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四十五章 好像没那么难过了

    萧楠夜是晚上到的,回家洗了澡就要跟老婆亲热。

    跟他说正经事他偏要动手动脚,结果惹恼了苏沫,直接一脚从床上踢了下去。

    苏沫这不是没有分寸的,那一脚也没怎么用力,谁知这么大个人摔到地上,居然不起来了。

    “萧楠夜——”

    苏沫心头一慌,担心他是旧疾发作,慌忙下床去看,结果就落入了萧大少的圈套,被压在毯子是亲了个够本。

    嘴巴被啃的又麻又痛,苏沫捂着嘴怒视萧楠夜,“萧楠夜,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开这种玩笑?”

    本来只是抱怨,可是话一出口这鼻子就酸了。

    天知道刚刚以为萧楠夜出事,她心跳都快吓停了,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她已经草木皆兵了好吗?

    奸计得逞,萧楠夜本来还坐在地毯上乐,看到苏沫红了眼圈他才紧张起来,连忙把人抱到床上。

    “怎么还哭上了?”

    女人的心思太难懂,萧楠夜也不知道哪里惹到她了,摸着她的小脸说:“沫沫乖,哥哥跟你闹着玩的。”

    “我不喜欢!”

    苏沫拍掉他的手,哭着冲他吼道:“我不喜欢你开这种玩笑,萧楠夜你怎么这么讨厌啊!太讨厌了!”

    萧大少无故挨了顿骂,心里也有些明白了,这丫头八成是还记着当初他生病的事。

    那时候只要他一昏倒,她就跟天塌了似的。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女儿都这么大了,怎么开个玩笑还哭的这么厉害?不会是给吓出后遗症了吧!

    “沫沫……”

    萧楠夜刚把手伸过来就被苏沫推开,他锲而不舍的又来拉她,拉住了就抱在怀里,“不气了,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

    苏沫还不肯原谅他,挣扎着说:“萧楠夜你放开我。”

    “不放!”

    萧大少态度坚决,甜腻腻的喊了声‘老婆’,“乖,不哭了,以后哥哥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

    苏沫不哭了,吸着鼻子说:“萧楠夜,我刚刚都快吓死了,我以为你又,又昏倒了!”

    “我知道。”萧楠夜心疼的摸着苏沫的脸,在她软软的发顶亲了一下,“是我不好,以后再不吓你了。”

    “才,才不信你!”

    苏沫哭的累了,说话都不利索,手上也没怎么用力的捶着他,“萧楠夜你就爱欺负人,看我着急你很高兴是不是?”

    说着说着,眼圈儿又红了,秒速往外掉泪。

    看她这样,萧楠夜是一脸的无奈和后悔,早知道刚才不跟她开玩笑了。

    其实苏沫也知道自己有些无理取闹,可她就是忍不住想哭,今天在机场看到外公的时候她就想哭了。

    苏沫纯粹就是想发泄,倒是折磨了萧楠夜。

    瞧她哭的这傻样,萧大少心疼的都不知道把她往哪儿摆,最后干脆抱起来放在腿上哄着,“哥哥知道错了,咱不哭了好不好?”

    他不说还好,越说苏沫鼻子越酸,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说:“哥哥,我想爷爷了,特想。”

    听到这话,萧楠夜也没怎么在意,扯过被子把她包裹严实,然后在她红肿的嘴唇上亲了亲,“明天带你回去看他。”

    “不是,不是爷爷……”

    苏沫哭急了脑子有些缺氧,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委屈的看着萧楠夜,一双眼睛跟会说话似的。

    萧楠夜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她是想念她的亲人了,可惜那些人早已经与世长辞,只留下她一个人。

    心头仿佛被针扎过,密密麻麻的刺痛传来,让萧楠夜的脸苍白了颜色。

    他心疼的搂着老婆说:“沫沫乖,你还有我,我才是你最亲的人。”

    苏沫哽咽着说:“哥哥,我只有你了。”

    听着她喃喃的声音,萧楠夜心头轻轻一颤,目光看向不远处空荡荡的小床,“还有我们的女儿和儿子。”

    听他提起两个孩子,苏沫点点头,脏兮兮的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萧楠夜,我好想没那么难过了。”

    萧楠夜心说这就不难过了,刚才还哭的跟那什么似的。

    发泄了一通苏沫这心里也舒坦了,正打算跟萧楠夜说说外公的事,结果忽然就被他抱了起来。

    看到萧楠夜朝浴室走去,苏沫的脑子一下子就邪恶了,勒着他的脖子说:“萧楠夜,你别闹了,我要跟你说正事呢!”

    萧大少低头看着她,“闹什么闹,哭的跟只花猫似的,不洗洗怎么睡?”

    苏沫这才知道是自己误解了,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瞧见他调侃的眼神,苏沫慌忙把脸藏在他怀里,“不许看,不许笑,萧楠夜,我会不好意思的。”

    “呦,我们沫沫还会不好意思?”

    明知道她害羞,萧楠夜还故意说她,“刚才哭的那叫一个地动山摇,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一听这话苏沫就不乐意了,伸手就去扯他的耳朵,“萧楠夜,不许说了!”

    “叫哥哥,叫哥哥就不说了。”萧楠夜故意逗她。

    看到苏沫气鼓鼓的瞪着大眼睛,萧楠夜心里头喜欢得紧,凑过去亲吻湿漉的眼睫毛,“不叫?那接着说。”

    苏沫立马就有了决定,气鼓鼓的看着萧楠夜,“哥哥。”

    她可不想再听他说刚才那件事,真的很丢人呐,不过这样跟他妥协,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萧楠夜,你说话算话啊!”

    她今天这么快就服软,萧楠夜反而觉得没意思,其实他还挺喜欢跟这丫头斗嘴,偶尔耍耍浑,小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不过他知道这丫头面皮薄,也没有再逗她,惹急了又要哭给他看!

    两人擦了把脸回到房间,苏沫就说起今天去机场的事,“今天在机场看到外公,真把我吓了一跳啊!”

    说完之后还忍不住抱怨两句,“马宝生瞒着也就算了,你儿子居然也胳膊肘往外拐,小滑头!”

    听她这话萧楠夜笑了,拿手指点点她的鼻子,“感情那不是你儿子?”

    苏沫正要反驳,萧大少又说了,“别这么小气吧啦的,小滑头不也是你生的?”

    苏沫被萧楠夜绕进去了,傻傻的虚空,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不过老爷子突然从意大利跑过来,八成是为了angela周岁宴的事,这让苏沫有些担心。

    “到时候爷爷肯定会到场,这二位的脾气又都是火药桶子一点就着,见了面会不会打起来啊?”

    苏沫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想着俩老头打架的画面,怎么都觉得魔性。

    她甚至已经开始想,到时候应该帮谁呢?

    不过一想到凌怀封带来的那些人,苏沫就有些笑不出来了,“萧楠夜,他们不会真打起来吧!”

    “这可说不准!”

    萧大少完全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让苏沫更加担忧,紧张的抓着他的胳膊说:“我们要不要先跟爷爷通个气儿?”

    萧楠夜一双星眸睨着她,“除非你想看他们明天就打起来。”

    “不是的。”

    苏沫连忙摇头表明立场,顺便解释说:“我是怕爷爷知道了会不高兴,上次你生病的事他气了我好久呐!”

    “他高不高兴关我屁事?”

    萧楠夜摆明了一副两不相帮的态度,从抽屉里拿了支烟出来,放在鼻子底下闻。

    有那么馋吗?

    见苏沫也不说话了,两眼就盯着他手里的烟,萧楠夜又来逗她,“要不也给你也闻闻?”

    “呸,谁稀罕闻这个。”

    苏沫嫌弃的推开他,回过味了又来抢他手里的烟,“你也不准闻,闻多了肠子都该黑的。”

    不让抽还不让闻了?

    萧楠夜躲着不给她,一只手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靠近,还气焰嚣张的说:“哪有男人不抽烟的?”

    苏沫两眼一瞪,“怎么没有?阿凯不就是?”

    “你知道什么?”

    萧楠夜嗤之以鼻,把烟往嘴里一塞,流里流气的说:“你当他不想抽?他那是职业所在,不能抽!”

    阿凯是那种长时间生活在黑暗的人,天一黑丢在外面,他就能立马融入到夜色当中,即使在你身边你都发现不了。

    这也是他身为一个杀手的本能,试想一下,如果他抽烟的话,还能藏匿身形不被发现吗?

    对于这些苏沫一窍不通,她只当萧楠夜是在强词夺理,伸手把他嘴里的烟抢下来,“萧楠夜,你就不能跟阿凯好好学学?”

    萧楠夜本来也没想抽,就是烟瘾有点犯了,拿出来问问味儿的。

    不过苏沫反应这么大,倒是给了他机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让我抽烟,那干点别的?”

    萧大少说完就把人扑到床上,低头就亲,苏沫躲不过就把烟塞他嘴里,“好了好了,我还给你。”

    老婆没亲到却吃了一嘴烟丝,萧大少有些恼了,长腿一勾被子把两人盖住。

    没多会儿被子底下就传出某人的奸笑,“小沫沫,别反抗了,乖乖给哥哥把腿张开!”

    “萧楠夜!你臭不要脸!”

    “沫沫别着急,臭不要脸的还在后头呢!”

    这个无耻的混蛋,他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苏沫恼羞成怒,在被子底下拳打脚踢,可惜力量悬殊太大,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