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五十九章女人,你居然还敢逃

    从舞会离开的时候,苏沫的酒已经醒了一半,她不肯坐车,赖在萧楠夜的身上非让他背着。

    “哥哥,我腿酸了,你就背我嘛!”

    这样的苏沫,萧楠夜根本拒绝不了,只好认命的背起她。

    萧楠夜把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背着她慢慢往回走,车在后面远远的跟着。

    原本四天的行程,因为苏沫的出现,拖到了一周。

    跟史蒂文森签了合约之后,萧楠夜这次出来的任务完成,就带着苏沫到处逛逛,就当是旅游。

    玩了几天,苏沫买了很多纪念品,说带回去送人。

    回去的时候,苏沫非常积极的收拾行李,她在外面待了这几年,从来没有现在这样想家过。

    她忽然很想御园,想念刘婶做的菜。

    到a市的时候是中午,回到家之后,苏沫饭都没吃,洗了澡就钻到被窝里补眠,最近萧大少每天晚上都折腾她,害她睡眠严重不足。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心思太重,睡着的时候苏沫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一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孩子。

    梦里面的她惊慌失措,听到那个孩子冰冷的问她为什么不要自己的时候,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因为去旧金山,苏沫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去上班的时候,把买的礼物带给了林晓娟和gt

    而闻讯而来的江盛泽,只收到了一个纪念品的钥匙扣。

    江大少欲哭无泪,跑去跟萧楠夜告状,“老大,我发现你家教不严啊!小白兔现在越来越不把我当回事了,买礼物居然没有我的份。”

    萧楠夜百忙之中抬头看他一眼,“我记得她有买很多纪念品。”

    “你说这个啊?”江盛泽趁机把钥匙扣拿出来,一脸的嫌弃,“萧家大少奶奶就送兄弟这礼物?哥,这也太寒碜了吧!”

    萧楠夜看也懒得看他了,低着头说:“我觉得挺好。”

    这个叫挺好?

    江盛泽一脸便秘,“哥,你也太偏心了吧!”

    苏沫回来后不久,广告宣传片的事也提上日程,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反正她现在已经是公开的代言人。

    消息一出来,很快就传开了。

    让苏沫意外的是,这次拍摄地点居然不在a市。

    法国,普罗旺斯,一个跟她渊源很深的地方,她从未想过还有机会回到这里。

    拍摄时间原定的是三天,时间定在四月中旬,刚好可以错开五一黄金周。

    时间转眼及至,只是这一次换成苏沫出差了。

    萧楠夜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当初如果不是为了解开她的心结,他也不会让她去拍m珠宝的广告。

    他不想让苏沫离他那么远,她却反过来安慰他,说只是三天的时间,自己拍完广告就马上回来。

    本来三天的时间很短,拍摄的进度也很快,一切都很顺利。

    可就在回来的前一天晚上,苏沫接到一个电话,人就跟疯了一样,连行李都没拿就离开了剧组。

    萧楠夜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剧组的人已经在机场准备回国。

    一起出去的七个人中,独独苏沫一个人没回来。

    她就好像失踪了一样,电话也打不通,就好像忽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之前就有逃跑的前科,可能是这段时间两人相处的太融洽,就忽视了她的初心。

    一想到她又逃了,萧楠夜一颗心瞬间沉到底,摔了电话之后,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昂贵的茶具碎了一地。

    江盛泽收到消息赶到公司的时候,萧楠夜已经让人订了最快飞普罗旺斯的机票,他要亲自动身把人找回来。

    江盛泽拉住他,“老大,你先别着急,说不定嫂子她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江大少明显不会安慰人,萧楠夜听了他这话,脸更黑了。

    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不能告诉他?

    难道她走之前说的那些话全都是骗人的吗?

    m珠宝的项目全都是江盛泽经手的,就连让苏沫去普罗旺斯拍广告,也是他点头同意的。

    萧楠夜现在正看他不爽,他还非要主动送上门来。

    萧楠夜越看他越生气,抓住他拦着自己的手一个背摔把人摔在地上,冲他低吼:“江小白!如果找不到苏沫,我把你丢到南极去喂鱼!”

    江盛泽摔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干脆躺在地上装死,听到他的话之后哀嚎着,“哥,南极的鱼是吃素的啊啊啊!”

    萧楠夜冷哼一声,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阿凯接到电话之后,就马上把事情安排下去,萧楠夜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开着车在大厦门口等。

    “老板。”

    阿凯打开车门,萧楠夜上了车,连家都没回,直接开着车去了机场。

    最近的一班飞机是两个小时之后,萧楠夜坐在机场的vip候车厅,不停的拨打苏沫的手机,耳边传来的却永远是冰冷的机器声。

    虽说萧楠夜亲自去找人,可是普罗旺斯那么大的地方,要找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走出机场,萧楠夜第一百零一次的后悔,他后悔不该把苏沫的证/件都还给她。

    这个女人居然拿了东西就想跑,这次找到她之后,一定要打断她的腿把她锁在家里,决不能再相信她了。

    一下飞机,那边有人开着车接机。

    考虑到这里是法国,他的势力范围根本没有渗透到这里,萧楠夜让人直接把车开到了警察局,请当地的警察帮忙找人。

    因为上面有人交代下来,所以很快就查到了苏沫的下落,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马赛机场,之后便失去了踪迹。

    萧楠夜看着那个从机场里走出来的女人,眼睛里的冷意几乎结冰。

    他连夜坐飞机去了马赛,大街小巷找了一个星期,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就差没去报社登寻人启事了。

    而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苏沫的手机始终无法接通。

    其实苏沫不是故意不接电话,只是她当时走得太匆忙,只带了随身的背包,衣服和充电线都留在了酒店的行李箱里。

    就在萧楠夜到马赛的同时,苏沫找到了那个打电话给她的福利院。

    福利院的院长告诉苏沫,她这些年资助的那个家庭,半年前发生了一场意外,只留下一个孩子。

    亲戚们不愿意收留,就把孩子送到了城里的福利院。

    这个孩子似乎有心理阴影,平时就不爱跟人交流,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坐就是一天。

    福利院的人都心疼孩子这么乖巧懂事,对他也很放心,可就在两个月前,这个孩子忽然失踪了。

    出了这样的事,福利院第一时间就报警了,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却还是没有找到孩子的下落。

    福利院的人很自责,他们通过孩子父母生前的邻居得知,这个家庭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有人在资助。

    他们觉得自己有必要找到这个资助人,于是就通过特殊渠道查到了苏沫的学校,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听说孩子已经失踪两个多月了,苏沫非常担心,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离开福利院之后,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脑子都已经不能思考。

    对面的车按着喇叭,她却还是茫然无知的往路中间走,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倒在了车前。

    leo,那个她资助过的孩子,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孩子,就连他的名字,也是今天院长说的时候她才知道。

    现在他失去了父母,离开了福利院,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流浪,一想到这些,苏沫的心就狠狠揪起。

    仿佛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他饥寒交迫的样子。

    睡梦中一下子惊醒。

    苏沫醒来的时候,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发现房间里有另外一双眼睛在看着她。

    她转过身去看,当年的男孩,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

    “锦哥哥?”

    苏沫揉了揉眼睛,感觉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她怎么可能在这里看到林锦尧?

    听到那个熟悉的称呼,林锦尧心底某处抽动,起身朝她走来,“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想到真的是林锦尧,苏沫吃惊的看着他,慌忙就要起身,却因为身体太虚弱而向后摔去。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她倒在了一双臂弯。

    接住她的时候,林锦尧眼睛你写满了担心,语气里的责备却不那么明显,“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自从那日他从旅馆离开之后,苏沫就再也没有听到他这样亲昵的语气。

    想着过去那十年的宠爱,鼻子不受控制的一酸,眼眶就红了。

    她想叫他的,可是一想到这个人已经不记得自己,苏沫咬着下嘴唇,不敢哭,“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她这样小心翼翼的样子,林锦尧心疼的不得了。

    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也想知道答案。

    林锦尧扶着苏沫的肩膀,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身后,坐在床边看着她说:“你昏迷前报了我的号码。”

    他说完这句话,眼睛就一直看着苏沫的,似乎想从那里面找到答案。

    而苏沫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她似乎是刚知道这件事一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