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十章 种马的话不能信

    苏槿言郁闷的回到家,推开门看到沙发上躺着的人,心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四少终于回来了。

    她脱了鞋轻轻走过去,跪坐在地毯上看着眉宇疲倦的男人,想伸手去摸他的脸,却被他一把抓住拉到怀里。

    “小丫头,这么色眯眯的看着爷干什么?是不是想亲我?”

    苏槿言看着季策俊朗的脸,突然就朝着那张性感的薄唇吻了上去,用行动证明她此刻的想法。

    她的反应让季策有些吃惊,同时也有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当初那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小丫头,在他的调教下大胆了不少。

    一晚上的缠绵,抵不过这半月来的思念。

    事后躺在季策怀里,感受着他的存在,苏槿言忍不住哭了。

    她不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儿,否则也不会一直想脱离苏远山,可是自从认识季策,就好像变得有些依赖了。

    发生了照片事件之后,苏槿言好像没有受到影响,照常按时上下班。

    虽然公司出了公告,也解释了这件事是个误会,可谁信呢?

    反正林兰是不信,她现在认定了苏槿言脚踩两只船,看到她被孤立别提多开心了,最好是受不了辞职!

    被孤立的日子不好过,本来只是个实习生但求无过,现在可好,做的事比正式工还多。

    不过苏槿言不生气,因为这样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由于苏澈是公司高层,爆出照片的丑闻对他影响很不好,第二天就被叫回总部述职,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

    他一走,大家更是肆无忌惮,苏槿言也终于感受到什么叫职场风云。

    后来还是老大看不下去了,出面说了几句,又带苏槿言进了几次实验室以示器重,大家这才收敛一些。

    快放年假了,所以最近加班比较多,晚上十点,苏槿言关了电脑准备回家,在走廊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苏小姐,我上次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是上次那个人,他怎么会有她的电话?

    可能是公司人都走光了,空荡荡的有些吓人,苏槿言紧张的四处看了看,生怕这个人突然冒出来。

    “我警告你,再打过来我就报警了!”

    那边似乎冷笑了两声,笑声听的不太正切,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神经病啊!

    苏槿言把手机放进口袋,背着包正要走,突然听到楼道里有‘嘀嘀’声传来。

    声音很急,苏槿言犹豫了一下,循着声音一路找过去,最后发现声音是从实验室传出来了。

    难道是电脑没关?

    这几天苏槿言也经常进出实验室,后来老大嫌麻烦就把门禁卡给她了。

    厚重的玻璃门向两边打开,苏槿言进去一看,原来是门口的微型报警器发出的声音,难道刚才有人进去了?

    “有人吗?”

    苏槿言打开灯,实验室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是误报?

    苏槿言在实验室走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算了,还是等明天上班跟老大说一声。

    想的挺好,结果第二天早上一忙,就把这件事忘了,之后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苏槿言也就没放在心上。

    没过多久就放假了,虽然只有一周的假期,可还是很让人兴奋。

    公司有不少外地的同事,为了回家过个好年提前几天就走了,坚守到最后一分钟的都是附近的,或者像苏槿言这样的当地人。

    第一次领到工资,虽然钱不多,可是对苏槿言来说却意义非凡。

    所以一出来她就给季策打电话,说要请他吃饭,两人约在大排档见面,苏槿言还奢侈的打了辆车。

    还是麻辣香锅,还是季策最喜欢的那家店。

    老板和老板娘看到他们,笑的别提多开心了,“四少,苏小姐,还是老样子吗?”

    季策笑着说:“问她,这次她付钱。”

    苏槿言搂着他的胳膊笑,“嗯,老样子就好。”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大街上人少得可怜,也没什么人出来吃东西。

    大排档生意冷清,老板娘闲来无事,就坐在一旁跟苏槿言聊天,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过年?

    苏槿言看着季策,她都差点忘了这件事,“你又要走吗?”

    看到她期期艾艾的表情,季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苏槿言不高兴了,推开季策的手。

    见她生气了,季策这才说:“谁说我要走了?”

    一句话,就把苏槿言说的面红耳赤,不过心里的甜蜜也是挡不住的,“那你不跟你的家人一起过年吗?”

    季策不答反问,“那你是希望我跟你一起过年,还是跟他们一起过年?”

    “当然是我了。”

    苏槿言回答的特别快,一脸诚实的表情,让季策忍不住笑了。

    他发觉跟这丫头待久了,心里有种久违的平静,就好像还没有被接到季家,记忆里那些血雨腥风,仿佛已经是前尘旧事。

    就像靳禹杰说的,这样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也挺好,可生活真能如他所愿吗?

    大年三十这天,苏槿言一早就去超市采购,季策起床的人,只看到桌子上的早餐,还有微信里的留言。

    【四少,我去超市了,你起床之后记得给靳医生他们打电话。】

    季策靠在餐桌旁,吃着东西给靳禹杰和陈强打电话,问他们过年回不回家,不回家就过来一起吃饭。

    靳禹杰一大早就走了,接到电话的时候人已经在火车上,至于陈强,他都已经很多年没回去过了。

    打完电话,季策换了衣服出门。

    苏槿言买的东西太多,准备打车回去,刚好就有辆车开了过来。

    车窗降下来,里面那人拉下墨镜,“美女,打车吗?不收钱哦!”

    “四少?”苏槿言惊喜的看着车里的人,“你怎么来了?”

    季策下车把东西装进后备箱,然后搂着苏槿言的腰把她压在车上,“买这么多东西,怎么不叫我一起来?”

    苏槿言红着脸推他,“我叫了,你让我不要吵你。”

    “有吗?”

    季策也知道自己爱睡懒觉,宠溺的刮了刮苏槿言的鼻子,“同样都是用嘴,下次可以换一种方式叫我,比如……”

    “唔……”

    超市门口人这么多,他居然就这么吻上来了,而且还是法式湿吻,苏槿言吓得眼睛都不敢睁。

    这种时候最怕的就是遇到熟人,可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苏槿言迷迷糊糊的,听到人在喊‘四少’。

    睁开眼睛一看,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走了过来。

    大冷的天,美女只穿了一件紧身打底衫和裹臀皮裙,披着皮草踩着恨天高,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只有季策。

    “四少,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找人家,是不喜欢人家了吗?”

    被人打扰了兴致,季策有些不高兴,转头看着美女,视线在她的胸部和小蛮腰上停留了片刻,“你谁啊!”

    美女一副受惊过度的表情,“四少你不记得人家了?人家是小甜甜啊!”

    季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不记得。”

    听到这话美女很受伤,嘟着粉唇说:“四少,你怎么这样子,你以前不是很喜欢人家的吗?你还说人家长得很可爱。”

    大街上都能碰到老情人,四少这女人缘也没谁了。

    看到美女娇滴滴的都钻季策怀里了,苏槿言有些不能接受,转身就要走。

    季策眼疾手快拉住她,“你去哪儿?”

    苏槿言黑着脸说:“回家。”

    这个家肯定不是季策那里,季策会让她走才怪,“回什么回,我都给强子打过电话了,你不去我们今天吃什么?”

    “不管,我要回家。”

    苏槿言想反抗,季策直接拉开车门把她塞进去,拍拍她的脑袋说:“乖乖等着,老公马上就来。”

    车门一关,小甜甜就知道自己没戏了,酸了吧唧的说:“这个女人也太土了吧!浑身都是地摊货,四少你品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季策看着小甜甜,“知道她为什么全身都是地摊货吗?”

    小甜甜天真的眨着眼睛,“因为她穷?”

    “因为她不花我的钱。”

    看到小甜甜不敢相信的表情,季策笑了,“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的品位会变‘差’了吗?”

    小甜甜不说话,低头揪着皮草上的毛,然后又有些不甘心的说:“你一定是吃惯了山珍海味,所以想试试家常菜。”

    听到这话,季策回头看了苏槿言一眼,“说她是家常菜,这比喻倒也合适,不过山珍海味什么的,应该不是说你自己吧!小、甜、甜。”

    这话讽刺意味很足,小甜甜有些受伤,她发现四少变了,以前跟她们姐妹在一起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车子离开超市,苏槿言看着后视镜里的女孩儿,她年轻、漂亮,身材也是一级棒,再看看自己。

    “你就这样走了,你的小甜甜不会生气吗?”

    酸溜溜的语气,让季策有些想笑,“她生不生气跟我没关系,只要我的宝贝不生气就好了。”

    他季四又不是傻子,谁对他是真心,谁又是虚情假意,难道他会看不出来吗?

    “才不信你!”

    苏槿言气呼呼的把头转向一边,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种马,他说的话不能信!