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二章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看到萧楠夜的那一刻,苏沫所有的神经都绷断了。

    她把头埋在萧楠夜的怀里,眼泪混着血水染红了他的衬衫,可是这样还不足以表达她的恐惧。

    “萧楠夜,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被人蒙着眼睛侵犯的时候,那一刻她是真的想要自杀,现在想想还觉得后怕。

    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当初她可以接收萧楠夜的逼迫,却接受不了其他人的。

    囚困了她那么久的噩梦,在知道那个人是他之后,她就学会了放下和接受。

    只有他,她爱的,只有他。

    听到苏沫含糊不清的声音,萧楠夜心头说不出的怜惜,他按着她的肩膀想把她推开,结果却听到她痛苦的呻吟。

    她的胳膊受伤了!

    这个发现让萧楠夜无法忍受,可是当看到她嘴上残留的猩红,还有她脖子上那个带血的牙印,萧楠夜的眼睛慢慢被血色充满。

    萧楠夜颤抖的手,落在那个几乎咬断她血管的牙印上,目光在她脖子上那个熟悉的项链是上停了停。

    “把季策给我交、出、来!”

    萧楠夜不是苏沫,他不用想都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他果然还没死!

    从接到季琛电话的那一刻,季擎笙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虽然这件事是季策不对在先,可他到底还是季家的人,不可能把他交给萧楠夜处置。

    想到这里,季擎笙蓝眸落在萧楠夜身上,“这件事我会查清楚,到时候季家会给你一个交代。”

    “你要包庇他!”萧楠夜冷冷的看着他,“你是要拿整个季家来赌我的耐心?”

    他明显的威胁让季擎笙眸色微变,不过他还是那句话,“我说过,季家会给你一个交代。”

    听到他们的对话,苏沫不解的抬起头。

    慢慢的,她从头顶那双被怒意染红的眼睛里,看到了狼狈的自己。

    季策,是季策!

    把她抓走的是季策,强吻她的是季策,撕她衣服的是季策……

    对,她想起来了,咬舌自尽的时候,她听到那个人叫了她的名字,那是季策的声音。

    他给她注射/毒/品,用手撕开她的伤口,那种撕心裂肺的灼痛如影随形,这一瞬被囚禁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让苏沫崩溃的尖叫。

    她的尖叫让两人终止谈判,萧楠夜不知道她是受了什么刺激,他只能将她牢牢抱在怀里,冰冷的唇落在她脏兮兮的脸上。

    “沫沫,别怕。”

    “别怕,我在这里,别怕!”

    萧楠夜说一声‘别怕’就吻她一下,冰冷的吻最后落在血腥的唇上,一点一点抚平她内心的恐惧。

    “沫沫,睁开眼睛看看我,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相信我。”

    熟悉的怀抱和熟悉的吻,一点一点拉回苏沫的理智,慢慢的她不再挣扎,放空的眼神在遇到他满目猩红的疼惜时,慢慢回神。

    “萧楠夜。”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忘记那些噩梦一样的记忆。

    没有季策,没有别人,只有萧楠夜。

    身体被打横抱起的时候,苏沫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乖巧的把头靠在他身上。

    萧楠夜用头碰碰她的脸,“我带你回家。”

    走到门口的时候,萧楠夜脚步停了一下,他没有回头,只留下冷冷的警告,“他的命,你保不住!”

    看着萧楠夜的车离开,季琛冷冷的看着身边的人,“把整个季家都拖下水,这下你满意了?”

    季策毫不在意的咧咧嘴,“不服气你可以把我交出去啊!”

    “你以为我不敢?”季琛最讨厌他德行,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季家。

    季策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把自己交出去,相反的,该担心的应该是他,“或许大哥想知道,有个人一直处心积虑想杀了我。”

    萧楠夜的车子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季策才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上次在清水湾刺杀我的人,我把他们做成了标本,三哥想不想见见他们?”

    “疯子!我懒得理你!”季琛甩袖离去。

    御园里,被白星送回来的le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他不肯去睡觉,周绵红和吴妈都陪着他一起等。

    听到车子开进来,周绵红连忙站了起来,“肯定是大少奶奶他们回来了。”

    le穿着小兔子的居家服,脚上的棉拖也是兔子的,跑的时候帽子上的兔耳朵都飞了起来。

    “妈咪!”le跑过来抱住苏沫的腿,担心的拧着眉头,“妈咪你也被坏人抓走了吗?爹地有没有帮你教训他们?”

    看到儿子完好无损的回来,苏沫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她蹲下来抱住儿子,“妈咪的乖宝贝,以后不要再乱跑了。”

    萧楠夜看着妻儿,心尖儿密密麻麻的疼。

    该死的冯家!

    该死的季四!

    萧楠夜拍拍儿子的头,弯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儿子,妈咪累了,你先去睡觉。”

    le懂事的点点头,手捧着苏沫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妈咪晚安!”

    苏沫也亲了他一下,“宝贝晚安!”

    一旁的周绵红这时候才走过来,“小少爷,走,我们上去睡觉了。”

    看着le三步一回头,苏沫眼圈红红的,被萧楠夜拉着上楼。

    进了浴室,苏沫把跟在后面的人推了出去,“萧楠夜,你让我自己静一静。”

    萧楠夜不想勉强她,可是他洗完澡回来等了半天,里面的人还不出来,他等不及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

    一走进浴室就踩在厚厚的一层水上,花洒被丢在地上,人却不见了。

    “沫沫。”

    萧楠夜干脆脱了鞋,光着脚走进浴室,他走到巨大的浴缸前,看着抱着膝盖坐在里面的人,心疼的难以复加。

    他把浴缸里的水放干,然后用浴巾把人裹了抱到床上。

    外面天已经亮了,萧楠夜走过去把三层窗帘全都拉上,挡住外面的光线。

    走回来的时候,他把身上的睡袍脱下来丢在床脚,掀开被子钻进去,把浑身冰冷的女人抱在怀里。

    萧楠夜亲了亲苏沫的眼睛,“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感觉到他的手慢慢扶上肩膀,苏沫身体轻轻颤了一下,“他把我的胳膊拽下来,然后用力捏。”

    吻落在肩膀上,轻若羽翼,生怕弄疼了他。

    “还有呢?”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细颈,在那个牙印附近画着圈圈,“这里是怎么弄得。”

    “他咬我,还强吻我,我挣扎他就……”

    “就怎样?”萧楠夜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宝宝别怕,告诉我,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也许是萧楠夜的声音太温柔,慢慢的,苏沫反角没有那么害怕了。

    她枕着他的胳膊轻声说道:“他用拳头打我,还撕我的衣服,我说如果他逼我我就咬舌自尽,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萧楠夜想起刚刚见到她的时候,她嘴巴上的血。

    他立即翻身坐了起来,一只手轻轻捏住她的嘴巴说:“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苏沫听话的把舌头伸出来,上面的伤口红红的,有些发炎。

    该死的季策!

    该死该死该死!

    一想到他的女人差一点被逼的咬舌自尽,萧楠夜愤怒的同时也惊出一身凉意,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她,又是因为季四!

    萧楠夜狠狠一拳砸在床上,“我要杀了他!”

    “萧楠夜。”

    苏沫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她试探的伸出手,抱住他肌肉紧绷的胳膊,“萧楠夜,他把这个还给我了。”

    刚刚洗澡的时候,她发现了脖子上的项链,一定是季策给她戴上的。

    看着她手心里的黑色项链,萧楠夜伸手解了下来,放到旁边的抽屉里。

    看到苏沫脸上不舍的表情,萧楠夜吻吻她的眉心,“等我检查一下再给你。”

    苏沫点点头,担惊受怕的一天一夜的人,在回到这个熟悉的紊乱的地方之后,眼皮慢慢变得沉重。

    看到她硬撑着睁开眼睛,萧楠夜心疼的用手盖住她的眼睛,“安心睡,我在这里陪着你。”

    “那,你抱着我,不要走。”

    因为伤到舌头而含糊不清的声音,萧楠夜却一个字都没有听错。

    他在她身边躺下,温柔的把她抱进怀里,“我会一直陪着你,哪里都不去。”

    “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快要睡着的人,抓住盖在她眼睛上的手,无意识的呢喃着,“萧楠夜,我是不是,很麻烦?你不要讨厌,我,不能没有你。”

    这个小傻瓜!

    萧楠夜把她冻得冷冰冰的手拿下来,塞进被子里,唇靠过去,吻住她失血过多的嘴唇,一遍又一遍的不知餍足。

    直到那双唇变的好像鲜艳的玫瑰,他才放开她的唇,掀开被子检查她的身体。

    肩膀脱臼,腹部有淤青,胳膊和腿上多处划伤,左脚的大脚趾肿了,舌头发炎红肿……

    将沉睡的女人完完整整的检查了一遍之后,萧楠夜强忍着心头的怒意,给乔明远打了个电话,“苏沫受伤了,你马上带着东西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萧楠夜站在床边,看着心爱的女人梦中蹙起的眉头,心头的怒意难平。

    不过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季策欠她的,他会连本带利的帮她讨回来,季擎笙既然想保他的命,那他就拿整个季家来陪葬。

    苏沫现在睡得沉,一时半儿的醒不过来,萧楠夜将她盖在脸上的头发撩开,转身走出卧室,他要去看看儿子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