,一根绳子丢了下来,然后有人顺着绳子从飞机上跳了下来。

    紧跟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这些人全都拿着武器,等安全落地之后,立即在岛上散开,四处搜寻目标。

    阿凯在发现直升机的第一时间就躲了起来,他一直在暗处观察这些人,直到看见这些人中有个熟悉的面孔。

    他认出这些人,是凌家人的,想必是收到消息就赶来了。

    老板在凌家的地位超然,凌怀封对他非常器重,如果不是因为萧振东不同意,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是凌家的接班人。

    现在凌家人来了,大大减轻了萧楠夜的负担。

    飞机在小岛的上空徘徊着,寻找着适合降落的地方。

    苏沫也听见飞机声,失色的眼珠子转了一圈问,“萧楠夜,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是不是,坏人来了?”

    她的脑子现在已经有些不清醒了,阿凯不敢刺激她,就顺着她的话说:“不是坏人,是我们的人。”

    一听是自己人,苏沫这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人一放松,反而很难坚持下去。

    身体突然痉挛了一下,两条秀气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苏沫口中低声呻吟着,“好疼,我快疼死了。”

    这样柔弱的女子中了枪,不疼才有鬼!

    她这个一直,阿凯的心也被她牵动着,捂着她伤口的那只手一点也不敢放松,有些僵硬的安慰道:“夫人,你在忍忍。”

    苏沫根本没听到他说了什么,沉重的眼皮合上之后,又倔强的睁开了,看着阿凯说:“萧楠夜,我会死吗?”

    “不会!”阿凯语气坚决的回答她。

    苏沫的嘴角似乎扯了一下,然后有些难忍的咬了咬牙,“萧楠夜,你能不能亲我一下,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

    阿凯闻言浑身一怔,看着怀里人没有焦距的目光,听着她软软的嗓音乞求着,“就一下,好不好?”

    当然,不好!

    脑海中突然闪现萧楠夜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阿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冷漠的目光中有些许无奈。

    目光深深的看了苏沫一眼,看着她倔强的眼皮慢慢合上,然后再也没有睁开,她终于还是撑不住昏过去了。

    “别动!”

    阿凯抱着苏沫刚穿过一片树林,就被人用枪指着被迫停下来。

    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恐惧,抬头冷眼看向对方,“凌家人?”

    听到他认出自己的身份,那人心头疑虑,不过端着枪的手依然保持着警惕,枪口朝阿凯晃了晃问,“你是什么人?现在岛上什么情况?”

    阿凯不想耽误时间,单刀直入道:“萧楠夜是我老板,他现在正带着人跟岛上的雇佣兵周旋。”

    虽然他提起了萧楠夜,可那人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目光在苏沫的身上扫过,有些怀疑的说:“你说你是五少的人,你拿什么证明?”

    阿凯冷笑,“雷达呢?你让他过来一看便知。”

    雷达是这个人的头儿,他听了阿凯如此自信的话之后,已经有些相信了。

    不过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他立即在耳麦的通讯器里呼叫,“老大,这里有个人抱着个受伤的女人,说是五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